首席议员竞选

新世纪17年,2月12号,还差两天过情人节和农历新年,而这时距离吴文胜身死,已经过去了两个多月的时间。

    在这两个多月内,以李司为首的团体内,发生了几件利好的事情。

    李司离职不到两周后,秦禹就被重新调回了一队,正式担任一队正队长,职称也从二级警员变成了二级警长,等于是跳了一大级。这种有些招人嫉妒的操作,也是老李的无奈之举。因为他走后,董副司长的代理期不会太长,黑街早晚会派新领导来,所以他无论如何也要把秦禹给搞到一个关键位置上来,哪怕是遭人说一些闲话。

    警司的一队队长,虽然还是警长级别,但这个位置却用意很深。因为每个能当一队队长的人,只要熬一段时间,有个契机就能必升警司。所以它的行政级别,虽然还排在后勤处主管后面,但却拥有相当大的自由裁量权,实权,以及宽阔的晋升之路,相当于警司内的“太子”。

    秦禹被提上来后,老猫也被任职三队正队长。但外人都对老李的这种操作充满费解,心里觉得他不提自己亲属,反而让秦禹顶在最关键的位置,确实有点让人看不懂。但圈子内的人都清楚,老猫的智商和人格魅力不一定就比秦禹差,但无奈他性格并不适合处在风口浪尖的位置上,不然秦禹没来之前,他肯定早都在警司内起飞了。

    警司内部两个大调整后,格局基本就已经形成。老李主要核心班子全在一二三队,并且后勤部门,财务部门,也都是老李的嫡系。所以文永刚虽然还掌握着四五六队,但因为他在吴文胜的事儿上败了,那在警司内的话语权就只能被一削再削。不过老文也很快就接受了这种结果,不但没跟警署那边闹,反而还老实了许多,平时一开会,总是亲切的拉着秦禹闲聊,看着非常大度。

    ……

    除了秦禹和老猫在警司内都得到了提升之外,老李团队在路面上的生意,也出现了利好的情况。

    药线在一个半月前就已经恢复,马老二负责销售,齐麟主管运输。

    马叔死后,虽然以前一部分跟着他的核心成员,都选择了单干,并且生意也因为停了几个月,而产生了市场盘子缩小的情况。但好在是买卖重新支了起来,而且也逐渐步入正轨,总归算是一件好事儿。

    另外,马老二回来后,除了负责管理药品销售外,还特别担任了另外一件重要的差事,那就是帮助老李在江南区拉民众选票。

    简单介绍一下这个选票流程。

    首先,区普通议员虽然也是票选,但市立法会不参与,只要民众投你票了,区议会就可以直接走流程审核。只要被选人没有太大劣迹,领导也不烦你,那基本都能进议会。但首席议员的选举就比较麻烦,竞选人不光要拿到民众选票数第一,还得拿到立法会会员和议员的百分之五十以上投票。所以这里面很多桌下交易,都是不方便老李亲自出面运作的。

    老李这边不方便,秦禹和老猫他们更不方便。因为他俩都是公职人员,那肯定不能帮之前的顶头上司搞什么选举,所以这活儿就顺利成章的落到了马老二身上。

    他无公职,也没进过任何体制部门,甚至之前案子的事儿都还没有完全解决,所以他想给谁送礼,给谁塞钱,那都是可以没有顾忌的。

    ……

    这一次江南区的首席议员竞选人,总共有四个。一个是曾经在某生活村担任过村长的老头,一个是江南区某实业公司的老板,还有一个叫孙宗斌,剩下的就是老李。

    村长老头和实业老板,基本都是陪榜的。他们背景关系一般,群众基础也比较差,之所以参加竞选就是为了露个脸,便于以后个人事业发展。所以真正能跟老李稍微竞争一下的就是这个孙宗斌,因为他背后站着的人就是白家。

    老李心里是清楚孙宗斌背景的,并且也觉得他对自己的威胁不是很大。因为吴文胜当初就是白家捧起来的,现在他又是贩枪,又是贪污出事儿,所以即使立法会那边不考虑影响,那白家在一些群众眼里的形象也是一落千丈。但威胁不大归不大,可既然要参加竞选,那就得有十足的把握。所以秦禹给马老二的死命令是,老李必须以压倒性的票数上台。一来是为了给老李背后的人挣一些面子;二来也是向社会各界展示,老李当选首席议员,那是众望所归的。

    马老二接到这个死命令后,就基本处于常住江南的状态了。因为他每天都需要组织人,开着彩车去上街游行,展示老李的“丰功伟绩”,并且还要给民众发传单,还要花大量资金买一些粮油,棉衣等物品,下街去送给那些有票权的人家。

    当然,这次选举所花费的现金,并不是马老二个人掏钱的,因为他完全掏不起。这年头粮食和棉衣真的是太贵了,十家百家你能送得起,可上千户,上万户摞在一块,那马老二就是真的给老二割下去卖了,也没能力凑出这个钱。所以这次拉选票的花费,全部都是老李个人背景关系,拉大公司“赞助”的。

    竞选除了有资金和背景上的较量,还有赤果果的丑态肉搏,是真的肉搏,人脑袋打出狗脑袋的那种。

    这天晚上,街面上的肉搏就再一次,因为马老二的彩车被砸,而突然发生了。

    晚上六点多,江南区某公寓楼内,马老二站在一家住户门口,笑着冲里面的妇女说道:“嫂子,你跟何大哥说一声,他单位我也不方便去,这次是很冒昧的过来认个门。”

    “小马,你太客气了,这东西太贵重了。”妇女笑吟吟的回道。

    “这不贵重。”马老二拍着山参盒子,一语双关的说道:“更里面的东西才贵重。”

    “这太不好意思了,来来,你快进来坐。”

    “不了,不了,我脚上踩的都是雪,回头你告诉何大哥我来过就行。”马老二笑着回道。

    “真不坐坐了?”

    “不了,你忙吧嫂子,这快过年了,我要走的人家有点多。”

    “好勒,你回去给老李带个话,区议会是公家的,但咱们是朋友。”

    “谢谢嫂子,我回去一定转告。”

    “慢走哈,小马。”

    “哎哎。”马老二连连点头后离去。

    ……

    几分钟后。

    马老二下了楼,刚要上车检查剩下的“礼物”,兜里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喂?”

    “老二,咱的彩车跟孙宗斌的碰上了。”刘子叔的声音响起:“我没在场,咱的人也少。”

    “吃亏了?”

    “彩车被砸了,老李的照片被火化了。”刘子叔低声回了一句。

    “妈的,我这不爱搭理他们,他们还没完了?”马老二皱眉回道:“你拢人吧,在仓库集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