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才老猫

中午,松江三监内,之前在吴家藏枪库被秦禹抓的主犯青年,穿着囚服端坐在铁椅子上,一脸无所谓的看着老猫。

    “你说不说啊?”老猫喝着白开水问道。

    青年满脸吊儿郎当的表情:“我啥都不知道,你让我怎么说啊?”

    “屋里摆着那么多枪,你不知道啊?你瞎啊?”小泰G瞪着眼珠子吼道:“你知道这些东西能给你定什么罪吗?”

    “呵呵。”青年撇了撇嘴:“我就是给别人打工的,人家给我钱,我就给人家看库,他们在屋里放了啥,我才懒得问呢。”

    “你自己手里的枪怎么说?”

    “是啊,我买了枪玩,我承认自己私藏枪支了还不行吗?这点事儿,你判我死刑啊?”青年不是一般的滚刀:“枪是谁藏的,你就找谁去,问我没用,我啥都不知道。”

    老猫眯眼看着他,再次喝了口水。

    “你就这个态度,光诉讼期我就能整你个两三年,你信吗?”小泰G冷笑着回道。

    青年闻声一梗脖:“大哥,我求求你了,你最好再多押我两三年。你说现在外面钱多难挣啊,为了吃口饭,咱容易吗?你看这里面多好啊,吃喝不愁,没事儿监里还组织点活动,比外面强太多了。”

    “跟我玩浑的?”老猫斜眼问道。

    “哥们别的没有,就是时间多。”青年笑吟吟回道:“你想押我多长时间我都认了。”

    “认了是吧?”老猫扣了扣耳朵:“行,那就这么地吧。”

    小泰G闻声愣住。

    老猫起身,背手走到小伙身前,弯腰说道:“你说你一马仔,钱挣的少,知道的也不多,我就不明白了,你在这儿装什么王八犊子。你听我的昂,千万要坚持住,你要说了,我都瞧不起你。”

    “哥们,你放心,我一定能让你瞧得起我,呵呵。”青年咧嘴一笑。

    “说的很硬,兄弟。”老猫点头喊道:“走了,咱找地儿吃饭去了。”

    “下回再来,给我带根电子烟昂。”青年转身冲老猫喊道:“你对我好点,兴许我还能想起来点关键的事儿。”

    ……

    时近中午,监狱食堂内。

    小泰G吃着面条,表情有点上火的冲着老猫说道:“之前我就跟小禹说过,这几个人不好审。他们本来就是看库的,不直接参与经营,咱们就是整破天,最多也就是判个他们私藏枪支,定罪从犯。而外面老吴肯定都给他们安排明白了,不用多,一人给个五七八万的,那他们啥都不会说。”

    “不用慌,你看我咋治这个滚刀。”老猫喝了口水,话语简洁的应道:“一会我去见见二分队看守警员。”

    “干啥啊?”小泰G一愣。

    “你别管了,吃饭吧。”老猫语气轻松的回应着。

    大约一个小时后。

    问讯室走廊内,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警员,皱眉看着老猫问道:“你别瞎整,这事儿肯定不行。上面现在严抓这个呢,去年有四五个都因为这事儿自杀了……。”

    “我说了,你把人给我提出来,我自己谈,出事儿算我的还不行吗?”老猫好言商量着。

    青年警员摇头:“不行,万一出事儿了,我工作……。”

    “妈的,我都跟你说了,这事儿我自己来谈,你不用在场。”老猫瞪着眼珠子回道:“有问题算我的。”

    “不是,你……!”

    “你要不答应,我就举报你值班期间跟我出去嫖C。”老猫斜眼回道:“我说到做到。”

    “你是不是有病?!”

    “这样,你就说我提审了那个犯人,你按照惯例回避了,行不?”老猫挑眉再次问道。

    青年警员一听这话,立马点头:“这……这还行。”

    “快,去找吧,我要几个身体强壮的,最好已经被压了六七年那种。”老猫呲牙催促了一句。

    小泰G在旁边听了半天,皱眉看着老猫问道:“能行吗?”

    “人都押在监狱了,还用咱们审吗?”老猫拍着小泰G胸口回应道:“这里面的人,不比咱们有招啊?”

    “也是。”小泰G闻声点了点头。

    ……

    三监监狱共分为两大区域。

    第一个区域,是那些已经拿到庭审判决的犯人服刑场所,这里活动区域比较大,总共有四栋楼,两个操场。第二个区域是,诉讼期嫌犯的活动场所,这里面积较小,只有一个放风操场,和一排宿舍。

    按照惯例来讲,服刑场所的人和诉讼期场所的人,平时是没有接触的,但也有特殊情况发生。比如一块搞卫生,搞活动什么的,一般都是犯人指导着嫌疑犯一块干。

    下午三点多钟,服刑场所主楼那边需要大扫除,清雪,所以七八名看守警员就提着各自监内的嫌犯,一块去了犯人区,而贩枪小伙就在这些人里。

    时近傍晚,活儿干的差不多了,食堂也快开饭了,贩枪小伙趁着这个功夫偷了会懒,站在主楼后面正跟别人聊天。

    “哎,你过来。”

    就在这时,一个壮汉犯人走过来喊了一句。

    众人回头,贩枪小伙指着自己问道:“你叫我啊?”

    “对,”壮汉点头:“你过来搭把手。”

    “啊!”贩枪小伙也没多想,迈步就跟了过去。

    壮汉领着他走了大概能有四五十米,转弯就来到了公用厕所旁边。

    “来这儿干啥活儿啊?”贩枪小伙有点好奇的问道。

    “你进去吧,我哥要跟你说两句话。”壮汉一把就将他推进了厕所里面。

    贩枪小伙有点懵的进入厕所,抬头就看见一名四十多岁,满脸疙瘩且头发发白的中年,正披着军大衣看着自己。

    “大……大哥,叫我干啥啊?”贩枪小伙问了一句。

    “你知道监狱内三大快乐是啥吗?”中年龇牙问了一句。

    小伙懵B了,费解了,一时间没有回话。

    “有人托我帮你找寻一下快乐的真谛。”中年掏出烟盒,低头说道:“把裤子脱了。”

    “大……大哥,你……你这是干啥。”小伙吓的后退:“咱别这样,我……我没玩过。”

    “我也不玩。”中年点燃香烟:“我对后门没兴趣,我几个弟弟跟你玩。”

    “几……几个嘛?”小伙惊愕半晌,猛然回头。

    厕所外,又走进来了四五个人,个个精壮。

    “卧槽!”小伙嗷的喊了一声,身体靠在墙上:“你们再这样,我喊警员了。”

    数秒后。

    “大哥,大哥……我服了,别一起忙活……一个一个来……。”小伙慌张且语无伦次的吼着。

    ……

    晚上八点。

    老猫正在整理案件证据档案时,接到了电话。

    “喂?你快过来吧,他……他找你呢,都哭了……。”

    “我马上去。”老猫兴奋的站起身,拿着手包喊道:“走了,小泰G。”

    ……

    市区街道上。

    狸子坐在车内,一言不发。

    袁克吸着烟,低声说道:“一会出来个秃头,你认认他,看他是不是当初接你们进松江的那个。”

    “好。”狸子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