枭哥回马第一枪

小汽车碾压着积雪,匆匆而走。

    老猫站在台阶上,扯脖子喊道:“蕾蕾啊,有时间一块叫你这朋友看电影啊!”

    ……

    凌晨,江南区。

    袁克坐在吴家的客厅沙发上,插手说道:“我觉得他没有撒谎,能说的都说了。”

    “他提到了我要继续运作连任首席议员的事儿?”吴文胜问。

    “对。”袁克点头:“他还说叶子枭原本打算干完这事儿,就留在松江不走了,往后经营一些生意。”

    吴文胜闭着眼睛沉默数秒后回道:“我大概知道是谁在整我了。”

    “能应对吗?”袁克立即问道。

    吴文胜斟酌半晌后,立马起身回道:“小克,你送我去一趟市郊。”

    “好。”

    ……

    大约半小时后。

    江南区市郊某宽阔的私人庭院门前,吴文胜背着手,在台阶上来回走动。

    车内。

    萧九看着袁克,低声说道:“这不是江南白家的大院吗?”

    “白家在江南区的影响力,可比我们在黑街要强太多了。松江的交通规划,以及江南区的道路建造,有一半是白家搞的。他家出过一个副市长,两个立法会特别参议员……是江南区的老门老派了。”袁克轻声解释道:“白家就是吴文胜的主要靠山,他能当上首席区议员,就是人家在背后推的。”

    “哦,是这样。”萧九点头。

    “我有一种预感,整件事儿的起因,应该就是吴文胜要连任首席区议员。”袁克叹息一声说道:“他已经马上快干满两届了,而且这些年但凡有油水的大项目,全被他拿下了。钱,名,他是捞的个钵满盆满,再加上吴耀活着的时候太过招摇,所以有人可能是看不过眼了。”

    “是江南区的老户要搞他?”萧九问。

    “最次也是这个级别。”袁克点头。

    就在二人聊天的时候,白家大院门开,吴文胜立马笑着走了进去。

    ……

    松江平道区是整个第九特区的重工所在地,这里汇聚着大量的实业工厂,包括松飞两厂,铁建,以及汽车生产车间和大量民用设施建造单位等等。

    平道北部,道路两侧早已冻死且枯萎的一排杨树后方,枭哥吸着烟,双眼充满神采。

    十几分钟后。

    一辆满是霜雪的越野车缓缓从主路行驶过来,枭哥低头扫了一眼手表,迎着汽车走到了路边。

    “滴滴。”

    喇叭声音响起,车内的人示意枭哥让开。

    枭哥站着没动,只叼着烟,冲着汽车摆了摆手。

    车距离枭哥大约五六米远停滞,并且支开了远光灯。

    “干什么?”司机降下车窗喊了一句。

    枭哥一笑,慢悠悠的奔着汽车走了过去。

    “咣当,咣当。”

    越野车的副驾驶和左侧后门弹开,两个青年穿着皮衣,面容冷峻的走了下来。

    “没事儿,没事儿。”枭哥笑着冲二人摆了摆手,迈步来到汽车旁边说道:“我找老板谈点事儿。”

    “你是谁啊?”

    “呵呵。”枭哥没有回应,突然用手拽开了右侧后座车门。

    “别动。”

    两个青年把枪,直接对准了枭哥的脑袋。

    车内,一名三十多岁,衣着整洁的男子扭头看向了枭哥:“我和你认识吗?”

    枭哥撩开衣角,露出右侧腰间的位置回道:“不认识,但咱们是同行。”

    男子一愣:“同行是冤家啊,咱们有啥可谈的?”

    “聊聊,就一小会。”枭哥龇牙回了一句。

    男子低头看了一眼枭哥的腰间,神色非常松弛的一笑:“行啊,那你上来吧。”

    枭哥闻声掏出自己的车钥匙,顺手扔给正驾驶位上的司机:“我的车在岔路口,你们过去开,我自己来送送老板。”

    “你想啥呢?”司机脸色阴沉的回应着,

    枭哥与他对视:“我要谈的事儿,你听不了。”

    老板坐在车内沉默数秒后,轻飘飘的冲着司机摆手:“呵呵,这兄弟说话挺稳当的,没事儿,你下去吧。”

    “老板。”司机眉头紧皱的回头。

    “去吧。”老板摆了摆手。

    司机眯眼打量了一下枭哥后,才迈步下了汽车。

    “谢了昂。”枭哥冲司机点了点头,抬脚上前就坐在了正驾驶内。

    老板自己关上车门,插手问道:“我要去的地方,你能找到吗?”

    “能。”枭哥松开手刹,重新推上档位:“我熟悉你,也熟悉这片。”

    “啊,那就走吧。”老板轻声点头后,掏出手机就继续玩起了小游戏。

    汽车重新缓慢行驶了起来,沿着蜿蜒的乡间土路,摇摇晃晃的前进着。

    枭哥有些不适应车内的清香味儿,不停地吸着鼻子问道:“哥们,你这服役人员混的,比不服役的都潇洒哈。”

    老板一愣:“呵呵,资格老了,私人时间就多了一些。”

    “开厂一年能赚多少钱啊?”枭哥顺嘴问了一句。

    老板低头看着手机,话语轻松的应道:“有事儿说事儿,别拿话点我。”

    “我啊……我有点不敢说啊。”枭哥表情纠结。

    “不敢说,那你上我车干什么?”

    “也是。”枭哥双眼扫视着道路两侧,降下车窗冲着外面吐了口痰:“我们一共进来松江六个人,前几天在路面上死了两个,被抓了一个。”

    老板听到这话,缓缓抬头,心里已经知道了枭哥的身份。

    “这口气我咽不下去,”枭哥吸着鼻子继续补充道:“只能找你帮帮忙。”

    “路面上的事儿,跟我有啥关系?”老板反问:“我赚的是平道内的钱,只管线内的事儿,你找我帮什么忙?”

    枭哥猛然回头,双眼盯着老板一字一顿的说道:“我找到你了,你就得帮忙。”

    “哥们,你有点太狂了吧?松江有几百万人,如果谁都能拿俩炮仗横着走,那不遍地是人物了吗?”老板笑着问道。

    枭哥收回目光,抬头正视前方,话语简洁的应道:“你工厂要炸了,会是多大个炮仗?够不够我横着走的?”

    老板闻声皱起了眉头。

    “我是吹牛B,还是真牛B,你想试试吗?”枭哥从兜里掏出电话,回手就递给了老板:“一会有个电话,你听听。”

    ……

    白家正门口。

    袁克和萧九足足等了一个多小时后,吴文胜才脸色阴沉的走了出来,拽门上了车。

    “怎么样?”袁克问。

    吴文胜一愣,立马笑着说道:“全摆平了,啥事儿都没有。”

    “那就行。”袁克点头回应之时,不由得回头看了一眼白家正门庭院。

    ……

    第二日一早。

    老猫回警司复职,正式接手秦禹之前的工作。而这也是两兄弟,第一次,一个在幕后当大脑,一个在前台做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