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演技,有张力

警署下属医院。

    付小豪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的看着警务督察司的几名工作人员,表情略显惶恐。

    “别紧张。”领头的警长摆手示意付小豪放松:“我们是过来问一下,关于刘宝臣被匪徒击杀的事情细节。”

    “好。”付小豪点着头,语气结巴的回道:“我……我全力配合。”

    众人闻声落座,随即领头人员态度和蔼的说道:“由于刘宝臣警长死亡时,只有你和秦禹在场,并且两名犯罪嫌疑人也已全部身亡,所以我代表警务督察司正式通知你,我们调查组开始介入此案。从这一刻起,你说的每一句话都将被记录在档案,明白吗?”

    “明白。”付小豪点头。

    “你到黑街警司实习多久了?”领头人员翘着二郎腿问。

    “还……还不到一个月。”付小豪表情忐忑,额头满是汗水。

    领头人员一笑,再次出言宽慰道:“小付啊,你放松一点。我们就是按照惯例正常对你进行问话,这是工作流程,你不要有过多的心理压力。”

    “好,我明白。”

    “嗯。”领头人员拧开水壶,言语看似随意的又问:“你到了警司之后,就一直跟着秦禹吗?”

    “对,我在三组,跟着秦副队长实习。”

    “呵呵,秦队长对你挺照顾?”

    “嗯,他对新人挺有耐性的。”

    “啊。”领头人员喝了口水:“那刘宝臣队长,平时跟你有过交流吗?”

    “只在正式入职四队时,有过一次例行谈话。”

    “你对刘宝臣印象怎么样,觉得他人好吗?”领头人像是聊着家常一般问道。

    付小豪愣了一下应道:“我跟他接触的太少,对他个人也没啥特殊感觉。”

    “哎,你们警司八卦挺多的,对吧?”领头人坐直身体,突然问了一句:“我听说,刘宝臣和秦禹的关系闹的很僵啊?”

    “我……我刚来,平时就跟着秦队办案子,完全没听说过他俩有矛盾。”付小豪摇头应道。

    “是真不知道,还是不敢说啊?”

    “领导,我就是一个小实习警员,那上层领导有啥矛盾,我也看不出来啊。”付小豪表情很急迫的解释道。

    “嗯。”领头人员斟酌半晌,轻声又问:“说一下刘宝臣遇害时的事情经过。”

    付小豪喘息一声,双眼紧盯着工作人员回道:“我先是在对讲频道内喊了支援,然后没过多久刘队就自己赶了过来,并且要求我和他一起进入楼道,抓捕匪徒。理由是他怕匪徒自杀,我们抓不到活的,而且对方也很有可能通知同伙。”

    “秦禹这时候在干嘛?”

    “他中枪昏迷了。”付小豪毫不犹豫的回应着。

    “你确定他昏迷了,对吗?”

    “我确定。”付小豪点头。

    “那也就是说,整件事情现在只有你一个人清楚前因后果。”领头人员也在死盯着付小豪。

    “对。”

    “好,那你继续说。”领头人员做了一个请继续的手势。

    付小豪停顿半晌,在脑中将所有台词又仔细想了一遍后,才张嘴磕磕巴巴的叙述道:“我……我和刘队进入楼栋后,刚想往楼上冲,匪徒就下来了。我们发生了对峙,刘队勒令匪徒放下枪,而匪徒大约喊了两三句话。具体的我有些记不清楚了,因为当时我确实很紧张,他大概意思是说,TM的想灭我口?要完蛋,大家一起完蛋之类的……然后刘队继续劝阻,匪徒拒不配合并冲我开枪,击中了我的腹部。刘队情急之下也开了火,双方距离很近的对射,所以各自中枪倒地。”

    “抓捕前,大家都穿防弹衣了,为什么刘宝臣没有?”

    “那……那我不清楚,可能是因为刘队一直负责指挥,所以没穿吧。”

    “你确保如上叙述属实吗?”

    “我……我确定。”付小豪面色紧张的点头。

    领头人员闻声跟旁边的助手耳语了几句,随即又问了付小豪一些当晚案件的细节问题。

    双方交流了足足两个小时后,领头人员才站起身说道:“今天的谈话先到这里,我们还会找你,在此期间,你要对谈话进行保密。”

    付小豪连续点头后,立马紧张兮兮的问道:“领导,我……我不会因为这事儿,就干不了警员了吧?我当时确实害怕了,可我……当时配枪内已经没有子D了,这一点调查组是可以核实的。而且刘队被匪徒击倒后,我也第一时间起身摁住了匪徒……。”

    “看现场核实结果跟你说的是否一样吧。”领头人员笑着回道:“好好养伤,别紧张。”

    说完,众人迈步离去。

    付小豪目送警务督察司的人离开后,面色已恢复平静。

    门外走廊内,助手轻声问道:“张组,我看刘宝臣的死,又是个糊涂案。”

    “肯定的。”领头工作人员点头回道:“这个小实习警员都吓懵B了,估计是没撒谎,而且他说的话都在点上。你比如,刘宝臣为啥接到求援喊话后,会自己一个人回去,这不奇怪吗?可这种行为却正好印证了刚才那小警员的话。”

    “印证什么?”

    “匪徒喊的那几句话啊,杀我灭口,要完蛋大家一块完蛋。”领头工作人员转身,冷笑着说道:“你把这几句话在脑袋里想一遍,再想想刘宝臣为啥一个人回去,再琢磨琢磨为啥秦禹突然遭受匪徒枪击……。”

    众人闻声愣住。

    “这种糊涂案,你叫我怎么查啊?”领头工作人员叹息一声骂道:“查来查去,说不定就查到谁身上了。”

    “那刘宝臣……岂不是……?”

    “唉,我们能做的,估计也就是在追悼会上沉痛哀悼他了。”领头人员充满讽刺的回了一句后,背手就往前走:“走吧,吃饭去。”

    在刘宝臣死在楼栋子里的事儿上,付小豪自始至终都没有提过一嘴秦禹,只坚持说他是昏迷了。而这种说法,不知道给秦禹省了多少麻烦。

    警长级别的警务人员,在办案现场被人开枪打死,而且在场匪徒也全部毙命,这是小事儿吗?如果秦禹没有昏迷,那光警务督察司的持续调查,就得搞的他焦头烂额。就更别提警署那边的内部审查,又会对他做出怎样的判断。可能秦禹稍微说错一句话,那就是万劫不复的结果。

    但付小豪的一句昏迷,就啥问题都帮他挡了,甚至李司都不需要在这事儿上多说一句话了。

    省心不?

    太省心了。

    ……

    待规划区内。

    老猫低头看了一眼手机后,才抬头冲着众人说道:“小禹又歇菜了,在医院动弹不了了,我得马上回松江接他手里的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