彻底撂了

袁克进入室内后,依旧没有开灯,他只拿了张椅子坐在了狸子旁边,伸手往他嘴里塞了根香烟,并帮他点燃。

    狸子大口吸允,整个人的双眸恢复了一丝神采。

    “我关你一天,你恨我;我关你三天,你想杀我;可我要关你半年,还给你饭吃,你就会感激我。”袁克也点了根烟,声音沉稳的说道:“这人呐,此一时彼一时吧。”

    狸子低着头,没有回话。

    “你死不死,对于我和吴文胜来说都是无关紧要的。”袁克顺手弹了弹烟灰:“大家精神都紧绷着,都不好受,还是让事情尽快结束吧。”

    “你……你想知道什么?”

    “为什么杀严康?”袁克扭头问道。

    狸子沉默半晌:“有人想往死里整吴文胜。”

    “是谁想整他?”袁克又问。

    狸子手掌颤抖的掐着烟头,声音沙哑的回道:“几个月前,枭儿带我们从江州返回后,就开始准备针对吴文胜。大致方向是让他在警方那里上线,引起上层关注。”

    “所以,吴耀的死不是你们事先计划好的?”

    “那小子是个傻B。”狸子轻声回应道:“我们放给大君货,原本只是想跟他们的贩枪团队搭上关系,然后找机会把事儿捅开。可我们没想到大君能不给货款,更没想到吴耀像神经病一样,敢当众打枭儿嘴巴子……那他作死,我们就让他死呗。”

    “嗯,合情合理,你继续说。”

    “吴耀死了之后,案件就只上升到货款纠纷,而无意中闹出人命的程度。这达不到我们的先期目标,所以枭儿才动严康,让吴家贩枪的事儿彻底漏在警方那里。”狸子扔掉烟头,垂首叙述着。

    “那也就是说,想搞吴文胜的人,在松江是很有地位的?”袁克问。

    “我不知道他是谁。”狸子摇头。

    袁克皱眉望着他,没有接话。

    “我真不知道背后的人是谁。”狸子立即声音急迫的解释着:“这么多年,我们跟着枭儿,只负责办事儿和分钱,至于活儿是给谁干的,幕后老板是啥情况,我们都是不问的。因为没有人能替代枭儿的位置,你知道多了,不但啥用没有,反而还可能给自己添麻烦。”

    “你整天跟他在一块,能一点线索都不知道吗?”袁克反问。

    “这倒没有,线索我知道一点。”狸子抬头看向袁克:“枭儿提过两件事儿。”

    “哪两件事儿?”

    “他跟我们说过,这次活儿结束之后,我们可能就不离开松江了,往后会在这里有点自己的买卖。”狸子皱眉回忆道:“其次是,他有一回在屋里打电话,我听他聊过吴文胜,大概意思好像是,枭儿问电话里的那个人,是不是吴文胜还要运作连任首席议员……我们啥时候动手之类的……。”

    袁克听到这话一愣:“你确定吗?”

    “确定。”狸子点头。

    袁克斟酌半晌又问:“这个枭哥全名叫什么?”

    “叫叶子枭,但你别想了,你查不到他。”狸子摇头回应道:“他没身份。”

    “……那你觉得叶子枭他们现在会在哪儿?”

    “我们刚进松江的时候,有一个人过来接了我们,大概能有四十二三岁,秃顶,一米七左右的身高。哦,他左手有残疾,五根手指伸不开。”狸子如实回应道:“我知道的就这么多了。”

    袁克低头掏出烟盒:“再见到这个人,你能认出来吗?”

    “能。”狸子点头。

    袁克将烟盒和打火机放在了狸子面前,起身喊道:“来,给他弄点吃的,让他睡一会,谁也别来打扰。”

    说完,袁克大步流星的就奔着门外走去。

    “等……等一下。”狸子喊了一声。

    袁克愣住回头。

    狸子双眼猩红,表情不安且忐忑的看着他,沉默半晌后问道:“我……我还能活吗?”

    三天,也就三天的时间,曾经数次想过自杀的悍匪,在这一刻脆弱的跟普通人没有任何区别。

    ……

    病房内。

    三人吃完饭,林念蕾勤快的收拾了一下床头桌后,就下楼去扔垃圾。

    床边,老猫毫无形象的拍着自己肚皮,打着饱嗝冲秦禹问道:“我这刚回来,两眼还一抹黑呢,你给我个方向啊。”

    秦禹吸了口电子烟,双眼看着天花板说道:“大君和小苗死了,我们证据链就缺一环。你这样,你回去就审讯吴家仓库里抓到的那俩马仔,争取用最快速度抠出来,吴家的货是从哪儿拿的。把整个产业链的开头和结尾摸清楚,咱就完活儿了。”

    “两个小马仔能知道什么?”

    “可现在咱们手里已经没有其他线索了啊。”秦禹也很无奈:“你只能从小点入手,慢慢往上摸。”

    “好,我知道了。”老猫点头。

    “他跟你一块回来了吗?”秦禹扭过头,岔开话题问了一句。

    “嗯,在区外呢。”老猫皱眉反问:“你不是让他先别进来,说另有安排吗?”

    “对,让他先别进来。”秦禹点头附和。

    “行,那就这样。”老猫站起身,顺手拿起外套说道:“我先把蕾蕾送回家,然后就回警司了。”

    “哪儿显着你了?”秦禹顿时很不乐意的骂道:“你别犯骚了。”

    “??”老猫愣了一下:“你也太护了,我好心送一下都不行吗?”

    “你要拉什么屎,我还看不出来吗?”秦禹斜眼反问道。

    “那你要拉什么屎,是不是觉得我不知道啊?”

    “……!”

    林念蕾甩着手掌的水渍,一脸茫然的从门外走进来问道:“刚吃完饭,你俩能不能聊点干净的?”

    “蕾蕾,你回家不?我送你?”老猫扭头问道。

    林念蕾一愣:“我不回家,一会去朋友那儿住。”

    老猫憋了半天:“那我送你去,你朋友那儿吧。”

    “她已经过来接我了。”林念蕾笑着说道:“在楼下呢。”

    “……那……那就一块下个楼吧。”

    “呵呵。”林念蕾迈步走到床边,拿起自己的外套,转身看着秦禹说道:“那我先走了。”

    秦禹眨巴眨巴眼睛,有点上头的抓住林念蕾的纤细手腕:“再……再待一会呗!”

    林念蕾伸出左手,狠掐着秦禹手背上的肉,笑眯眯的问道:“待着干嘛呀?给你打吊瓶啊?”

    “哎哎,别掐了,去去去……你快点走吧……。”

    “呵呵,拜拜。”林念蕾转身离去。

    ……

    几分钟后,楼下。

    老猫滔滔不绝的冲林念蕾说道:“最近有个导演,拍了个七区的建区史,片子特别有厚重感。哎,蕾蕾,你一会有事儿吗,不然我请你看这个电影去啊?漫漫长夜,现在就回去休息,略微有点早……我跟你说,这女人呐……。”

    “蕾蕾,这儿呢。”小米坐在车里喊了一句。

    老猫闻声抬头。

    灯光亮出,一位美女面容娇小可爱,红红的绒线帽上沾染着晶莹的白雪,宛若从童话故事里走出来的人物一样。

    “我先走了哈。”林念蕾迈步就要下台阶。

    老猫一把扯住她,双眼盯着小米说道:“蕾……蕾蕾啊……你……你不给我介绍一下,你这个朋友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