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有选择的活着

付小豪表情慌乱,脸色煞白,完全一副惊吓过度的神态冲着刘宝臣说道:“我刚开始用丁国珍的对讲呼叫支援,可却被锁频了,没办法接入咱……咱们自己的频道,可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对讲却是好好的。”

    “你们不就一台对讲吗?”

    “不,我怕跑散了,就在车上拿了对讲。”

    “……!”刘宝臣听到这话,才缓缓将枪口往下压,但神色依旧冷峻的问道:“楼上的匪徒中枪了?”

    “对,挨了两枪,都在上半身,是秦队打的……。”付小豪言语混乱的解释道:“他刚才还喊,可这会却没动静了。我自己也不敢上去,秦队又昏迷了……刘队……你怎么自己一个人来了,其他人呢?”

    刘宝臣此刻来不及过多考虑,只话语仓促的回应道:“就我离的近,其他人应该也过来了。”

    “那怎么办?”付小豪问。

    刘宝臣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双眼盯着付小豪说道:“我们上去抓那个匪徒。”

    “就我们俩?刘队……他们都是亡命徒,我们还是等等其他人吧。”

    “你懂个屁!”刘宝臣瞪着眼珠子,理由牵强的骂道:“他身上肯定有通讯器材,如果通知了同伙,我们肯定扣不出来他的口供,而且他还有可能选择自杀……听我的,我们现在就上去。”

    付小豪看着他,目光有点犹豫。

    “你刚才不是表现的挺好吗,这会怕什么?”

    “我刚才不还手,就是个死啊……。”

    “听我的,他受伤了,我们两个就能把他摁住。”刘宝臣瞪着眼珠子回道:“如果他要死拼,我们可以开枪打他要害。”

    “好,好吧。”付小豪点头。

    刘宝臣咬了咬牙,伸手一把拽开楼栋子铁门,迈步就钻了进去。

    光线昏暗的楼道内,秦禹瘫坐在阴影中,亲眼见到刘宝臣一人走了进来。

    刘宝臣扭头扫了一眼周围情况,见到上楼台阶旁边,竟然倒了两人,而秦禹却是坐在右侧,所以他直接愣在了原地。

    付小豪跟进来,语气急迫的说道:“走啊,刘队?”

    刘宝臣猛然转身,双眼盯着付小豪问道:“这里为什么一共有两个人?”

    “什么?”

    “不是有一个在楼上吗?”刘宝臣脱口而出。

    “你怎么知道这里不应该有两个人?”付小豪突然反问。

    刘宝臣愣住,心里瞬间意识到了自己言语上出现的失误。

    “你知道有几个匪徒来杀我们,是吗?”付小豪又问。

    刘宝臣稍稍愣了一下,突然意识到不对,本能就要抬臂举枪。

    “亢亢亢!”

    付小豪果断开枪搂火,面对面的打了刘宝臣胸口三枪。

    秦禹懵了,完全傻眼了,不可置信的看着付小豪,几乎出于本能的喊道:“你……你干什么?”

    刘宝臣踉跄着后退两步,呆愣的低头看了看自己胸口的鲜血和枪眼,双眼迷茫。

    “啪!”

    付小豪冷静无比的原地摆腿,直接将刘宝臣手里的枪踢的飞了出去。

    “我……你……你TM……?”刘宝臣抬臂指着付小豪,目光惊愕的说了半句后话,咕咚一声就倒在了地上。

    付小豪表情略有些紧张,额头冒着细密的汗水,但思路却很清晰的用袖子垫着手掌,动作利落的捡起了刘宝臣的配枪。

    “你要干什么?”秦禹惊愕的问道。

    付小豪没有回话,捡枪后转身,枪口直接对准了那名昏死的匪徒,短暂迟疑一下后,果断扣动扳机。

    “亢亢……!”

    又是两声枪响泛起,匪徒突然眨眼剧烈挣扎,但他双手被绑在暖气管子上动弹不得,所以只浑身抽搐了不到五秒,身体就僵硬了下来。

    秦禹目瞪口呆的看着他,似乎已经想到了什么。

    付小豪弯腰,将刘宝臣的枪归还,摆在了他的手掌上,随即又转身解开了匪徒手上的腰带,迅速系回自己的腰间。

    “……这是有风险的。”秦禹瞪着眼珠子低吼。

    “任何事儿都是有风险的。”付小豪低声回了一句后,再次用两只袖口垫着手掌,将那名刚被打死的匪徒,直接拽到了一楼台阶上。

    秦禹沉默的看着这一切,知道自己已经阻止不了任何事儿了。

    付小豪摆好匪徒尸体位置后,又将刚才他打死刘宝臣的枪,用袖口垫住,很别扭的攥在了自己手里。

    秦禹望着他:“……刘宝臣死了,我们都会被警督严查。”

    “禹哥,他是个**烦,但我替你解决了。”付小豪回头望着秦禹,缓缓将枪口往下压:“我们是一条船上的,你不方便做的事儿我来做。如果这事儿不漏就拉倒,如果漏了,我绝对不会多说一个字。”

    话音落,亢的一声枪响。

    付小豪自己崩了自己左侧小腹一枪,踉跄着后退了半步。

    秦禹目光更加惊愕且复杂的看着他,一时间无言。

    付小豪扑咚一声瘫坐在地,动作小心且缓慢的将手中的枪放在了匪徒手中后,整个人表情呆滞,只大口吸着气。

    秦禹伸手扶了扶地面,闭着眼睛问道:“图啥?”

    “……我不想被边缘,只当个学徒,我想跟你们绑一块。”付小豪低声回应着。

    “跟谁绑一块?”秦禹问。

    “你,伟哥,还有李司。”付小豪直白的回应着。

    “图啥啊?为什么啊?”秦禹急迫的吼道:“你还这么年轻,你急什么?”

    付小豪沉默半晌,笑着说道:“……禹哥,童叔是怎么死的,你还记得吗?”

    秦禹愣住。

    “我记得……”付小豪声音颤抖:“他毫无选择的被人开车撞死了,我亲眼看见的。那天……是我来到松江的第一天。”

    秦禹嘴角抽动,再次仔细打量着昏暗灯光下的付小豪。

    “……我家里什么都没有,可我想有选择的活着。”付小豪扭头,声音颤抖的说道:“禹哥,我敢拼,敢玩命,以后你带带我。”

    话音落。

    朱伟带人拽开铁门冲了进来,面色慌张的问道:“刚才有枪声,是怎么回事儿?”

    秦禹闭上眼睛,没有回话。

    刘宝臣满身是血的躺在地上,双眼圆瞪,怀里露出了三张某商场儿童乐园的门票。

    他答应过女儿,要去那里陪她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