彻底改朝换代的袁氏

自从张天惨死之后,秃子对公司内部的一些事儿,就莫名提不起任何兴趣了。别人口中的辅政大臣,仿佛瞬间丧失了斗志,当有啥事儿征求他的意见时,秃子基本都是懒洋洋的回应道:“我最近身体不太好,有事儿你们找小克说。他同意你们就办,不同意就再商量。”

    秃子的这种态度,直接给了袁克最佳的发挥空间。因为张天一没,他就是老人里的顶梁柱,而他现在都放权了,那其他老资格即使有些想法,也不好再跟袁克提了。

    袁克本人很喜欢这个节奏,因为没有了公司里这帮老家伙碍事儿,他就能最大程度改善之前公司机构臃肿,套路老旧的运营模式。所以他只用了三个月的时间,就恢复了药线的基本运营,而下面具体办事儿的人,也全部都是新提上来,新收编的面孔。

    如果张天没死,秃子也没放权,那袁克的这种做法,是一定会引起老人不满和反弹的。可现如今这俩人一个惨死,一个不管事儿了,那这帮老人心里也就没了底气,只能任由袁克改变公司的状况。不然的话,或许他们的下场……也不会太好。

    大皇宫包厢内。

    袁克坐在沙发中间,笑吟吟的看着众人说道:“提前给你们透个风,明天公司开会,我会拿出新的利益分配方案。以后你们每个经理级别人士的分红,都不会再是总公司说的算,因为我会以承包制的方式,将分公司全部交由你们自己打理。每个月总公司只给出销售任务,你货卖的越好,那下个月的货物配额就越多。然后,总公司会制定出严谨的药物价格,并且会随着市场变化而随时调控。你们拿货的时候,直接付清货款,剩下的利润怎么分配,由你们自己说的算。”

    “这个好。”

    “对对,这样干就自由多了,货怎么卖,钱怎么分,都咱自己说的算,那下面的人干劲儿也足。”

    “是呗,这样干合理。因为你不同的地域,那吃货量也不同,如果按照以前的方式,全让公司定价,再由下面统一卖,然后每个月的分红按照出货量结算,这就很不公平了。比如负责管土渣街的人,他就是啥活儿不干,一个月也能把货卖到第一名。可其他区域呢,能做到吗?他们也一样努力,可就是挣的少啊。”

    “……!”

    一群新人听着袁克的话,都纷纷表示赞同。

    秃子栽歪在沙发上,双眼木然的看着袁克,只咧嘴笑着,也不吭声。

    萧九喝了口水,低头说道:“我一直以为小袁对公司情况不了解,但没想到他接班之后给的一些策略,却都很有效,很合理。”

    秃子依旧没接话。

    “或许他接班,也真挺好的。”萧九扭头看向秃子:“这样的老板,值得咱好好捧捧。”

    秃子打了个哈欠:“公司的事儿,你们商量吧,一会朋友到了,我就回去了,找地儿玩会牌。”

    “不是,公司现在正干劲儿十足,你怎么看着这么颓废呢?”萧九明知故问道。

    秃子转过身,话语简洁的说道:“张天不死,那他碍眼;可他死了,谁又碍眼?”

    萧九一愣:“我觉得……。”

    “我觉得现在挺好的,真的。”秃子一笑,伸手就端起了酒杯:“来,喝一口。”

    话音刚落,袁克坐过来,笑着冲秃子问了一句:“哥,晚上组个局,一块玩玩呗?!”

    “跟你们一帮小年轻有啥可玩的,”秃子摇头:“一会我就回去了。”

    “也行,那回头聚吧。”袁克没有深劝,只话语调侃的问道:“你给我介绍的四大金刚,啥时候能谈谈?”

    “啥四大金刚?”秃子一愣。

    “就我要拉进公司的那四个人呗。”

    “啊,你说他们啊。”秃子点头应道:“我打过电话了,一会他们就到。”

    “那你得好好给我介绍介绍。”

    “没问题,我介绍你们认识一下,但剩下的你自己谈。”

    “好勒。”

    二人说话间,包厢门开,一个染着红头发的青年,领着七八个人走了进来:“哎呦,秃哥,好久不见呐!”

    “哈哈,来来,小耀,”秃子扶腿起身,满脸堆笑的喊道:“我给你介绍一下,我新老板。”

    “呵呵,我是秃哥小弟,袁克。”

    “你好。”红发小耀迈步上前,就与袁克握了手,并自我介绍道:“江南区,吴耀。”

    “来来,坐下聊。”秃子拉着吴耀,让他坐在了自己和袁克中间。

    三人坐下聊了没多一会,就又有三个在松江地界儿上名头很响的人过来捧场。而无一例外的是,这些人都挺年轻,没有一个是成名多年的**湖。

    秃子将众人一一介绍给袁克后,只坐了不到二十分钟,就找了借口离开了。但萧九却没有走,自觉留下来帮着袁克应酬。

    ……

    时间如流水,匆匆而逝。

    一周过后,秦禹坐在办公区正在接待一名前来报案的老头时,刘宝臣突然目光阴沉的闯了进来。

    “秦禹,你他妈给我出来一下!”刘宝臣极为失态的站在门口位置喊了一声。

    话音落,整个办公区正在干活的警员全都愣住了。

    正队长当众辱骂副队长,这……这确实有点太罕见了。

    秦禹抬起头,眯眼望向刘宝臣:“刘队,我在这儿是领政F工资的,你TM跟我说话客气点,老子该你骂的啊?!”

    刘宝臣一听这话,瞬间失控,迈步上前,一把就扯住了秦禹脖领子:“来,你出来。”

    “啪!”

    秦禹冷脸将其右手打开,转身喊道:“你们该干活干活,朱伟,你接待一下这个大爷。”

    “好。”朱伟点头。

    交代完之后,秦禹才迈步跟着刘宝臣走出办公区。

    几分钟后,无人的楼道内,刘宝臣红着眼,一拳就打向了秦禹脸颊:“我CNM,小崽子,你设套坑我是吗?”

    “啪!”

    秦禹抬手抓住刘宝臣的腕子,低声反问道:“我坑你什么了?!”

    “你妈了个b,老张给我一万块钱的事儿,是不是你故意安排的?”刘宝臣是真急了:“你还让他去警务督察处举报我受贿。CNM的,你玩的也太脏了!”

    秦禹看着刘宝臣,笑吟吟的反问道:“谁先开始的,是我吗?怎么,你现在又玩不起了吗?!”

    “去NM的!”刘宝臣抡拳就要再打。

    “嘭!”

    秦禹提起膝盖,直接撞在刘宝臣的肚子上,右手掐着他的脖子往下一摁:“这里就咱俩,你还跟我摆尼玛B队长的谱。玩不起你就别太跳,怕挨干你就别动手,明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