惨烈逃脱

街道上。

    枭哥等人在向左侧冲击后,众警员立马追了上来,端枪从侧后方射击。

    枪声一刻不停,大黄身体有些脱力,动作变形的奔跑在左侧时,被人一枪打在腿上,咕咚一声栽倒在了路边的雪壳子中。

    “妈的!”

    枭哥毫不犹豫的跑过去,伸手拽住大黄胳膊,猛然将他拉起。

    “别JB管我了,走哇!”大黄推着枭哥吼道。

    “站我后面。”枭哥回头吼着。

    仅剩下的两个小伙,身上套着简易防弹衣,也没有任何犹豫的站在枭哥身前,背对着他冲着警员方向扫射。

    警用对讲系统内,刘宝臣的人歇斯底里的吼道:“朱伟,你干什么呢,带你的人冲上来啊?!”

    朱伟原本已经准备违抗刘宝臣的命令,前去西侧小门支援。可在场警员太多,他要这时候带人撤,露出口子给亡命徒,那回头肯定得被定罪同谋。

    “上。”

    小泰G无奈之下,摆手命令三组成员前扑。

    街道上,血雾暴起,护着枭哥的一名小伙身中数枪倒地,大口咳血,伸手将枪对准自己的太阳穴,直接扣动了扳机。

    “亢!”

    枪响,被抓住也是必死的小伙,选择了自杀。

    枭哥拽着大黄,红着眼,往前跑了十几米后,心里已经绝望了。他感觉自己可能被玩了,因为所谓接应的人,到现在根本就没出现。

    “吱嘎!”

    就在这时,一辆警用汽车突然冲撞过来,枭哥回头一愣,本能侧步躲闪。

    “吱嘎,嘭!”

    警用汽车四轮在地面上泛起酸牙的摩擦声,紧跟着车头怼在枭哥的腿上,将他撞倒在了左侧。

    “妈的!”

    枭哥跌倒后,第一反应就是举枪转身,想要射击。

    车内,刘宝臣的二组组长冯庆,率先持枪冲着地面扣动扳机。

    “亢亢!”

    枪声响,子D打在了枭哥旁边的空地上,冯庆瞪着眼珠子吼道:“别动,再动我打死你。”

    枭哥一愣后,立马做出要持枪还击的动作。

    道路后侧,站在朱伟等人的位置,只能看到汽车撞倒了枭哥,却看不到车后发生了什么。

    一阵急促的枪声响起,枭哥将枪口插进车窗内,浑身是血的吼道:“CNM,谁敢过来?谁过来我马上打死他。”

    “妈的!”

    刚从院内追出来的一组组长,暴跳如雷的骂道:“冯庆搞什么,几个人啊,敢开车拦对面?!”

    车内,冯庆与一名跟他有亲属关系的警员,缓缓举起双手,将枪扔了出去。

    “别动。”枭哥用枪顶着冯庆的脑袋,瞪着眼珠子冲旁边的同伴吼道:“扶着大黄上车。”

    数秒后,枭哥三人钻进警用车,但冯庆拒绝驾驶汽车帮他们逃窜。

    “去NM的!”枭哥一急眼,直接抬起枪把子,冲着冯庆脑袋连砸数下后,才将他一脚踹下汽车。随即自己坐在正驾驶上,挟持着冯庆的亲戚扬长而去。

    大批警员追上来后,一组组长双手扯过冯庆的脖子吼道:“你在干什么,玩什么?阻击有这么阻击的吗?啊?!”

    冯庆额头冒着汗珠,冷脸看着对方回应道:“别TM跟我喊,我的人没伤吗?我不拦着他们,他们是不是就从左侧突出去了?我想撞倒他,但地面太滑……我一溜舵,车头正好顶在了马路牙子上。”

    “你就等着被警督问话吧……。”

    “别跟我说这些,老子大不了不干了。”冯庆推开一组组长,立马吼道:“谁有对讲机,赶快喊支援,我有警员被挟持了……。”

    ……

    几分钟前,枫林路靠近郊区一侧的某车库内。

    狸子双手戴着铐子,被俩人强行拽到了车外。

    “……呵呵,吴文胜的人?”狸子冷笑的看着对方:“警司的人出力,你们偷着抓人,会玩哈!”

    “嘭!”

    一枪把子砸来,狸子踉跄着后退了数步,额头鲜血狂飙。

    “你不用激我们。”持枪男子冲着狸子回了一句:“上面不发话,谁也不敢杀你。”

    狸子低头吐了口血痰,扭头看着众人,不再吭声。

    领头男子走到一旁,低头拨通了萧九的号码:“喂?抓住了一个。”

    “直接带江南那边,换台车。”

    “明白了。”领头壮汉应了一声后,转身吩咐道:“换身衣服,换台车,准备走。”

    众人闻声扯着狸子就要向车库里屋走去。

    “嘭!”

    就在这时,狸子突然用肩膀拱了一下左侧的壮汉,随即毫不犹豫的用脑袋撞向了车库通气窗玻璃。

    哗啦一声脆响后,玻璃被狸子的脑袋撞碎,紧跟着他抬起脖子,冲着窗框上残留的锋利玻璃碎片再次撞去。

    “艹!”

    被撞开的汉子惊呼一声,伸手就拽住了狸子。

    “刺啦!”

    锋利的玻璃切开了狸子脖颈左侧的皮肤,鲜血当场喷溅了出来。

    “呼啦啦!”

    众人一拥而上,将狸子摁在了地上,随即领头人面色慌张的吼道:“看一看,看玻璃割哪儿了?快点!”

    “没……没事儿,我刚才拽了他一下,玻璃没割的太深,就给脖子划了个长口子。”壮汉惊魂未定的回应着。

    “妈的,疯狗。”领头人气的发疯,低头冲着狸子的脑袋就猛踩了几脚。

    狸子上半身全是鲜血的倒在地上,神经质的笑着应道:“人想活着难,那想死还难吗?!哈哈……你们看住我昂,不然我可能死的时候,还得带一个走。”

    ……

    西侧小门附近。

    刘宝臣面色略显慌张的掏出配枪,大脑极速运转着的同时,已经赶到了楼栋子门口。而这时距离付小豪刚才在对讲频道内呼叫的时间,也就不超过三分钟。

    “人呢?付小豪!”刘宝臣手里攥着枪,心脏嘭嘭跳的喊了一句。

    “咣当!”

    门开,付小豪冲了出来。

    “有匪徒被堵住了?”刘宝臣问。

    “在顶层,就一个人。他受伤了,刚才还喊,但现在已经没动静了。”付小豪面色慌张,语气结巴着回应道。

    刘宝臣愣了一下,目光疑惑的问道:“你刚才在哪儿用对讲机呼叫的?”

    付小豪一愣:“我就在门口呼叫的啊!”

    刘宝臣听到这话,突然攥紧了手Q,并且微微抬起枪口,无意中对准了付小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