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离家

第二日一早。

    司长办公室内,秦禹双眼通红,表情略有些僵硬:“李叔,我昨天晚上……!”

    “哎呀,这不是秦哥吗?来来来,快坐,快坐。”李司抬起头,满脸笑意的摆手招呼道:“呵呵,秦哥最近酒局有点多啊,你是不是太忙了?你要忙就跟我说,明天我让司里的人上你家办公也行。”

    “叔,你别闹。”

    “我哪敢跟你闹啊,我多怕你骂我装啊。”

    “昨晚真喝多了,本来想给老猫打电话来着,没想到打你那儿去了。”秦禹赶忙解释道:“实在喝懵B了,语气有点蛮横……李叔就别拿我开涮了。”

    “呵呵。”李司冷笑一声,才点头招呼道:“坐吧。”

    秦禹闻声坐在了对面。

    “你什么弟弟啊,要去当兵?”李司问。

    “唉,就是我领养的那个小孩。”秦禹无奈的回应道:“前几天他不是惹事儿了吗,弄的我焦头烂额的。我仔细想了想,像他这样的半大小子,放在家里长待也不是回事儿,所以就想让他去部队锻炼几年。”

    李司笑吟吟的看着秦禹:“他跟你也没啥关系,你倒是挺上心。”

    “以前没关系,以后就是我亲弟弟了。”秦禹龇牙解释道:“昨晚他都给我磕头了。哎,这小孩跟我挺像,我想管管他。”

    “现在的部队不比从前,随时可能是要打仗开火的。”李司提醒了一句。

    “这我考虑过。”秦禹点头应道:“是我弟弟没错,可我不能管他一辈子,给他条道,走到啥程度就看他自己呗。”

    “那就去三旅团吧,我给松江驻军的朋友打个电话。”李司想往部队里塞个人,那就是多说一句话的事儿。

    秦禹一看李司要拿电话,立马就拦了一下:“李叔,最好能让他离我远一点,别在松江。”

    李司一愣。

    “离家远点,对他有好处。”

    “……!”李司眨巴眨巴眼睛,顿时抻脖子问道:“秦哥,那你看我让他去奉北当陆军司令怎么样?你能满意不?”

    “李叔,你别老泡我。”

    “你特么事儿还挺多。”李司笑骂一句,伸手拿起电话回道:“二集团军在区外,去这儿吧。”

    “太行了。”秦禹高兴的点头:“谢谢了,李叔。”

    “我谢谢你了秦哥,你让我给你办事儿,那简直是太给我脸了。”

    “李叔,你再这样说,我都坐不住了。”

    “呵呵。”李司一笑,低头翻了翻电话本,随便打了个电话,就把事儿敲定了。

    秦禹再三道谢后,立马又问:“李叔,刚才你给我打电话说,我们组要塞新人?”

    “对,总局那边分来一批奉北警校的学生,大概有二十多人,警署那边会留一些,分到咱们司还剩六个,我准备让你领回去两个。”李司笑着说道:“现在司里情况太乱,很多警员都是找关系买进来的,平时连个积案表格都不会看。所以这种正规院校毕业的,都比较抢手。”

    秦禹自然明白李司这是在向着他,给自己组内添高素质帮手,让他能尽快形成班底:“事儿是好事儿,可我现在在四队,我怕到时候走的时候,刘宝臣给我使绊子,不放人。”

    “警籍挂在你们组上,而且这俩人是过去实习的,等实习期满,我会以司里的人事调动,直接分配到你们那儿。”

    “李叔,你说我该怎么感谢你。你这又是帮我弟弟当兵,又是对我宠爱有加……我心里真是太暖了。”

    “滚吧。”李司懒得听他的奉承,直接摆手撵人:“好好把路铺好,把生意赶紧拉起来。”

    “好勒。”秦禹笑着离去。

    ……

    次日,早晨八点。

    大牙背着简单的行李包,扭头依依不舍的看着秦禹:“……我真得走的那么急吗?”

    “是。”秦禹叼着电子烟,低头从兜里掏出了二百块钱,仔细斟酌半晌后说道:“最近我也没啥钱,咱俩一家一半吧。”

    “我不用钱。”大牙摇头拒绝。

    “这一百块钱,你是自己没事儿吃点好的,还是拿去交朋友,我都不管。”秦禹将钱塞到大牙裤兜里:“但你在部队期间,我是一毛钱都不会给你汇的。还有,你也不要以为我在部队有啥关系很硬的朋友,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能给你这个小黑户送到军营,我也是找了朋友求朋友,花了很多钱的。所以你要在部队瞎特么干,那是没人能管你的。”

    “我知道。”大牙点头。

    “坐车到了奉北了,你自己去二集团军第四旅团办事处,地址和给你办事儿的人,纸上都有写,你找他就行了。”秦禹站在车站内,拍了一下大牙的小脑袋:“行了,一路顺风吧。”

    大牙闻声,木然的点了点头。

    旁边,香香也依依不舍的看着大牙,憋了好半天,才怯怯的走上前,低头从衣服兜中掏出一幅自己针织的绒线手套:“……王贺楠,你比我命好,人生也比我有希望。我祝福你,你好好在部队里干。”

    大牙吸溜吸溜鼻涕,低头看着香香:“我要在部队挣钱了,就给你汇过去,让你能去念书。”

    “祝你……你一帆风顺……!”香香说完,转身就跑掉了。

    大牙怔怔的望着她的背影,挥舞着胳膊喊道:“我有假期了,就回来看你。”

    “差不多行了,你跟我在这儿演言情剧呢?”秦禹烦躁的催促道:“赶紧上车吧,要关门了。”

    “哥,我走了……。”

    “滚吧!”秦禹摆了摆手。

    半晌后,大牙拎着行李消失在了车门前。

    一阵铃声响起,轻轨缓缓动了起来。

    秦禹在车窗上扫了几眼后,心里突然感觉空落落的,随即转身就要走。

    “嘭嘭嘭!”

    突兀间,一阵轻响泛起。

    秦禹回过了头。

    大牙站在轻轨封闭的车窗内,歇斯底里的喊着:“哥,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不管部队多苦,我一定好好混,一定出人头地!”

    秦禹站在车外听不清楚大牙的喊声,但看着他的表情和嘴型,却重重的点了点头。

    车缓缓开走,这个半路上捡来的弟弟,驶向了下一个人生转折点。

    ……

    另外一头。

    沉寂了数月有余的袁克,已经在公司大刀阔斧的改革了起来。

    不少新面孔,无名之辈,开始一一走到台前。而从待规划区悄然进城的枭哥,也慢慢经营起了自己的小生意。

    一场新的风暴,在任何人都没办法预见的情况下,已经悄然酝酿成型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