计划与变化

楼栋子外,对方仅剩下的那名枪手心里很慌,他一方面有些惧怕室内已经红了眼的秦禹和付小豪,另一方面又怕其余警员被叫来。

    怎么办?枪手短暂犹豫了起来。

    “咣当!”

    一声脆响,铁门被秦禹的肩膀撞开,他拿着枪,冲着外面就扣动了扳机。

    “亢!”

    枪声响起,匪徒侧身躲过后,立马掉头就跑。

    秦禹象征性的往外追了两步后,立马回身进入门栋,抬起右脚,卯足了劲儿冲着付小豪身下的壮汉头顶跺去。

    “嘭!”

    一脚下去,正在与付小豪撕扯的壮汉,右侧头部重重的磕在水泥地面上,整个人瞬间就懵了。

    付小豪左膝压着对方的枪管子,双手抓着壮汉头部,疯狂冲着地面连撞了数下后,对方才翻着白眼昏死了过去。

    安静,楼道瞬间安静了下来。

    秦禹脱力的坐在地上,感觉喉咙发紧,双眼冒着金星,双耳嗡鸣直响。

    付小豪骑在匪徒身上,脸色煞白的剧烈喘息着,在缓着体力。

    “……刘……刘宝臣想杀我。”秦禹精神稍微一放松,就感觉自己身体有万斤沉重,连胳膊都抬不起来了。

    付小豪抢了匪徒的枪,一屁股坐在地上,抬头看着秦禹问道:“……禹……禹哥,你能确定是刘宝臣整的事儿吗?”

    “猜测。”秦禹简短的回应着。

    付小豪沉默半晌后,突然抬头说道:“我可以确定,这事儿是不是他干的。”

    秦禹一愣:“你……你怎么确定?”

    付小豪缓缓站起身,低头抽出自己的裤腰带,动作利落的将那名昏死过去的壮汉双手背着绑在楼道暖气管子上回道:“我……我试一下。”

    街道上。

    丁国珍捂着胳膊正在疯跑着,他急迫的想找到朱伟过来帮忙。但对讲机已经被锁了频,手机事先又被刘宝臣收了上去,他根本没有通讯设备能直接联系上自己人。而且要死不死的是,目前周围都是枪声,他根本不知道朱伟,小泰G等人已经跑到哪一侧去了。

    ……

    救济署小区东侧。

    十几名警员拿着武器,已经将刚与枭哥汇合的大黄等人堵在街道边的小胡同内,并发生了激烈交火。

    枭哥站在胡同口,声音急迫的吼道:“都TM别慌,别泄气,我们能出去。”

    “出不去了,哥。”左侧的青年声音颤抖的回应道:“里面是死胡同,我们弹量一耗尽,他们马上就围上来,咱们没机会了。”

    “我说能出去,就一定能出去。”枭哥瞪着眼珠子回头:“都给我凑上来,准备往左侧冲一下。不能让警员包上来,一旦空间缩小就彻底完了。”

    斜对面的墙壁后面,朱伟看着枭哥等人和自己的距离,十分不解的骂道:“就对面这个火力,为啥不叫警署特案队过来支援?光凭咱们这几个人,几把小破枪,想抓捕他们得有多大伤亡,刘宝臣是TM怎么指挥的?”

    小泰G闻声翻着白眼回道:“来的人里,除了咱们就全是刘宝臣的人,他事先还没收了通讯设备,这是啥意思?他是为了防止消息泄露,怕警司有鬼,明白吗?”

    “那他为啥不怕咱们泄露消息?”

    “谁知道这傻屌是咋想的。”小泰G摇头。

    二人正在迅速交谈之时,胡同内枪声再次激烈起来,枭哥手持M系自动步,斜拉着枪线,替众人掩护。

    大黄领着另外两个小伙,玩命冲了出来,直奔左侧包围薄弱点冲去。

    左侧方向,四个警员拿枪阻击了一下后,发现对方火力太猛,而且只要一枪没打死他们,这帮人连躲都不躲,依旧红着眼往外打。

    包围的警员一触即溃,猫腰散开,向右侧躲避。

    “有机会,冲出去。”枭哥摆手吼了一声。

    ……

    院内。

    刚想从侧面包抄过去的刘宝臣,兜内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你们往前凑,拖住他们也行。”刘宝臣瞪着眼珠子冲自己人吼道:“我们支援马上到。”

    剩余警员弯腰往前移动。

    刘宝臣拖在最后面,右手伸进裤兜按了接听键:“喂?”

    “秦禹那边没办妥,我们折了两个人。”对方话语简洁的说道。

    刘宝臣听到这话一愣后,顿时脸色铁青的低吼道:“妈的,你的人全是废物吗?人我给你调出去那么远,旁边还只安排了两个人,你们都没把事儿办成?”

    “你说秦禹身边只跟了两个实习警员,听到枪响都能吓尿裤子。”对方也愤怒的吼道:“可我的人刚跟他们一碰面,一个小孩敢替秦禹挡枪,另外一个帮着秦禹干折了我两个兄弟,他们连跑都没跑,明白吗?”

    刘宝臣愣住。

    “是你给的信息出现错误,别特么埋怨我。”对方再次喊道:“老子兄弟白白折了,你有主要责任。”

    刘宝臣回过神来,也来不及继续和他争辩,只语气急迫的问道:“折的那两个人全死了吗?”

    “不清楚。”

    “……那枪手在秦禹那儿漏了吗?”刘宝臣咬牙又问。

    “那应该没有,因为狸子被我的人接走了,秦禹应该还以为,我们是枭哥的同伙,是来接应的。”对方稍稍斟酌一下回应道。

    刘宝臣听到这话松了口气:“你们能不能回去重新补枪?”

    “肯定不能,我们已经走了。”

    “妈的!”刘宝臣骂了一句,直接就挂断了电话。

    与此同时。

    对讲频道内突然出现付小豪的呼叫之声:“西侧小门请求支援,请求支援!我们遇到了前来接应嫌犯的同伙,并已发生交火……秦队中枪昏迷,我将一名嫌犯堵到了楼栋内,他跑不出去了,请刘队马上派人过来。”

    刘宝臣听到这话,瞬间额头冒汗。

    枪手还活着,而且被堵住了,那他一旦落网,如果吐口,那将是灭顶的麻烦。

    怎么办?

    就在刘宝臣犹豫的时候,朱伟突然在对讲频道内回应道:“我马上支援西侧小门。小豪,不要硬碰匪徒,务必保证秦队安全。”

    沉默,短暂的沉默过后,刘宝臣立马回道:“我离西侧小门大概只有四百米的距离,朱伟你不要擅自带队离开围堵点,我去救秦禹。”

    “我要带人去支援西侧小门。”朱伟有些不放心刘宝臣。

    “我说了,我离秦禹位置更近。你不要离开围堵点,不然匪徒从你位置跑了,老子一定让你上法庭。”刘宝臣瞪着眼珠子吼了一句。

    “他妈的!”

    朱伟听到这话,嘭的一声就将对讲机摔在了地上。

    “你别担心,我觉得他不敢拖延时间。”小泰G看出了朱伟的担忧,立马出声劝说:“毕竟所有人都听见喊话了。”

    院内。

    刚要从侧面包围出去的警员,回身冲着刘宝臣问道:“我们回西侧小门救秦禹吗?”

    刘宝臣短暂犹豫一下回道:“不用,你们继续包抄,我叫其他人回去救他一下,匪徒就剩一个了。”

    说完,刘宝臣额头冒汗,脸色阴沉的跑向西侧小门。

    西侧小门斜对面一百米的汽车内,付小豪挂了对讲,低声说道:“就看你是不是自己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