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战,新人冒头!

西侧小门出口,秦禹听到院内的脚步声一愣,目光狐疑说道:“还TM有雷子往这边跑了?”

    外侧街道上,载着狸子的汽车已经开走,但路面上剩下的两个蒙面匪徒则是没有一同离去,反而持枪接近了过来。

    “你先搂火。”墙体旁,戴着猪八戒面具的男子,低声冲着电话耳麦说道。

    院内,手持折叠微C汉子闻声迈步向前,身体卡在楼体后面,枪口冲着秦禹方向就搂了火。

    “哒哒哒……!”

    子D泼射过来,打的楼房墙体瞬间布满弹痕。

    秦禹弯腰摁住丁国珍的脑袋,扯脖子吼道:“外面也有人,拿枪打进院内,不然被憋死了。”

    付小豪棱着眼珠子站起身,冲着院内拐角处就扣动了扳机。

    秦禹扯着丁国珍站起身,身体紧靠着墙壁,斜四十五度冲着微C壮汉射击,并且硬着头皮冲向院内。

    丁国珍弯着腰,瑟瑟发抖的冲着对讲频道呼喊:“请求支援,请求支援,有嫌犯持枪射击我们……。”

    “在哪儿,你说清楚。”

    “别慌,你说清楚。”

    “……!”

    朱伟和小泰G的喊声率先响起。

    进小区的路口处,秦禹刚刚要转弯,微C的子D就扫了过来。他伸手推开丁国珍,刚想持枪还击,付小豪的声音就在身后响起:“外面冲进来人了。”

    秦禹被夹在中间,猛然一回头,就见到小区外冲进来的俩人,已经将枪对准了自己。

    “亢亢……!”

    秦禹率先搂火,对方俩人躲避。

    与此同时,斜对面拉开身位的微C壮汉,也在这时举起了枪,并且与丁国珍对上了眼神。

    来不及犹豫,更来不及思考,一向怂到家的丁国珍,在看到对方枪口正对着秦禹后,竟然做出了一个拉拽且护着秦禹的动作。

    “哒哒……!”

    微C枪口喷着火舌,丁国珍胸口冒起一阵白烟,胳膊飙血,一把拉开了秦禹。

    秦禹听到枪声一愣,猛然回头,左手反抓住丁国珍的胳膊,连续后退数步,直接用枪口挑开了刚才狸子冲进的门栋铁门。

    门开,秦禹刚一把将丁国珍推了进去,后方壮汉就再次调整枪口搂火。

    枪声响,秦禹后背,大腿中弹,身体踉跄着冲了半步,伸手抓住刚冲过来的付小豪,闪电般的钻进了门栋子内。

    光线昏暗的楼栋子内,三人短暂一愣后,秦禹率先急促的说道:“这帮人绝对不是嫌犯,他……他们是冲我来的。”

    话音刚落,脚步声就在门外响了起来。

    秦禹低头迅速更换弹J,脸色苍白的冲着丁国珍吼道:“喊朱伟过来,快点。”

    丁国珍此刻紧张到都不知道自己已经中弹,手掌哆嗦的拿起对讲耳麦,按着收音键吼道:“西侧小门请求支援,伟哥你快过来。”

    对讲频道内,没有传来朱伟的回应之声,反而响起一阵悠扬的音乐,紧跟着有一个女人柔和的声音传来:“你还在被夫妻生活所困扰吗?你还想重振男人雄风吗?请快速拨打我们的热线电话,有专家坐诊配药……。”

    “我日尼玛,怎么突然被跳频了?!”丁国珍暴跳如雷的骂了一句,低头拔出腰间对讲机,动作利落的就想换频,

    秦禹伸手推了丁国珍一下吼道:“不是跳频了,是被调频了。你去叫朱伟,快点,去喊他。”

    “一起跑啊,一起……。”丁国珍有些犹豫。

    “一起个JB,没人拦着,谁都走不了,你快去。”付小豪伸手猛推了一把丁国珍:“从刚才匪徒出去的那个房间走,快。”

    丁国珍闻声不再犹豫,掉头就跑。而他还没等冲到一楼半的平台,室外的三个蒙面匪徒,就将枪口对准了铁门。

    “哒哒哒……!”

    一阵急促的枪声响起,薄薄的铁皮被打穿,子弹乱射的扫进楼内,秦禹立即和付小豪向左右两侧躲避。

    “咣当!”

    铁门突兀间弹开,一名不要命的匪徒,持枪就钻了进来,枪口直接对准秦禹。

    “啪!”

    秦禹用胳膊架了一下对方,右臂抬起扣动了扳机。

    “亢亢亢……!”

    双方相距不足半米相互搂火,虽然各自身上都穿着防弹衣,但还是被打的踉跄后退。

    秦禹感觉整个前胸都传来剧烈的痛感,咬牙抬起腿,直蹬了过去。

    “嘭!”

    蒙面匪徒当场后退三步。

    “啪!”

    就在这时,付小豪红着眼从后面搂住了匪徒的脖子,使劲儿向后一拽。

    匪徒反应也很迅速,猛然在付小豪怀里转了半个身位,左手直接抓住了他的枪吼道:“里面就俩人。”

    门外的同伙闻声持枪进入。

    “亢亢……!”

    秦禹靠着墙壁射击,暂时将刚要进入的俩人打了出去。

    付小豪红着眼珠子,一口咬在怀里匪徒的耳朵上,使劲儿向后一甩头。

    “啊!!”

    匪徒疼的浑身颤抖,抓着付小豪的左手不自觉的松开。

    “CNM,你不整死我,我就整死你!”

    付小豪怒吼一声,枪口贴着匪徒的软肋,表情扭曲的扣动了扳机。

    三声枪响泛起,子D贴着匪徒肋部的防弹衣捆绑带子打了进去,匪徒身体僵硬的愣住,咕咚一声跪在了地上。

    “亢!”

    付小豪眼珠子都没眨,一枪补在了匪徒脑袋上。

    秦禹看着这个新人,目光是既呆愣又惊愕。

    他和丁国珍的反差太大了,不管是遇事儿的冷静程度,还是下手的凶狠程度,都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的区别。

    付小豪喘息两声,立马后退。

    铁门再次敞开,折叠微C率先探了进来。

    付小豪伸手一把抓住枪管子,歇斯底里的吼道:“禹哥,不拼就得死。”

    秦禹回过神来,向前一步,伸手抓住了蒙面汉子的脖领,随即二人一同用力向楼内拉扯。

    “哒哒!”

    壮汉双手架着微C,胳膊肌肉隆起的将枪口向付小豪头部方向掰去,随即扣动了扳机。

    付小豪侧脸闪躲,但微C枪管子滚烫,瞬间烧糊了他的手掌。

    “嘭!”

    秦禹提起膝盖,简单粗暴的撞在了匪徒腰上。

    付小豪仰面倒地,双手扯着枪管子向下一拉:“CNM,留下你,老子三个月就能当上组长。”

    一声怒吼久久回荡,蒙面壮汉步伐趔趄的被付小豪拽倒。

    秦禹躲在铁门后面,扯着脖子吼道:“再冲,我马上干死他。”

    门外仅剩下的一个匪徒,目光有些犹豫,也有一些惊惧的后退了两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