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两个没家的孩子

大牙离开之前,把秦禹放在家里能看见的脏衣服全洗了,把床柜,窗台,地面,死角等地方也全部擦了干净。他留恋这里,也很想谢谢秦禹,可现在的他却无以为报,只能干这样一些小活作为回馈……

    秦禹心里也挺不好受,他觉得自己昨天把话说的有点过了,同时内心也清楚,世界上最难的事儿就是寄人篱下。尤其是帮助你的那个人,跟你还并没有血缘关系。大牙外表吊儿郎当,像是个没规没矩的小滚刀肉,可这样的孩子,往往心里是有些自卑的。他根本没办法面对秦禹说出要撵他的话,所以选择自己走了。

    到了卖肉店,秦禹叫来了香香,在连续威逼利诱的一通吓唬后,才匆匆离开。

    ……

    夜幕降临,松江出关口附近的街道上,已经亮起了零星的路灯,值勤的关口士兵也已经开始换岗。

    一辆辆货车排着长队,在出关口附近一点点的向前蹭着,准备出境。

    路边,身材瘦弱的大牙蹲在马路牙子上,呆呆的看着街上的霓虹与人群,双眼茫然。

    他是离开了秦禹家,可下一站去哪儿呢?到底该往哪儿走呢?

    这三个多月内,虽然大牙跟秦禹接触的并不算特别多,后者更多的时间是在江州养伤,可大牙生活在88号院内,却第一次有了家的感觉。而现如今他蹲在冰天雪地的室外,回想起这段时间的经历,却又像是刚从一场美梦中惊醒一般……

    茫然四顾,他还是自己一个人,还是要孤独的生活在这个世界中。

    大牙不是一个矫情的孩子,但此刻也掉下了眼泪。他抿着小嘴哭了一会,才缓缓站起身,直愣愣的奔着出关口走去。

    他准备去自首,去告知岗楼内的士兵,他并没有九区居留权,然后他会被无情的驱逐出境,再次被军车扔在待规划区的某个地域,自求生路。

    迎着冷风一路前行,士兵所在的值勤岗楼近在咫尺。

    大牙喘息一声,硬着头皮就要走过去推门。

    路边,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领着俩孩子刚刚过关,进入了松江境内。

    左侧跟大牙年纪差不多的小男孩,指着路边的小摊说道:“爸,我饿……我要吃杂粮面。”

    “吃鸡毛,”中年皱眉训斥道:“等一会,一会去干活的地方在吃,那里供饭。”

    “爸……我太饿了,我想吃面。”

    “TM的。”中年扭头看了一眼四周,顿时虎着脸骂道:“我跟没跟你说过,别在人多的地方跟我要吃的?我没钱。”

    男孩低着头,果然懂事儿的没有再闹。

    中年准备迈步往前继续走,而右侧的小姑娘也弱弱的呢喃了一句:“爸……我也饿了。”

    中年无奈的闻声回头,看着两个孩子。

    沉默,短暂的沉默后,中年转身走向摊贩那儿:“来一碗面,算了……来两碗吧。”

    “好勒。”小贩笑着点头。

    “去,坐下吃吧。”中年拍了拍儿子脑袋,轻声招呼了一句。

    男孩和女孩听到这话,立马就坐在了脏兮兮的小桌子旁。

    “爸,你也吃。”

    “我等会去干活的地方吃,你俩快点。”中年故意跟餐桌保持着距离,只让儿女坐过去,自己却不好意思靠近。

    岗楼旁的大牙,看到这副景象,眼泪再次忍不住的流了出来。

    命运的冷漠,生活的残酷,其实并不体现在它给你多低的人生起点,剥夺了你怎样做人的权力;而在于它给你的对比,和那些故意呈现在你眼前的生活细节……这些才是真正令人崩溃的原因。

    大牙无比嫉妒的看着两个孩子,果断转身,抬手就要敲打岗楼的木板门。

    “啪!”

    就在这时,一只手掌拍在了大牙的肩膀上。

    “刷!”

    大牙本能回头,看见了额头冒汗的秦禹。

    二人在昏暗的灯光下对视,大牙目瞪口呆,秦禹则是皱眉骂道:“就特么这点尿性,是吗?做错事儿了,还不让人说?”

    大牙眨巴眨巴猩红的眼睛:“你咋来了?”

    “我怕你死外面呗。”秦禹叹息一声,扯着大牙的脖领子说道:“走吧,我请你吃个饭。”

    ……

    十几分钟后。

    一家很小的地摊店内,秦禹用纸撸了撸根本就没消过毒的筷子,伸手递给大牙问道:“你办事儿也不江湖啊,吃我三个多月,连个招呼都不打就跑了?!”

    大牙低着头,声音颤抖的应道:“我……我怕……你已经烦我了。与其我厚着脸皮继续赖在你那儿,还不如自己走算了……这样……等我自己混硬实了,也好跟你再见面。”

    “呵呵,瞅你这死样,你拿啥混硬实了?”秦禹笑着问道:“混多大算混硬实啊,当最高行政长官啊?!”

    “禹哥,你是不是可瞧不起我了?”大牙抬头问。

    “我拿你就当个小弟弟,还谈不上瞧得起瞧不起的。”秦禹将餐碟递给大牙,斟酌再三后说道:“大牙啊,咱俩都是男人,有些话我也不藏着掖着。你看,我目前在松江也才刚刚起步,平时自己都照顾不好自己,所以你留在我家里,不是个长事儿。”

    大牙闻声抬头,目光忐忑。

    “你不要多想,我这么说,也不是要撵你或者怎么样。”秦禹给大牙倒了杯劣质白酒,轻声补充道:“只是觉得,你这个年纪呢,不算大也不算小了,成天在家里待着,绝对不是个事儿。”

    “我可以出去干活。”大牙认真的回应道。

    “大牙,这人呐,起点越低,就要看的越高,哪怕达不到,你也能比别人走得远。”秦禹歪脖看着他,停顿好半晌说道:“你身上毛病有点多,性格也有问题,我不想让你去给别人干活,打工,我想让你去部队。”

    大牙愣住。

    “你要去,喝了这杯酒,以后我就是你亲大哥。”秦禹指着大牙,脸色也很认真的说道:“我TM也没亲人,往后看见你,就算看见家了。”

    ……

    深夜。

    秦禹难得喝醉一回,被大牙扶着拨通了李司的电话:“喂,你干啥呢?”

    李司一脸懵B:“我……我睡觉呢啊?”

    “你给我办点事儿。”

    “你说啥?”李司眨巴眨巴眼睛:“我给你办点事儿?你是不是喝了?”

    “别扯没用的,我弟弟要当兵……你给我安排个部队,快点办。”秦禹是真喝多了,可能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给谁打的电话。

    李司挠了挠头,再次看了一眼电话,确定是秦禹打来的后,才眨眼又问:“你喝多少啊?你想好台词再跟我说话!”

    “别JB跟我装昂,快点办了……明天给我打电话。”秦禹“吩咐”了一句,就飘然挂断了电话。

    家中,李司穿着睡衣,瞠目结舌的看着手机:“……哎呀我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