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事公办的文司长

警司内。

    秦禹做梦也没想到,自己捡回来个孩子,不但要供他吃喝,还要帮他打官司。而且最气的是,案发地点在四队辖区,接警的是刘宝臣管辖组内的成员。

    如果仅仅是这样,其实事儿也不算大,因为松江这类的案件太多了,深究是一个处理办法,上面有人就是另外一个处理办法了。但好死不死的是花姐这个人有点太鸡贼,她被抓了之后,第一时间跟办案警员提了秦禹,说大牙是他弟弟,想着能借秦禹的名儿平事儿。可她没想到却正好撞在了刘宝臣的枪口上,后者一听秦禹和她们有关系,二话没说,直接就把人扔进了刑讯室。

    一楼大厅内。

    朱伟眼神怪异的看着秦禹,话语委婉的问道:“你真跟那个花姐有关系啊?”

    “有啥关系?”

    “就那个关系呗。”

    “别扯犊子,她都多大岁数了?更何况我在你眼里,就那个审美啊?”秦禹烦躁的回道:“她就是我邻居,店在88号院旁边。”

    “那你俩没关系,她贱嗖嗖的提你名干啥啊?”朱伟无语的回应道:“本来这没啥事儿,我跟办案警员打个招呼,直接赔偿就完了。可他一提你名,那狗艹的刘宝臣就跟打了鸡血似的,明明都下班了,还特意回来审这个事儿。”

    “她不懂警司的情况,肯定以为提我名,就能把事儿平了。”秦禹心很烦的说道:“但这么一弄反而更麻烦了。”

    “是呗。”朱伟点头:“那刘宝臣正天天琢磨咋找咱麻烦呢,这一下正好撞枪口上了。”

    秦禹掏出电子烟,吸了一口问道:“人呢?”

    “在刑讯室审着呢呗。”朱伟低头应道:“如果刘宝臣不知道这案子,那是个人都得给咱点面子,让咱进去交代几句。可偏偏这事儿撞上他了,我也没办法主动过去见大牙他们啊。不然他怼我两句,咱也下不来台啊。”

    “是呗。”秦禹拿着电子烟,轻声跟朱伟商量:“要不然,我去找找老文,跟他说点软话,让他抬抬手?”

    “文永刚来警司,就是上面派来扼制咱老李的,你觉得他能给你这个面子吗?”朱伟低声回道:“以前我就听说,他被调到警署,就是袁华出钱帮他办的。说白了,人家和对面是穿一条裤子的,你明白吗?”

    秦禹斟酌半晌,皱眉应道:“不是,他一个堂堂副司长,还至于在这点小细节上摆弄我吗?不可能吧,不然也有点太小家子气了!”

    “不好说。”朱伟摇头应道:“不过这事儿你也就只能找他了,因为今天你和刘宝臣就差动手干架了,你找他啊,估计两句话不对付就得掏枪。”

    “那我找文永刚试试?说点软话呗!”

    “你要不找他,就去问问老李。”朱伟给出了一个最没办法的办法。

    秦禹听到这话摇头:“拉倒吧,咱又不是没断奶的孩子,有个屁大点事儿就找老李,那不成废物了?”

    “呵呵,那你去呗,不然咋整。”

    “唉,我真是服了。”秦禹很不情愿的骂道:“我刚一回来,这个小崽子就给我找事儿,还TM的得让我求最不愿意求的人。”

    “你儿子嘛,那有啥办法。”

    “滚!”秦禹骂了一声,迈步就奔着楼上走去。

    ……

    文永刚是刚调回来的,暂时手头的事儿比较多,所以这个点了也没有下班回家。

    秦禹站在办公区扫了一眼,见到他室内还亮着灯,犹豫了好半天才走过去,伸手敲了敲门。

    过了一小会,屋内有喊声传出:“进!”

    秦禹喘息一声,顿时满脸堆笑的推开了门:“司长,忙着呢?”

    “啊,是小秦啊。”文永刚习惯性的甩了甩他那贴了两层假发的刘海,轻点着头招呼道:“进来吧。”

    “呵呵,这么晚还没下班,司长真是表率啊。”秦禹自己都恶心的捧了一句。

    文永刚矜持的喝了口水,笑着问了一句:“我听说你休假啊,咋这么晚又回单位了?”

    “可别提了。”秦禹叹息一声,表情无奈的说道:“这不是嘛,我前段时间领养了一个孩子,脑袋一热就在街面上拿刀给人砍了。哎,这事儿我还不能不管,所以就回单位来了,想让您帮忙给刘队打个招呼。咱们做错事儿了,肯定该认就认,该赔钱就赔钱,但孩子太小,能别拘就别拘了。毕竟咱们松江也没个正式的未成年羁押单位,你给他扔监狱去,那小孩这一辈子都完了。”

    “啊,你说的这个小孩,是不是跟几个女的一块抓回来的?”文永刚问。

    “对,对,就是他们。”秦禹点头。

    文永刚闻声再次甩了甩刘海,脸色突然变得严肃:“小秦啊,说到这个事儿,我就不得不说你两句了。”

    “啊,您说。”

    “既然这个孩子跟你有关系,那你就应该采取亲属规避的原则,正常回避案件,而不是应该来找我走后门。你这么干,影响很不好啊。”文永刚插手看着秦禹,目光略有些阴郁:“而且,你领养的这个孩子,有九区的居留权吗?是通过正当福利单位领取的吗?”

    秦禹听到这话,心里瞬间明白过来,文永刚不光知道这个案子,而且刘宝臣应该还跟他说了很多细节,不然他不会这么问问题。

    “小秦,我们是警务系统的执法人员,是松江人人可以看见的公平秤啊。”文永刚继续教训道:“你凡事儿都想找关系,走后门的作风,可能注定是走不长的啊。”

    “司长,这事儿我问了一下。”秦禹攥了攥拳头,脸色也没有了笑意的解释道:“大牙拿刀砍人的主要原因,是因为那个被砍的流氓,已经对店内所有人进行了长达近十分钟的暴力殴打。而对于未成年人来说,他们在惊吓过后,做出比成年人更过激的反应,是在法律保护范围内的。”

    “既然在法律保护范围内,那你为啥还来找我呢?”文永刚插手逼问道:“你怕什么?”

    秦禹双眼盯着他,面无表情的回了一句:“我怕刘宝臣因为大牙跟我有关系,所以给这事儿穿小鞋。”

    “扯淡!”文永刚拍了一下桌子:“刘宝臣的个人素质,我是了解的,他绝对不会搞一些徇私舞弊的事儿。”

    ……

    刑讯室内。

    刘宝臣端着茶杯,阴着脸冲花姐说道:“你别说那些没有用的,我没问你案件细节。就问你,那个叫王贺楠的小孩,岁数那么小,也干不了什么活儿,那你为啥留他在店里,还供他吃喝?是不是因为你这个店和警员秦禹有着密切联系?秦禹有没有对你这个店特殊照顾过,或者说,你和秦禹有在金钱利益上有没有过一些约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