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级的雷子团队

枭哥在看见四人手里都有枪后,第一个动作就是将双手举了起来,后背紧贴着墙壁而站,并语气颤抖的率先说道:“大哥……我是路过的。”

    天色黑暗,小区内又没有路灯,四人只看见枭哥穿着个破皮袄,戴着个绒线帽,却根本没看清他的面容。

    “我们是警司的,你靠边走出去。”二组的人见枭哥神色慌张,自己注意力又全在主楼那边,所以只瞧了他一眼,就摆手催促道:“快走,快走。”

    枭哥闻声没有马上就跑,只后背贴着墙壁,神态慌慌张张的往前蹭了一下,随即才迈步冲出小区,并且第一时间拿着电话,拨通了狸子的号码。

    楼上。

    狸子正看着电脑,研究六合彩的时候,手机响起。

    “喂?”

    “楼下全是狗,”枭哥语气急促:“你们马上抄家伙。”

    狸子短暂一愣后,瞬间就从椅子上跳起,摆手吼道:“楼下有狗,抄家伙。”

    躺在沙发上的大黄扑棱一下坐起,瞬间就从茶几桌下拽出了帆布包。

    室内,三个年轻小伙,也是面色冷峻,步伐仓促的冲了出来。

    狸子站在客厅,语速极快的冲着电话问道:“他们上来了吗?”

    “肯定已经进去人了。”枭哥低声回应道:“你们别慌,他们应该不清楚屋内是啥情况,估计会叫门查看一下。你拖一下,我去提车。”

    “咚咚!”

    话音刚落,敲门声就响了起来。

    大黄坐在沙发上,猛然扭头看向门口:“完了,上来了。”

    “关灯,先关灯。”刚拿起枪的一个小伙,面无表情的提醒了一句。

    狸子稍稍一愣,立马摆手回绝:“不要关灯,一关灯他们就知道咱们惊了。”

    众人闻声沉默。

    狸子虽然有着致命的坏毛病,可业务能力却毋庸置疑,他反应很快的说道:“我去门口,你们在走廊两侧。”

    枭哥在电话内听着狸子的话,也不插嘴,只快步走向汽车。

    众人拿起枪械备弹,立马就藏在了门口走廊两侧。

    “你听枪响,我们出不去,你一定别回来。”狸子冲着电话嘱咐了一句后,立马挂断手机,迈步走到帆布包旁,低头捡了两把枪。

    门外,一个胖乎乎的中年,穿着便装喊道:“开门,街道联防署的,核实一下居住证明。”

    “来了。”

    狸子闻声走过去,面色轻松的拽开了门。

    胖胖的中年手里拿着笔和本子,故作随意的说道:“屋里几个人,都叫出来,我核实一下居住证明。”

    “呵呵,就两三个人。”狸子摆手:“来,你进屋说吧。”

    “呵呵,不用,我脚上有雪,进屋该给地面踩脏了。”中年一笑:“你把人叫过来,填个表就行。”

    狸子站在门口,扭头扫了一眼空旷的楼道,看见上楼楼梯拐角是全黑的,感应灯没亮,但楼梯台阶上却全是还未完全融化的雪脚印。

    “你叫人啊。”中年抬头催促了一句。

    “啊,行。”狸子笑着点头,转身喊道:“大黄啊,楼上楼下全有人。”

    “哗啦!”

    撸动枪栓的声音响起,大黄持枪突然从走廊左侧冲了出来。

    狸子侧移一步,直接让开了身位。

    “亢!”

    枪响,猝不及防的中年被霰D枪打的胸口碎裂,仰面跌倒。

    “要快打,不然憋死了。”狸子吼了一声,迈步率先冲出房间,后背靠着门板,双手持双枪对准上楼楼梯,无脑的扣动了扳机。

    “亢亢亢……!”

    急促的枪声响起,在楼上埋伏好的警员刚要往下冲,就被狸子一排子D压了回去。

    大黄与三个小伙持枪冲出来后,有一人帮着狸子开枪压制上方楼梯,而另外俩人则是步伐稳健,斜着拉开一米的距离,快步向楼下走去。

    一秒后。

    双方在下楼的楼梯拐角激烈交火。

    与此同时,楼道内的警员拿着对讲吼道:“报告刘队,他们提前惊了,先开火了。”

    楼下,遥控指挥的刘宝臣暴跳如雷的吼道:“老子都把手机收上来了,其他队的支援也没叫,怎么他们还会惊?狗日的,警司一定有鬼帮他们。”

    楼梯间内,两个小伙架枪后退,额头飙汗的吼道:“楼下有六到七人在埋伏。”

    “退!”

    大黄穿着裤衩子吼了一声。

    两个小伙闻声再次退到楼上。

    大黄从帆布包里掏出两发军用松发式手L,用嘴咬开保险环,身体左侧紧贴着墙壁,俯视着冲着楼梯拐角,挥手就扔雷。

    “嗖嗖!”

    破空声响起,两颗手L直飞的砸在楼梯拐角墙壁上,呈反三角的抛物线,掉到了六楼台阶上。

    “散!”

    楼下已经埋伏好的警员,快步往楼下退去,其中有一人蹲在地上,第一时间竖起了防爆盾。

    “轰!”

    “轰隆!”

    两声剧烈的爆炸声响起,手持防爆盾的警员被炸飞半米远,双腿被手L碎片击中,当场就失去了行动能力。

    楼下,刘宝臣听着爆炸声,歇斯底里的吼道:“他们手里有硬家伙,别硬刚,先往楼下退。”

    其实众人不用刘宝臣指挥,肯定也得往楼下走。因为他们之前根本没算到这帮雷子能提前反应过来,现在被打的措手不及,又不知道匪徒有多少人,那在楼道硬堵,肯定就会出现多人伤亡的情况。

    众警员拖着伤员,快步向楼下逃窜。

    大黄顶在前面,引领众人快步向楼下退去。而狸子则是和另外一个小伙拖在最后,一人手里掐着个雷吼道:“CNM,只要我看见你们,马上就拔保险环。”

    枭哥团队的人均素质,不但不比警员差,甚至论团队彼此熟悉的程度以及相互配合的默契,都堪比一些部队的特殊合作小组。

    五个人,始终保持着大概半个楼梯的距离,状态稳健的向楼下逼近。而这么做的原因是,大黄他们也在时刻防着对方往下扔雷,那样如果众人一聚堆,肯定一下全折。

    众人冲到一楼后,大黄擦着额头的汗水,扭头喊道:“外面肯定全是人,出去就散开跑。如果被堵住,尽量不要活着落网……不然谁遭罪在里面吐了口,那咱活着的兄弟,一定杀他全家。”

    “干这行的时候,就想到这一天了。”旁边的青年低声回应道:“放心吧,规矩我们都懂。”

    “准备冲。”大黄咬牙吼着。

    三秒后。

    “嘭!”

    狸子一脚踹开楼梯间铁门,持枪就冲室外搂火。

    “冲!”

    左侧的青年拎着枪钻出楼道,一面扭头向锅炉房一侧射击,一面疯狂跑向西侧。

    “亢亢!”

    空间一大,枭哥团队的优势瞬间无存,警员们蹲点射击,只俩人搂火,就直接将青年击倒在了原地。

    “CNM!”青年倒在雪地上,红着眼珠子疯狂向四周搂火。

    不到两秒,子D打空,青年绝望的喊道:“黄哥!”

    大黄躲在楼梯间内,面无表情的扭头,直接将枪口对准了他,果断扣动扳机。

    两声枪响后,青年脑袋中弹,当场咽气。

    周围埋伏好的警员看到这个景象,全部懵掉。

    大雷子见过,地面上的悍匪,亡命徒也见过,可像大黄他们这么果断,手黑的,却太少见了。

    大黄开枪打死同伴后,立即回头说道:“出不去了,子……子D打没……我送你们走,然后自己走。”

    众人绝望的看着室外,表情都有了细微的变化。

    “亢亢亢……!”

    就在这时,院外突然传来了枪声,枭哥没来得及取车,而是听到枪声后,就冲了回来。

    “左侧还有人。”对讲频道内有人吼着。

    大黄一愣:“妈的,这个傻子回来了。”

    “CNM,我就是叶子枭!俩手就放在这儿,我看谁能把手铐子给我戴上。”枭哥冲着院内吼了一声,步伐稳健的直接向楼体后走去。

    大黄一听这话,立马红着眼珠子吼道:“他在吸引警力,最后一搏了,准备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