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阴损损刘队长

刘宝臣这个老油条,虽然专业能力很一般,但却很擅长办公室内勾心斗角的这一套。他扣下花姐等人后,并没有详审案子,反而要把秦禹往卖肉店的保护伞上面靠。因为大牙砍人了,但跟秦禹没有直接关系,再加上他还未成年,即使往死里整,也就是大额赔偿外加刑事处罚的结果。可如果花姐要承认她跟秦禹有一定经济往来,那事情就严重了,秦禹闹不好直接会被扒衣服。

    刑讯室内,刘宝臣是连唬带懵,想让花姐咬秦禹一口。但后者也是在地面上混了多年的**湖,她一看提秦禹的名儿,并没有马上解决问题,反而刘宝臣还一直在引导她,所以这娘们就开始装疯卖傻,拒绝承认自己和秦禹有关系。

    从这一点上看,花姐做事儿还是比较讲规矩,有道义的。因为这事儿要放在旁人身上,那考虑到她和秦禹的关系也不是很近,再加上刘宝臣威逼利诱,那很可能嘴一歪歪,就直接给秦禹坑了。但花姐没有这么做,她宁可挨了一顿收拾,也没无中生有的搞事儿。

    刘宝臣审了一会,见花姐太油,再加上秦禹确实应该跟这个卖肉店没有关系,所以只能失望的下班回家了。

    ……

    第二日一早。

    警署下属医院内,刘宝臣见到了被砍了十几刀的老张。

    “知道我是谁吗?”

    “知……知道……。”老张连脑袋带身上几乎全部缠着纱布,整个人躺在病床上,看着就跟木乃伊似的:“你是刘队……办案人,其他警员跟我说了。”

    “嗯。”刘宝臣低头又问:“你啥条件啊?”

    “有一顿没一顿的条件。”老张也不嫌害臊,滚刀肉一般的问道:“刘队,你看我这案子咋处理?”

    “要赔偿呗,能咋处理。”

    “要三千,行不?”老张使了个大劲儿,咬牙切齿的说道。

    “三千?”刘宝臣一笑,弯腰看着老张说道:“你就值三千啊?”

    老张闻声一愣。

    “我告诉你个事儿,砍你的那个孩子没有居留权,再加上你伤情鉴定肯定是重伤,所以你只要态度恶劣一点,死咬着对方不松口,那他们就慌了。”刘宝臣贼JB坏的给老张支着招:“因为只要你不同意和解,那这孩子就得先被收押,然后等待判决。并且服刑完之后,他就有了犯罪记录,一定会被驱逐出九区境内,并且十年内不得申请永久居留权。”

    老张就是个臭地赖子,他哪懂什么法律,所以听完眼神一亮的回道:“处罚这么严重呢吗?”

    “那你以为呢。”刘宝臣冲着老张竖起两根手指:“管他要这个数,他肯定能给。”

    ……

    一个小时后。

    “你说啥,两万?”秦禹目瞪口呆的看着老张:“你在跟我开玩笑是吗?”

    “你不给这个价格,老子就不和解。”老张咧着嘴回应道:“你弟弟在九区没有居留权,我要死咬他,他肯定进去,并且服完刑,就得被驱逐出境,十年内不能申请居留权。”

    秦禹一听这话,心里恨意狂涌。因为他只要稍微一想就能明白,老张自己绝对搞不到这么详细的信息,所以百分百是刘宝臣那个王八蛋给他支招了。

    “你给不给?”老张歪脖看着秦禹:“你要不给,我就通知警司那边走程序。”

    秦禹面色涨红的看着他,沉默许久后点头:“行,两万是吧,我给你凑凑。”

    “两万是赔偿金,”老张闻声立马改口:“你还得多给我两千误工费。”

    秦禹愣了半天,突然气笑了:“呵呵,行,我给你两万二。”

    “我跟你说……。”

    “啪!”

    秦禹不等老张继续说话,就一把抓住他的脖领子,低着头,脸对脸的说道:“别太过分,呵呵,我是在警司上班的,你就能保证自己永远不犯在我手里吗?”

    老张一听这话,心还真虚,因为他平时什么来钱就干什么,身上的脏事儿也不少,所以他还真怕秦禹盯着上他。

    “行,就两万二。”

    “你等着,我给你凑钱。”秦禹扔下一句,转身就离开了病房。

    ……

    时进中午。

    88号大院内,秦禹犹豫了半天,还是给林念蕾打了个电话。

    也就过了不到二十分钟,林念蕾骑着一台电动小摩托,一头秀发吹的跟草窝似的停在了院门口。

    “什么事儿啊,大中午的就叫我回来?”林念蕾俏脸冻的通红,跳下车问了一句。

    秦禹憋了半天:“你能借我点钱吗?我是真没招了……。”

    林念蕾听到这话一愣:“怎么突然管我借钱?”

    十几分钟后,秦禹在林念蕾房间内,跟她解释清楚了事情经过。

    林念蕾听完后,很好奇的看着秦禹问道:“……两万二,可不是小钱。你为了一个跟你没啥关系的孩子,犯得上吗?”

    “唉,你不用考验我,我知道你咋想的。”秦禹叹息一声回道:“说实话,这事儿我确实挺犹豫的。你说这孩子跟我一毛钱关系都没有,我还白养了他这么长时间,也算够意思了,所以我不管他,那谁也说不出来啥。可问题是……我考虑到,他要在成人监狱里待个三年两载的,回头再被驱逐出境,十年不得申请九区居留权……那人生就彻底废了。他才那么点,这犯错的代价也确实有点大。”

    林念蕾闻声沉默。

    “昨天晚上,我没怎么睡着觉。”秦禹低着头,由衷的叹息道:“躺在床上,我就在想我自己,因为大牙跟我的经历太像了。如果小的时候,我没遇上老头,那是不是也早都死在外面了?这人生路上,你总会遇到两个贵人,或许……大牙遇到的就是我吧。也或许,我欠老头的没法还了,可能就得还在他身上。”

    “呵呵,你还挺能说服自己的。”林念蕾一笑。

    “外面的生意,最近停了。”秦禹抬头继续补充道:“马老二状态也不好,所以我不想跟他们张嘴。可我身边有钱的真不多,所以就想到你了。”

    林念蕾眨巴眨巴眼睛,摊开两只小手回应道:“你啊,还真高看我了。我已经很长时间,没管家里要过钱了,平时能补贴我一点的,其实就是我哥……所以,现在你别说让我拿两万二了,就是两百二……我都得向银行贷款。”

    “那……那就算了。”

    “不过呢,我钱确实没有,可朕的特点就是人缘好。”林念蕾笑嘻嘻的掏出手机,抬头看着秦禹说道:“你给我写个两万三的欠条,我让一个同事借你。”

    “行。”

    “一千利息是给人家的,毕竟她和你也不认识。”林念蕾强调一句。

    “好的,药线恢复了,我拿了分红马上就还这钱。”秦禹点头就在桌子上写起了欠条。

    ……

    当晚十点多钟,大牙被朱伟送了回来,而花姐等人也是自己交了罚金,被释放了。

    屋内,大牙低着头,也不吭声。

    秦禹阴着脸,皱眉骂道:“你TM的做事儿有没有点分寸啊?你什么家庭啊?小流氓一个,你凭啥拿刀砍人家?!你砍了想过后果吗,你是不是拿我当上帝了?”

    大牙抬头看了一眼秦禹,目光有些闪躲的回道:“这钱,我会还给你。”

    ……

    松江市区。

    枭哥扭头看了一眼身前的男子:“响儿我这儿有,但话要说清楚。你代卖可以,但必须一周给我结一次钱。如果差事儿,别说我翻脸不认人。”

    “你放心吧,钱我肯定按时给你结。”对方大咧咧的回了一句。

    枭哥斟酌半晌,扭头摆了摆手。

    左侧一个壮小伙,拎着两个袋子放到桌边:“你验货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