枭哥的战士,牌桌上的赌狗

次日,开源路某无牌匾的门市房内。

    狸子穿着皮大衣,坐在一张百家乐赌桌旁,右手把玩着一些零散的筹码,脸色难看。

    有些人八百年不赌一把,甚至连百家乐的规则都搞不清楚,但坐下就能赢钱;但有些人天天赌,天天研究牌路,可最终却是十赌九输,而狸子显然就是后者。他每年跟着枭哥等人常年在外奔波,干着最危险的工作,拿着用命换来的钱,最后却一分都没攒下。除了给家里汇去了一小部分,剩下的基本全贡献给了各种博彩公司。

    只要是人,就没有完美的,他都或多或少有点自己的小毛病,尤其是像狸子这种有今天没明天的亡命徒。他们精神压力巨大,可能今天干个活,今天晚上就死了,所以他们更需要一个出口,一个可以减压的爱好。只不过……狸子是在这种爱好中长期成瘾,已经到了控制不住自己的地步而已。

    今天他又输了,前几日枭哥给他分的钱,已经所剩无几。

    “下注,下注了。”男荷官摆手喊着。

    狸子掂量了一下手中筹码,吸着烟,红着眼就要梭哈。

    “滴玲玲!”

    就在这时,一阵电话铃声响起,狸子低头掏出手机,看了一眼屏幕后,立马起身就跑到了安静的地方。

    “喂?枭儿。”

    “你在哪儿呢?”枭哥在电话中问道。

    “我……我在外面买点酒和吃的啊。”狸子虽然平时仗着资格老,没事儿就怼枭哥几句,可那也仅限于在一些小事儿上。而大多数的时候,他还是很听枭哥话的,所以他才毫不犹豫的撒了个谎,怕挨骂。

    “你没在赌局上吧?”枭哥了解狸子就跟农民了解大粪差不多。

    “没有啊,我还哪有钱上局了,都汇给家里了。”狸子低头回了一句。

    “我一会就回去了。”枭哥沉默半晌说道:“咱们研究研究,去外面待几天,散散心。”

    “呵呵,你这是会完娘们,裤裆放松够了,是吧?”

    “少废话,你赶紧回去吧,一会见面说。”

    “行,我知道了。”

    “嗯,就这样。”

    二人聊了几句后,就结束了通话。

    狸子站在卫生间门口,低头扫了一眼手里的筹码,最终还是没敢继续赌下去,只迈步来到了前厅吧台,冲着里面的壮汉说道:“哥们,给我开个网络账户。”

    壮汉抬头扫了一眼狸子:“存多少钱?”

    “存三千吧。”

    “你有九区居留权吗?”壮汉问。

    狸子一愣摇头:“没有。”

    “没有居留权的账户,是没有垫付额度的,输没了,你只能再自己过来存。”壮汉轻声解释了一句。

    “那多存钱,有垫付额度吗?”

    “有,你存三万,有五千的额度。”

    “那太多了,算了,算了,先存三千吧。”狸子兜里已经没啥钱了,只能摆手说道:“你给划账吧。”

    “好。”

    壮汉点头后,伸手就摆弄起了电脑。

    大概过了四五分钟后,狸子从对方手里接过了一张小卡片,上面有个网址,还有一组账户和密码。

    “可以了。”

    “这回打电话就能下注了吧?”狸子问。

    “对。”壮汉点头。

    “行,谢了昂,兄弟。”

    “呵呵,没事儿。”壮汉龇牙看着狸子:“祝大哥赌运亨通,天天赢钱哈。”

    “谢了。”狸子将卡片揣进兜里,笑呵呵的就离开了门市房。

    壮汉看着狸子的背影,扭头就冲着旁边的人吩咐道:“调一下监控录像,就刚才那人的……。”

    ……

    市区。

    刘宝臣坐在沙发上,正美滋滋的辅导自己闺女功课。

    “你今天捡到钱了啊,咋这么开心啊?”媳妇好奇的问了一句。

    “呵呵。”刘宝臣一笑,略有些自得的抬头看向媳妇:“我遇到了一个机会,如果把握住了,以后老子连老李都可以不用鸟。”

    “你就吹吧。”媳妇撇嘴骂道:“你特么一喝点酒,整个松江都是你的。”

    “你看你咋不信呢?”

    “我信个屁啊,你要真那么顺,能因为一万块钱就被处分了?”媳妇翻着白眼训斥道:“老刘啊,你有时候做事儿就是格局小。你看,你虽然和袁克关系很近,可也没必要在警司非得跟李司那帮人较劲啊?你圆滑着点不会啊?人家是一把,你跟他的人唱反调,那还能有好果子吃吗?”

    刘宝臣一听这话,顿时出言怼道:“你说这话真是没见识。办公室的斗争,就不存在中庸和墙头草,老娘们看待问题就是简单……。”

    “你特么说谁是老娘们呢?”媳妇一巴掌呼了过去,刘宝臣脑袋顿时泛起清脆的声响。

    “……有话说话,你别动手昂。”刘宝臣怂怂的吼了一声。

    “滴玲玲!”

    手机铃声响起,刘宝臣顺手拿起电话,摆手示意媳妇安静,立马走到阳台上接起。

    大概两分钟后,刘宝臣满面兴奋的从阳台内走出来,龇牙说道:“晚上我可能不回来了,你们娘俩早点休息。”

    “又咋了?”媳妇问。

    刘宝臣捧过对方的脸颊猛亲一口回道:“我说的那个机会来了。”

    “注意安全昂!”媳妇出言提醒。

    “今晚过后,我老刘就彻底翻身了。”刘宝臣龇牙一笑,伸手摸了摸闺女的脑袋:“在家听妈妈的话,明天我回来带你去商场买那个一米多高的娃娃。”

    “谢谢爸爸。”

    “乖。”刘宝臣亲了闺女一口,拿上外套就走了。

    他很爱这个家,不管在外面受了多少气,沾上了多**烦,他回到家面对女儿和老婆,永远都是一副开心幸福的模样。

    ……

    半小时后。

    袁克叫来了萧九和老三,低声吩咐道:“人你俩安排,然后交给刘宝臣。”

    “我们不用去吗?”老三问。

    “你们脸太熟了,不要在现场露面,只负责接应就好。”袁克思考一下应道:“剩下的事儿,全交给刘宝臣办。”

    “好,我知道了。”萧九点头。

    ……

    与此同时,黑街警司内。

    刘宝臣快步走进四队办公区,语速极快的冲着一组组长吩咐道:“通知四队所有人,马上去楼下集合。”

    “什么案子?用通知秦禹他们吗?”一组组长问道。

    “案子我一会公布。”刘宝臣步伐匆匆的回应道:“叫上秦禹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