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聚救济署小区

几分钟后,警司后院内,秦禹站在汽车旁边,皱眉冲朱伟问道:“你了解情况吗,刘宝臣想干啥?”

    “不知道。”朱伟摇头回道:“他又跟死了妈要报仇似的,去枪库提武器去了。”

    秦禹抱着肩膀,在原地走了一圈说道:“这货肯定是不知道又从哪儿抠出来线索了。”

    “有可能,他事先都没告诉自己人要办啥案,弄得神秘兮兮的。”付小豪在旁边插了一句话。

    秦禹一愣:“你消息挺灵通啊,还知道刘宝臣那边的情况?”

    “嘿嘿。”付小豪挠头一笑:“他那边有个副组长是我和珍珍的学长……我跟他套了一下近乎,问了一些情况。”

    秦禹一听这话,顿时伸手抚摸着付小豪的狗头:“孺子可教。”

    “禹哥,你也鼓励鼓励我不行吗?”丁国珍憨了吧唧的在旁插嘴:“我也挺优秀的。”

    “去,去玩飞J杯吧。”秦禹虽然也挺喜欢丁国珍的性格,但总觉得这小子胸无大志,上进心没有付小豪强。

    老三组的人正聚在一块聊天扯淡的时候,刘宝臣就带着二十几个人大步流星的走了过来:“都别磨磨蹭蹭的,赶紧分车,分装备。”

    秦禹扫了他一眼后,转身吩咐道:“都动起来吧,别让他找事儿。”

    话音刚落,刘宝臣领着两个手里拿着警用背包的青年走过来,面无表情的命令道:“这个案子需要高度保密,所有人把通讯设备全部上交,每人只配备对讲系统,而且必须在规定的频道内。如果发现违规,直接按照渎职违纪处理。”

    秦禹一愣后,心里虽然有些疑惑,可还是没有违背他的意思,只回头喊了一声:“按照刘队说的做。”

    众人闻声,纷纷将自己的电话和平时配备的对讲机上交,随即才各自上了汽车。

    大约六七分钟后,四队三十多号人,乘坐七台汽车离开了警司大院。

    ……

    夜晚将近九点钟。

    枫林路救济署小区附近,秦禹满目疑惑的打量着周围的环境,扭头看着朱伟说道:“这不是上次抓那帮雷子的地方吗,怎么刘宝臣带队来这儿了?”

    “看不懂。”朱伟摇头。

    话音落,车队缓缓停滞,刘宝臣拿着对讲机喊道:“所有人注意,都不要下车,我说一下任务昂。”

    众人闻声后,立即全神贯注的听着。

    “抓捕目标大概有5-7人,为首的叫枭哥,也就是那个梳着马尾辫,杀害吴耀和严康的犯罪嫌疑人。”刘宝臣话语简洁的介绍着情况:“我摸到可靠线索,他们现在就在救济署小区8单元701室内,手里百分百有大火力,所有人都要穿防弹衣,注意自身安全。”

    秦禹听到这话懵了,双眼非常不解的骂道:“这个饭桶是怎么摸到这地方的?”

    “是啊。”小泰G也是一脸不解:“他他妈在哪儿找到的线索,而且这么准确?”

    “估计是袁克帮忙了。”朱伟猜测着回应道。

    对讲系统内,刘宝臣继续吩咐着:“一二组的人下车,从侧门摸进小区,在供暖锅炉房旁边蹲守。秦副队长,你带着三个人,守西侧小门……。”

    秦禹闻声更加懵B:“妈的,他这次是抽啥风,怎么不让我带队冲正面了?”

    “可能是处罚下来,他长记性了吧。”朱伟一笑说道:“算了,你带珍珍,小豪去侧面吧,我领人去配合正面往上冲的兄弟。”

    “也行。”秦禹点头。

    ……

    街道上。

    枭哥头上戴着绒线帽站在路边,手里拿着电话冲大黄问道:“你问问他们还吃别的不?嗯,面我点完了,就剩小菜了……行,我知道了。”

    聊了几句,枭哥接过老板递来的面,又轻声吩咐道:“给我拿两份凉拌豆干,一碟牛肉。嗯,剩下的小菜一样来一点。”

    “好。”老板回身就去柜台打包小菜。

    大约五分钟后,枭哥拎着外卖回到车上,听着网播台的音乐,就赶向了救济署小区。

    由于路程不远,所以枭哥开车行驶了不到十分钟,就已经看到了小区。但他有个习惯,就是不管是否在干活期间,他都喜欢把车停的离自己远一点,这样一旦有突发情况,他就不至于第一时间损失可以逃跑的主要交通工具。

    枭哥将车停在了距离小区大概能有二百米远的路边,随即拎着外卖,溜溜达达的就从侧面进了救济署大院。

    刚一进小区院内,枭哥就注意到,对面西侧小门有人影晃动。但他以为是自己院内有人在遛弯,所以也没在意,只继续往前走。但他刚一拐弯,就看到左侧锅炉房旁边,一处平时根本没人走的空地上,有着密密麻麻且凌乱的脚印。

    枭哥看着脚印一愣,不自觉的就停住了脚步。因为他常年在外干着掉脑袋的活儿,内心已经敏感到了变态的地步,平时在普通人眼里连事儿都不算的细节,可能却会让他很忐忑。

    他看着雪地上的脚印,心里突然有一种不安的感觉。而这种感觉似乎又跟他看到的这些细节没啥关系,就是内心直接反应出来的不安,就是感觉今天院里有些不对劲儿。

    枭哥手里拎着外卖,只犹豫了不到十秒,就立马转身,低头掏出了电话。

    “滴玲玲!”

    手机率先响起,枭哥盯着屏幕一愣,随即回头就再次看向了锅炉房旁边。

    锅炉房右侧,一组组长听到外面有电话铃声后,立马低声在对讲频道内说道:“外面有行人,大家注意保持安静,等一下楼道内的兄弟回复。”

    枭哥接起电话,往前走了两步:“怎么了?”

    “你们漏了,刘宝臣已经带队在小区里面了。”对方低声回应着。

    枭哥听到这话,瞬间停住了脚步,脸色铁青的喝问道:“你TM的为什么早不通知我?”

    “刘宝臣在到达小区之前,根本没透露案件细节,我怎么通知你?”

    “妈的!”枭哥闻声立马挂断电话,顺手扔掉面条,第一时间就拨通了狸子的号码。

    与此同时,出口对面快步走进来了四个人,虽然身着便装,可手里却拿着枪,步伐动作,一看就是受过训练的警员。

    四人看见枭哥后一愣,后者拿着手机也僵在了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