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益同盟

江南区,吴家大院。

    萧九,刘宝臣等人都在客厅内,跟着吴家的人闲聊扯淡,而袁克则是在书房与吴文胜单聊。

    “喝茶,小袁。”吴文胜端坐在椅子上,动作轻飘的推了推茶杯。

    “好。”袁克客气的点头。

    吴文胜端起茶杯,声音略有些沙哑的说道:“小袁啊,你跟我们要合作的时间点不太好啊。”

    袁克沉默的看着他,没有接话。

    “你是聪明人,我也不跟你绕弯子。”吴文胜轻声补充道:“这一次是谁要整我,我到现在也还没看明白,所以我老吴能不能顺利挺过这一关,还真挺不好说的。”

    袁克依旧没有吭声。

    “……人情是人情,生意是生意。我欠你的人情,如果在生意里还不了的话,那最后咱们可能连朋友都做不成。”吴文胜非常善于把自己伪装成一个大度豁达的老大哥形象,他的语气里并没有强拉着袁克帮忙的意思,只客观阐述道:“所以,这事儿你掺和不掺和,我老吴都没有二话。更不会拿什么,你出多少力,我以后就跟你有多大尺度的合作来说事儿。你明白吗,小克?”

    袁克放下茶杯,抬头看着吴文胜说道:“叔,公司不是我一个人的,你既然这么坦诚,那我也明说。这事儿我能帮上忙,也愿意掺和,可抛去人情和感情之外,我们能在这次事儿里得到什么,咱必须提前说清楚。”

    吴文胜听到这话一怔,他完全没有想到,袁克做事儿可以不顾任何面子,就直来直去的跟自己谈条件。

    “我帮你挺过这一次,你帮我在江南把药品全线开花,这是生意。”袁克面无表情的看着吴文胜:“如果事儿不成,咱俩最后都被搞的很伤,这也不是人情。有多大苦果,我都承受,没有任何怨言,你看怎么样,叔?”

    吴文胜眯眼看着袁克:“你能怎么帮我?”

    “那几个雷子,我来找。”

    “你能找?你有多大把握?”

    “现在不好说,但有一些线索。”袁克思考半晌应道:“七成吧。”

    吴文胜一愣,立马话语简洁的回应道:“小克,你要能把杀我儿子的这几个人找到,再挖出背后是谁在搞事儿,我就一定能在江南站住。以后药品的事儿,你和我侄子一块搞,分账我只要三成。”

    “叔,生意不是人情,得白纸黑字。”袁克没有一点不好意思的回道:“有了它,我才能说服公司高层。”

    吴文胜短暂沉默数秒:“我让小侄子出面搞个贸易公司,注册资本二百万,你们占百分之五十干股,怎么样?”

    在这个年代,二百万那绝对是个天文数字。因为整个黑街警司一年的后勤拨款配额也就才一百五十万,所以吴文胜开出的条件,绝对是富有诚意的了。并且目前整个松江能拿出这么多现金的人,也是极少数的。因为吴文胜是民选议员,他掌握的是全区的话语权,可以疯狂的往自己兜里装项目,装钱,但别的职位却很难做到。比如老李,他就是变态一样受贿,一年又能拿多少?

    袁克听着吴文胜的话,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的说道:“叔,那这事儿就这么地了。”

    “我来凑钱,你去找人。”

    “好。”袁克点头。

    ……

    半小时后。

    袁克坐上汽车,扭头看着刘宝臣说道:“我已经把牛B吹出去了,剩下的可就看你的了。”

    “我尽力而为。”

    “老刘,只要这事儿你能办成,我不管用多大劲儿,找多少关系,肯定也把你的处罚给抹了。”袁克给出了承诺。

    “这事儿我一定办好。”刘宝臣也在这次事情里看出了机会,他也准备着不惜一切代价,让自己能往前再走一步。

    “你去办吧,遇到任何问题,都可以直接联系我,我来帮你解决。”

    “还有一个事儿。”刘宝臣挠了挠鼻子,目光阴沉的说道:“如果没有秦禹,事情绝对不会发酵到这个地步。而且老李现在就拿他当刀,在警司里乱搞,我觉得有必要警告一下对面……。”

    “你的意思是?”袁克皱眉问了半句。

    刘宝臣看向袁克,趴在他耳边说道:“我们可以借着这次事儿,直接把秦禹……。”

    ……

    枫林路救济署小区内。

    狸子穿着大裤衩,坐在电脑前,一边喝着啤酒,一边额头冒汗的盯着屏幕吼道:“妈的,378,出个378!草你姥姥,出啊,出啊……傻B,这也太假了。”

    “你小点声,”大黄看着小说吼道:“整个楼都能听见你在这儿喊。”

    “别哔哔,”狸子红着眼骂道:“我特么又输了五千。”

    “你就是有病。”大黄躺在沙发上,无语的骂道:“赌一回输一回,我就不知道你为啥还玩,爽点在哪儿呢?”

    狸子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宛如泄了气的皮球一般:“没命,就是没命。”

    “咱们那点钱是怎么挣的?那是拿命换来的。你可倒好,随便挪动挪动鼠标,就全给造没了。”大黄叹息一声回道:“你要真是烧包,那你把钱给我行不?就当扶贫了。”

    “滚远点。”狸子骂了一声:“不玩了,从今以后谁再玩,谁是大傻B,谁是野生的。”

    半小时之后。

    狸子坐在卫生间马桶上,左手拿着个小纸条,右手拿着电话问道:“幸运888博彩公司吗?”

    “对的。”

    “能电话下注吗?”

    “有熟人吗?”

    “没有。”狸子摇头。

    “那你得先过来开个账户。”对方低声应道:“来一次,以后就能电话下注了。”

    “你们公司在哪儿啊?小卡片上没写地址。”

    “我说,你记一下。”

    “好的。”狸子乖巧点头。

    ……

    警司寝室内。

    秦禹躺在朱伟的床上,拿着电话问道:“你们往回走了吗,到哪儿了?啊,那先这样,你们先别进松江,再等等……也没什么,我可能有点事儿需要你们来办。对,好,你等我电话。”

    深夜。

    小米的闺房内,林念蕾洁白的额头上全是汗水,眼球在眼皮内快速眨动。

    数秒后。

    林念蕾扑棱一声坐起,俏脸惊恐的喊道:“秦禹,救我!”

    小米被惊醒睁眼,回头看着披头散发的林念蕾,脸色更加惶恐的吼道:“大姐!!你这一嗓子差点给我喊太平间去。做啥梦了,撕心裂肺的喊秦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