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恶制恶,终有黎明照大地

江南垃圾场。

    大君跪在汽车机械盖子上,浑身就穿了一个三角裤头,冻的直打哆嗦。

    枭哥站在汽车旁边,咬着面包说道:“下批货,你俩得出去接一下,我没时间。”

    “行。”一直跟着枭哥的壮汉,坐在车里用棚灯正看着小H文。

    “翁!”

    “刺拉拉!”

    马达声连带着汽车碾压着积雪的声音泛起,晃动着的大灯光芒,将破旧的垃圾场照的跟白昼一般。

    “呵呵,你老板来了。”枭哥拍了拍大君的脑袋。

    大君猛然抬头看向远方,彻底松了口气。

    汽车靠边停下,吴耀脑袋上缠着纱布,一瘸一拐的领着二十多人走了过来。

    “CNM的,谁动我大君兄弟了?”

    “把人放了!”

    “……!”

    一群马仔手持着刀枪上前,骂骂咧咧的吼着。

    枭哥扫了对方一眼,笑呵呵的回道:“我要人也没啥用,你们给钱,就领走呗。”

    吴耀扒拉开人群,迈步来到枭哥面前:“你管我要钱啊?”

    “不是管你要,是大君给不起。”枭哥很耐心的解释道:“我不说了吗,你要不管他,那这事儿就我和他解。”

    “呵呵。”吴耀摘下皮手套,笑着问道:“他欠你多少钱啊?”

    “他拖延了几天,有点利息,你给我八万就行,零头我不要了。”枭哥扔掉面包袋子,在大君娇嫩的身体上擦了擦油渍。

    “我没带那么多钱。”吴耀转过身,指着后面两台崭新的汽车说道:“那两台车给你了,顶账八万,行不?”

    枭哥闻声向前望去,粗略打量了一下两台车的品牌和新旧程度,随即立马点头:“行,可以顶八万。”

    “好,那你把人放了吧。”吴耀摆了摆手。

    “把人放了。”枭哥回头喊了一声。

    话音落,车内的壮汉放下小说,手里拎着一把匕首走出来,用刀刃割开了大君身上的绳子。

    枭哥扭头吐了口痰,转身看向吴耀说道:“你给我写个字据,然后把钥匙给我,人你就可以领走。”

    “行,这些都没事儿。”吴耀完全不在意的摆了摆手,只盯着枭哥问道:“但咱俩还有一笔账没算清楚。”

    “什么帐?”枭哥问。

    “他欠你的钱,我替他给了。可你把我的人像死狗一样的打,还扒光衣服放车头上,这事儿怎么说?”吴耀笑眯眯的问道:“你是不是也该给我点赔偿啊?!”

    枭哥愣了半天,眯着眼睛问道:“那你想要多少赔偿啊?”

    “二十万。”吴耀竖起两根手指,不紧不慢的回应着。

    枭哥习惯性的摸了摸脑后小辫,咧嘴回道:“呵呵,你要的有点多啊。”

    吴耀迈步上前,伸出右手拍着枭哥的脸蛋子:“你给不给啊?你要不给,我就让人把你扒光了,在松江北站跑一圈。”

    “你欺负我是外来的?”枭哥舔了舔嘴唇。

    “我就欺负你了。”吴耀抬起手掌,啪啪啪的在枭哥脸上又拍了三下。

    枭哥被打的歪着头,斜视的看着吴耀,一言不发。

    左右两侧,跟着枭哥来的兄弟,已经迈步走了上来。

    吴耀仰视的看了二人一眼,再次问道:“二十万,你能不能给得起啊?”

    枭哥晃动了一下脖子,还是没有回话。

    “妈了个B的,几个区外来的小雷子,连声招呼都不打,就在我地面上放货,你也太不拿我当回事儿了。”吴耀伸手点着枭哥胸口:“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吗?”

    枭哥沉默。

    “你知道我是谁吗,就TM敢管我要钱?!”吴耀用手里攥着的手套,使劲儿抽了一下枭哥的脸颊:“我给你三天时间,你必须给我凑二十……。”

    “刷!”

    枭哥后退一步,右手从军大衣兜里拔出一把含光四射的匕首,高抬手,横捅。

    “噗嗤!”

    一刀下去,吴耀脖子被横着扎穿,鲜血狂涌。

    枭哥拔刀,迎着对方正脸,直捅。

    “噗嗤!”

    第二刀向前刺,瞬间捅穿吴耀正面脖颈儿,落点竟然与童贵生被酒瓶子扎的地方,非常相似。

    也就两秒的功夫,枭哥拿刀在吴耀脖子上捅了一个十字对穿。后者目光惊愕的退后两步,双手瞬间掐住自己的脖子,眼珠子凸起的跪在了地上。

    “噗嗤!”

    “噗嗤!”

    “……!”

    枭哥弯腰,脸上毫无表情,只冲着吴耀的脖子继续猛捅。

    手背烂了,吴耀躲闪,刀尖继续刺穿他的脖颈。

    后方,吴耀带来的二十多个马仔,在回过神来后,第一反应是后退,紧跟着才慌乱的举起了凶器。

    “啪嗒!”

    枭哥身后的两个壮汉,一人从兜里掏出一发军用S雷,面无表情的弹开保险环,语气平淡的喊道:“都给我立正。”

    众人目光犹豫,本能扭头看向地上的吴耀。

    枭哥持刀捅了吴耀脖子起码二三十下后,才缓缓停手,并抬起右腿用裤子擦了擦刀身。

    “呕……呕……!”

    吴耀满手鲜血的捂着脖子,大眼睛瞪的溜圆,不停的向嘴里抽气。

    枭哥缓缓蹲下身,双眼盯着他,看了数秒。

    吴耀意识尚存,见枭哥正对着他,脑袋本能向后躲闪,生怕对方再扎他。

    “呵呵。”

    枭哥一笑,擦了擦脸上迸溅的鲜血,将头慢慢探过去,扭过脖子,侧耳对着吴耀轻声问道:“你是谁啊?来,你再告诉告诉我,你是谁?”

    吴耀瞪着眼珠子,咕咚一声倒在地上,浑身抽搐数下后,不再动弹。

    鲜血融化开白雪,缓缓外扩。

    枭哥站起身,扭头拍了拍大君的脸颊,面无表情的说道:“回去继续给我凑钱,我还找你昂。”

    说完,枭哥裹着军大衣,迈步上了自己的车。

    数十秒后,破旧的汽车离去,在场二十多人,还呆若木鸡的站着。

    “完……完了,事儿大了。”大君瑟瑟发抖的看着吴耀呢喃着。

    ……

    芭比杀人案,先是被拖了四个月,紧跟着秦禹又连续严查一周,领着办案组十几个人,日夜颠倒的将所有证据夯实,并且还有李司和董副司长的力挺,可最终也没能拿吴耀怎么样。

    就在这时,一个比吴耀更凶,也完全不把吴文胜放在眼里的枭哥横空出世。

    他不走程序,不讲证据,只以暴制暴,不到二十秒就干趴了这个谁都无可奈何的吴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