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人的思维

文永刚听着刘宝臣在自己屋内骂街,顿时忍不住甩了甩自己的稀疏刘海,虎着脸呵斥道:“你注意态度,扯脖子骂谁呢?”

    刘宝臣低头看着处罚通告,立马上前说道:“文司,这处罚是不是有点太严重了?全警署通报批评,这等于把我扒光了游街示众啊。”

    “那你怨谁?”文永刚瞪着小眼睛怼道:“你自己不贪财,能整出这事儿吗?”

    刘宝臣语塞。

    “我已经给你使劲儿了,可架不住你拿人家钱的时候,让人拍的清清楚楚啊。”文永刚摊开两只肥胖的手掌说道:“铁证面前,必须铁面无私,这谁也没招。”

    刘宝臣憋了半天,忍着怒气回道:“全警署通报批评,外加两年内不准参加任何评选,那我这四十岁之前,都没有任何上升的可能了啊!”

    “都这时候了,你还想个屁上升。我告诉你,也就是我找了自己的老关系,要不然你这时候都上吊了。”文永刚话语精炼的训斥道:“能保住职位,就已经是最好结果了,以后吃一堑长一智吧。”

    “……!”刘宝臣咬了咬牙,也没顶嘴。

    “去吧。”文永刚摆了摆手:“赶紧把吴耀的案子破了,回头让袁克和吴文胜给你整点实惠的,这比啥都强。至于前途,不死……总能出头。”

    刘宝臣缓了半天,才点头回道:“谢谢你了,文司。”

    “去吧。”

    “嗯。”刘宝臣应了一声,拿着处罚通知转身离去。

    ……

    四队办公区内。

    秦禹坐在椅子上,插手看着朱伟问道:“之前我就跟你说过,一旦有机会咱就得自己培养点眼睛。因为有些地面上的人是比咱们消息灵通的,不然你办啥案子都得抓瞎。”

    “这事儿我在弄。”朱伟喝着水应道:“我一会去监狱提个贩枪的,他在地面上挺有影响力的,我找他问问这个小苗的情况。”

    “嗯。”秦禹点头:“带着付小豪和丁国珍一块去。”

    “好勒。”朱伟放下水杯。

    二人正在聊天之时,刘宝臣慢步走到办公区门口,双眼极为阴沉的透过玻璃,死死的盯着秦禹背影。

    他此刻怨愤冲天,把这段时间所有的不顺,全都堆加到了秦禹的身上。他觉得自己被处罚,一定是人家搞的鬼,给他下的套,补的刀……

    ……

    当晚。

    枭哥等人裹的跟个粽子一样,重新返回了枫林路救济署小区,拎着简单的行李,迈步走进了8单元。

    这个单元楼,跟之前他们住的二单元是正对着的,中间只隔了一片大空地,以及一座只有三层的供暖锅炉房。

    五个人来到七层,打开左侧房屋铁门,步伐悠哉的走了进去。

    大黄进屋脱掉外套,打着哈欠喊道:“我看会小说就睡觉了,别喊我昂。”

    “艹,一天就捧个那破玩应看,也不知道能看出来啥。”狸子骂了一声,迈步走到阳台,眯眼看向了二单元606:“唉,估计往外租那房子的房东惨了,可能到现在还在警司被问话呢。”

    “他就挣这个钱的,有啥惨的。”枭哥坐在沙发上,翘起二郎腿,眼神明亮的说道:“警司的人扑过一次这里了,就不会再来了,这个房子咱们可以住到过年。”

    狸子关上窗户,转身走回来说道:“嗯,这个房子咱是比对面的那个租的还早,房东人在奉北干活,我找的人也稳当,没事儿的。”

    “谁在那头盯着呢?”枭哥回头问。

    “明仔。”狸子大咧咧的回应着。

    “还剩最后一个活儿。”枭哥掏出烟盒说道:“这几天干完,咱就可以休息一段了。”

    “嗯,一会我去替明仔盯梢。”狸子弯腰从袋子里拿起一罐啤酒说道:“我感觉对面快去了。”

    “不用盯梢的,今晚都早点睡。”枭哥将装枪的袋子放到茶几桌上招呼道:“自己的东西,自己检查好。”

    剩下的两个新面孔走过来,安静的拿起S枪和弹Y,坐在沙发上检查了起来。

    ……

    松江北,某生活村内。

    大君坐在破旧的木板床上,吃着冰凉的面包,喝着冷水骂道:“妈的,耀哥没了不说,我特么的还得跑路,这上哪儿说理去。”

    小苗脸色铁青的看着他,语气充满埋怨的怼道:“我都跟你说了一万遍了,那帮雷子不好惹,你非不听。因为八万块钱,现在把事儿搞的这么大,你怎么收场?”

    大君扫了他一眼,没有吭声。

    “我干什么了?我都要把钱退给那帮雷子了,最后却混的还是要跟你跑路。”小苗十分不甘:“我就是贱,当初非要帮你牵线搭桥。”

    “你不也是想挣钱吗,现在哔哔这些有啥用?”大君脸色不太好看的骂道。

    “算了,我懒得跟你争。”小苗一脸丧气的说道:“反正我觉得松江是待不了了,实在不行,我上待规划区朋友那里躲一段。”

    “至于吗?”大君不以为然:“虽然警司那边肯定会调查事情起因,但耀哥他爸肯定不会让贩枪的事儿漏了。所以我觉得咱俩藏一段时间,事儿就能平。”

    “你脑子咋长的?”小苗无语的骂道:“耀哥是因为谁死的?那是因为你,懂吗?我告诉你警司那边,一旦查出来事情起因,知道双方是因为贩枪干起来的,那吴文胜第一个就得收拾你,让你永远闭嘴,懂吗?”

    大君听到这话愣住。

    ……

    警司内。

    刘宝臣因为接到了严重的处罚,心里只能求尽快破了吴耀被杀案,好让袁克和吴文胜都乐呵乐呵,以此弥补自己的损失。所以他今晚没回家,一直在办公室加班看606房间内采集的线索。

    深夜十点多钟,刘宝臣吃着食堂准备的夜宵,伸手拿起了一个证物袋,眯眼瞧着里面的几张小卡片问道:“这是啥?”

    “这是在次卧里翻到的。”旁边的警员轻声回应道:“是几家黑博彩公司的联系方式,可以在网上下注,也可以打电话下注。什么赌马,赌彩啥的都有。”

    刘宝臣吃着东西,双眼盯着小卡片,眉头紧锁。

    ……

    第二日,下午。

    枭哥正躺在床上看手机的时候,电话铃声突然响了起来。

    “喂?”

    “……他的车往目的地开去了。”狸子的声音响起。

    枭哥一愣,猛然坐起喊道:“都别睡了,穿上干活的衣服,马上准备走。”

    数秒过后,里屋众人持枪就走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