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表坚强,内心彷徨

深夜,警署医院内。

    秦禹在外科诊室刚处理了肋部的刀伤,朱伟就带人匆匆赶来。

    “你怎么样?”朱伟站在诊室门口问了一句。

    “没啥大事儿,刮伤,不用缝合。”警署的医生跟众人都很熟悉,笑着嘱咐了一句:“别沾水,别剧烈运动抻到伤口。”

    “好勒,谢谢你哈。”秦禹客气的回应着。

    “没事儿。”

    “走吧,出去说。”秦禹披着衣服站起身,冲着朱伟等人招呼了一句。

    ……

    十几分钟后。

    林念蕾和她的闺蜜小米,坐在走廊内的长椅上等待,而秦禹则是和朱伟进了楼梯间交谈。

    “我们赶到的时候,对面的人刚跑,就TM差一步,我就给他们全堵住了。”朱伟有些丧气的骂道:“点儿太背了。”

    秦禹搓着手掌上干涸的血渍,低头问道:“俩全没了?”

    “嗯。”朱伟点头:“一人身上挨了七八刀,还特么被补枪了。”

    “尸体呢?”

    “拉到警署太平间了。”朱伟叹息一声:“唉,就点寸,我要早去几分钟,就没这么多事儿了。这俩人是证据链内非常关键的一环,现在挂了,咱们要想直接搞吴家,那还是缺点力度。”

    “老吴反应过来了。”秦禹抬起头回道:“他现在也意识到,吴耀被人干死,可能原因也没那么简单。”

    “咱也被人当枪了?”朱伟问。

    “对,一定有大人物想搞吴文胜。”秦禹扭头透过玻璃看向走廊,轻声叙述道:“媒体现在也掺和进来了,念蕾本来是负责这案子的新闻报道,可刚才回家的时候,也被对面故意吓唬了。”

    “到底是谁想动吴家啊,连用网播台补刀都想到了?”朱伟很不解。

    “咱们这个段位,现在肯定看不清楚到底是谁在整事儿。”秦禹斟酌半晌说道:“先别着急了,既然是有人想摆弄吴文胜他们,那咱就先眯着,看看事态发展。”

    “这俩尸体怎么处理?报告怎么写?”

    “正常写啊。”秦禹轻声应道:“按照线索追捕,但晚了一步,人就被灭口了。”

    “好,我知道了。”朱伟点头。

    “走吧,先出去。”秦禹拽开门,率先走出楼梯间。

    长椅上,林念蕾已经在卫生间将脸和头发上的血迹洗干净,整个人看着有些走神,似乎还在为刚才的事儿后怕。

    “缓过来点没啊?”秦禹走过去问。

    林念蕾回过神,立马站起身问道:“你没事儿吧?”

    “还好,刮开的伤口不大,也没缝合。”秦禹低头看了一眼手表:“你没事儿了,我就先回去了,警司那边还有事儿。”

    “好吧。”林念蕾点头。

    “回去泡个热水澡,再喝点酒,倒头睡个好觉,就啥都缓过来了。”秦禹看着有点蔫的林憨憨,轻声宽慰道:“另外,今晚晚上的事儿,你也要跟领导说一下。他既然想让你拿功劳,那就得能照顾好你啊,不然……你不就是被推到前台的枪吗?”

    林念蕾一怔:“我明白了。”

    “明白就行,我先走了。”秦禹扔下一句,转身就要离开。

    林念蕾看着他的背影,突然喊了一句:“小禹!”

    “啊?”

    “谢谢哈!”林念蕾很认真的说。

    “天天就整些虚头巴脑的。”秦禹一笑,右眼冲着林念蕾眨了眨:“真想谢,你来点实在的。”

    林念蕾一愣,秦禹就和朱伟转弯奔着电梯走去。

    “他绝逼想睡你。”小米从后面走过来,非常认真的说了一句。

    林念蕾呆呆的看着她:“你怎么一天天的就研究这点破事儿。”

    ……

    大皇宫顶层。

    袁克站在窗前,背手看着外面的夜色,内心想法复杂。

    他不是一个愚蠢到家的人,从他得知严康突然被杀后,就已经意识到,松江一定有大人物想暗中搞倒吴文胜。那么如果他和老吴死绑在一块,就意味着可能要共同面对幕后出招的人。

    为了打开江南区的局面,让自己公司的货顺利流入这里,就要与吴文胜共进退,这值得吗?

    袁克其实心里是很犹豫的。他一方面需要快速搞出功绩,弄出大好局面,让公司的人对他彻底信服;一方面又怕吴文胜在这次事件里坚持不住,最后闹得自己也跟着倒霉。

    怎么取舍,袁克是有些为难的。所以他在这个关头突然想起了他大哥袁华,并且内心有些伤感。

    袁华或许不是一个合格的公司掌舵人,可他在的时候,袁克却从来没有感觉自己这么累过。外面不管掀起多大风浪,他都只需要在警司内安稳一待,剩下的事儿就全由袁华处理了。

    他活着的时候,袁克心里总觉得他做事儿老套,办法单一,有时候也太过意气用事。可他真没了之后,袁克却突然意识到,或许自己曾经也错了,因为一把的位置,你看着是一回事儿,等坐上就是另外一回事儿了。

    袁克背手叹息一声,回头看向办公桌上,袁华与他自己的合影,内心酸楚,眼圈通红。

    “咚咚!”

    就在袁克望着相片出神的时候,门外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进!”

    袁克低头迅速擦了擦眼角,再抬头时,脸上表情已经变得淡然。

    萧九闻声推门进来,笑着说道:“做完了。”

    “辛苦了,九哥。”袁克拍了拍萧九肩膀。

    “呵呵,老板千万别跟高层太客气。”萧九一语双关的回应着。

    “我不是跟高层客气,是跟九哥。”袁克稳稳的回了一句。

    萧九一笑,迈步走到饮水机旁边接了杯水:“一会去见吴文胜吗?”

    “刚才我就要去,但刘宝臣给我打电话,说有很重要的情况要说,我在等他。”袁克坐在沙发上回了一句。

    话音落,敲门声再次响起。

    “进。”袁克再次喊道。

    刘宝臣闻声后,推门进入,笑着说了一句:“九儿也在呢?”

    “嗯。”萧九端着水杯,冲着刘宝臣点了点头。

    “有啥急事儿要说啊?”袁克问了一句。

    刘宝臣斟酌半晌,弯腰坐在袁克对面:“这个事儿,现在什么最关键?”

    “那还用问?”萧九抢先回应道:“啥都不重要,就找到那几个雷子,弄清楚到底是谁在背后出招重要。”

    刘宝臣听到这话一笑:“小克,我也许能找到这几个雷子。”

    袁克闻声怔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