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黑暗(加更3)

办公室内,李司依旧不在。

    董司面无表情的看着秦禹问道:“为啥敲门?”

    “扯淡,太扯淡了!”秦禹瞪着牛眼吼道:“凭什么给他保释,凭什么?!”

    “不是我们决定的,是检方和警署都同意了。”

    “玩我是吗?”秦禹指着自己的脸颊吼道:“当初要办不了他,那你们明说啊?我们磕了这么长时间,把案子坐实了之后,你却给他保释了,这是什么意思?”

    董副司长沉默。

    “太荒唐了。”秦禹确实很憋屈,有些控制不住情绪的质问道:“我明白了,是不是从最一开始,你们就知道办不了他,但之所以还让我抓他,就是想给吴文胜提个醒,告诉他离袁克远点?!”

    董副司长依旧没有回话。

    “是不是,老李是不是这么想的?”秦禹再次质问。

    董副司长皱眉看着秦禹,沉默半晌后说道:“你知道区警司直接驳回警署的建议,在松江一共发生过几回吗?”

    秦禹闻声愣住。

    “就这一回。”董副司长竖起一根手指,话语简短的说道:“我们能做的都做了,但是社会环境给出这种结果,谁TM也没办法,你明白吗?”

    秦禹攥着拳头无言。

    “你可以生气就辞职,我也可以去骂一顿帮吴耀运作的人,可是……你能改变结果吗?能吗?!”董副司长又问。

    话音落,室内一片安静。

    半晌过后,办公室的房门被拽开,朱伟急迫的冲着秦禹喊道:“他签了保释,准备走了,童叔也来了,情绪很激动……。”

    秦禹看了董副司长一眼,顿时迈步离去。

    ……

    十几分钟后,楼下。

    四台崭新的汽车停在路边,七八个人站在雪地中正抽着烟,轻声交谈。

    吴耀在前厅签完保释书后,没有马上离去,而是站在门口点了根烟。

    “他杀了人了,你们就这么放他走吗?啊?!”童叔站在大厅内,歇斯底里的吼着:“你们穿着这身衣服,都干了什么啊,啊?!”

    喊声久久回荡,看热闹的人,以及那几名新来的警员,全部沉默的望着他。

    秦禹和朱伟等人冲了出来,怔怔的看向了童叔。

    吴耀站在门口回头,笑着喊道:“还有招吗?没招我可走了。”

    “我TM跟你拼了!”童叔疯了一样的冲过了过去。

    “童叔。”

    秦禹喊了一声,立马迈步追了过去。

    门口处霎时间一片混乱,律师等人保护着吴耀,让他率先下了台阶。

    秦禹在门口拉住了童叔:“爷们,别动手,先别动手……。”

    台阶下方,吴耀推开律师,歪脖看着秦禹问道:“打我,拿电棍捅我,很想让我死,是吗?”

    秦禹咬牙愣在原地,一言不发。

    “我弄死你!”

    童叔一把推开秦禹,直愣愣的冲下台阶,伸手就要拉扯吴耀。

    “呼啦啦!”

    汽车旁边的人迈步上前,没有动手,只是合力推开了要殴打吴耀的童叔。

    “耀哥,你爸让你先回去。”旁边的小伙劝了一句。

    吴耀吸着烟,歪脖看着秦禹:“喜欢破案是吗,啊?!”

    “CNM,你要滚就滚,”朱伟瞪着眼珠子吼道:“以后咱们有的是机会。”

    “呵呵。”

    吴耀咧嘴一笑:“对,有的是机会。行行,我们走了。”

    说完,一群人迈步就冲着汽车走去。

    童叔满眼绝望的看着吴耀背影,一下瘫坐在路边的雪地中:“……这JB社会……活着还有啥意思。”

    “翁!”

    话音刚落,街道上突然发起一阵澎湃的马达声,一辆改装过的越野车,像发疯的猛牛一般,斜着就冲向了马路牙子。

    “童……!”

    秦禹愣了一下,张嘴就要喊话。

    “嘭!”

    突兀间,一声闷响泛起,坐在雪地上的童叔被撞的瞬间飞起,咣当一声栽倒在了进正门的台阶旁边。

    “刹车失灵了,让开!”

    车内有喊声传出,汽车冲上马路牙子依旧没停,车头直愣愣的冲着童叔再次撞去。

    “嘭,嘎嘣!”

    二次撞击的声音响起,童叔整个人夹在车头与台阶中央,目光呆愣,满身是血。

    门口处,起码不下三四十人,看到这个景象后,全部懵了。

    安静,落针可闻的安静。

    台阶另外一侧的路边,吴耀摸着鼻子坐在车内,摊开手掌冲秦禹喊道:“你不喜欢破案吗?你看,这又来案子了,你快查查啊!查完了,你给我来个电话,老子给你做一面锦旗。”

    众人看向车内的吴耀,目光呆滞,表情愕然。

    “走。”

    吴耀脸上泛着病态的笑容,双眼盯着秦禹,缓缓关上了车门。

    台阶旁边。

    汽车车门弹开,一个小伙举手蹲在地上,浑身颤抖的喊道:“我不是故意的……真不是故意的……车是我偷来的,我开猛了,刹车管失灵了,地太滑了,我真的控制不住……。”

    秦禹木然扭头看向小伙,心中已经没有了任何愤怒,有的只是懵。

    他搞不懂,想不通,为什么规则相对健全的九区,有的时候却要比连政F都不具备的待规划区更没有规则……

    童叔被车和台阶夹着,坐在那里,瞪着眼睛,宛若雕塑一般带着愤怒离开了这个世界。

    ……

    一个小时后。

    吴文胜连续打折了两根皮带后,才指着满脸是血且跪在地上的吴耀说道:“你知道,为了你这点破事儿,我花了多少钱吗?!”

    吴耀被打的意识模糊,跪在地上也不敢吭声。

    “他家里还有啥呢,还有没有能力继续告你了?”吴文胜喘息着又问。

    “……还有一个孩子,一个……个老太太。”吴耀结巴着回应道。

    “他妈的,你给我脑子灵光点,观察一下那个老太太。她要再继续闹,你会很麻烦,明白吗?”吴文胜一脚踹在吴耀的脸上:“以后我不会再惯着你了,你要还不行,老子就拿你当废物养。”

    说完,吴文胜转身上楼。

    ……

    深夜。

    秦禹呆愣愣的坐在办公室内,看着天花板,满脑子都是童叔的话,以及他被车撞死的情景。

    心中有一股怒火在燃烧,他攥了攥拳头,低头拿起电话,给齐麟发了一条信息。

    ……

    与此同时。

    吴耀在医院清洗过伤口,脸上缠着纱布,正准备安排人去童叔家里的时候,手机却率先响起。

    “喂?”

    “大君是你兄弟吧?他欠了我一些钱,也没法还……你看你管不管啊?要是不管的话,我就该怎么办怎么办了。”枭哥的声音响起。

    连续几天遭受殴打的吴耀,听着对方的话愣了半天:“你说什么?你管我要钱啊?!”

    “大君说你能管他啊!”枭哥点头。

    “呵呵,行,行,我能管。那你说个地方吧,我给你送钱去。”

    “我在江南垃圾场。”枭哥扔下一句,直接挂断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