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案件,两个方向

当晚。

    四队收队后,秦禹第一时间拨通了李司的手机。

    “喂?”

    “睡了吗,李叔?”

    “没,你说。”

    “晚上警司接到举报,说江南垃圾场的杀人犯在枫林路的救济署小区。”秦禹话语简短的叙述道:“刘宝臣带我们过去了,人没堵到,但在屋里找到了一部手机,还有一个账本。”

    “嗯,你说,我听着呢。”李司点头回应道。

    “手机我们还没看,但账本上清晰的记载了那个主要人物大君,欠了这帮枪贩子的货款,而且还提到了吴耀。”秦禹笑着问道:“这可以从侧面印证,吴耀很可能也在参与贩枪行当。”

    “你啥意思?”李司问。

    秦禹斟酌半晌应道:“叔,袁克和吴文胜明显是要穿一条裤子了,不然他不会帮忙让刘宝臣查这个事儿。所以我想问问你,咱用不用追追这条线?”

    “光凭账本上提了吴耀一嘴,这算啥证据?”李司皱眉应道:“力度不够,你搞不到吴文胜身上。”

    “现在肯定是搞不到吴文胜身上,但咱要认真查查呢?”秦禹思路活跃的说道:“如果吴耀被杀的事儿,往其他方向发酵,那咱即使扳不倒谁,肯定也能让老吴哆嗦哆嗦。”

    “人家儿子都死了,你还这样整,是不是有点残忍啊?”李司话语调侃的问道。

    “吴耀死那是活该,是老天爷睁眼的结果。”秦禹一针见血的说道:“而老吴和袁克走的太近,咱们以后是肯定会难受。与其等对方找事儿,还不如先还手。”

    李司闻声斟酌半晌,话语简洁的吩咐道:“如果你觉得有机会,那就追一追。但要感觉事儿不对,就立马撤出来,总之脑子要灵活点,明白吗?”

    “知道了。”秦禹点头。

    “嗯,就这样。”

    话音落,二人结束了通话。

    朱伟坐在车内,扭头看着秦禹问道:“咱老大咋说?”

    “老李贴上毛比猴都精,我都能看出来的机会,他能看不出来吗?”秦禹笑着应道:“他默认了,准许咱们往下查一查。”

    朱伟眨巴眨巴眼睛:“方向呢?”

    “找找那个本子上写的小苗。”秦禹斟酌半晌说道:“他不是和大君一块拿的这批货吗。”

    “我估计这小子肯定跑了。”

    “……侧面打听呗。”秦禹轻声吩咐道:“哦,对了,室内翻出来的那部手机在证物袋里,你回去马上要看一下,不然的话,刘宝臣说不定得帮吴家擦屁股。”

    “那他不敢。”朱伟笑着回道:“小泰G都给那个手机拍照了,他要故意弄丢了,那我就跟督察举报他。”

    ……

    第二日一早。

    袁克拨通了吴文胜的电话。

    “喂?小袁。”

    “叔,有个事儿,我得给你提个醒。”袁克皱眉说道:“昨晚刘宝臣追到了那几个杀人犯的线索,也带队过去抓人了,可那帮雷子很警觉,只差一步就跑了。”

    “嗯,我听说了。”吴文胜点头。

    “案子势头是好的,但有个小细节很烦人。”袁克低头叙述道:“专案组这边在屋内翻到了一个账本,是雷子走得急,无意留下的。上面写了大君欠他的账目,还TM特意提了一嘴小耀。”

    吴文胜听到这话愣住。

    “昨晚抓人的队伍里,有那个秦禹。”袁克轻声提醒道:“他也看见这个账本了。”

    吴文胜闻声皱起了眉头。

    “这个账本肯定不算是啥证据,可它会给秦禹那边一个方向。”袁克继续说道:“你也清楚,他挺针对咱们这边的,所以最近一段时间,小耀以前干的买卖,肯定是要停的。不然让秦禹抓住尾巴,他身后的老李一定会搞事儿。”

    “刘宝臣一个正职,他连一个秦禹都摆弄不了吗?”吴文胜声音清冷。

    “叔,黑街警司的情况比其他区要复杂。”袁克也很无奈的解释道:“秦禹背后的人是老李,所以别说刘宝臣了,就是文永刚现在拿他也没啥办法。”

    “好,小耀公司那边我会打招呼的。”吴文胜点头。

    “嗯,你放心吧,刘宝臣这边进展挺快的,昨晚就差一步,就堵到这几个人了。”

    “小克啊,你在这事儿上费心了。”吴文胜沉默半晌应道:“患难见真情,小耀这一没,不光你那边在用劲儿,有不少朋友也都在帮我。你放心,人情都在我心里,等这事儿彻底结束了,咱爷俩好好坐下谈谈。”

    “叔,你说这个就见外了。”袁克其实听到对方的话,已经满眼兴奋了。

    “你的心意我明白。”吴文胜叹息一声:“唉,先让我缓缓,咱们再细谈。”

    “没事儿,你该忙忙你的。”

    “嗯,就这样。”

    说到这里,二人就结束了通话。

    江南吴家大厅内,吴文胜坐在沙发上,沉默许久后说道:“你告诉老翟,明天出完殡,我去找他。”

    “知道了。”侄儿点头。

    ……

    江州。

    可可背着小手,领着齐麟和老猫走在灯光明亮的仓库内,笑眯眯的说道:“这些货,都是给松江准备的。”

    “量不少啊!”齐麟抬头看着一箱箱码的整齐的货物:“老猫,你说这些货都出了,咱能赚多少?”

    “分到咱们手里,起码有三十万。”老猫这回没有吹牛B,反而相对保守的估算到。

    齐麟看着这些货,双眼兴奋且执拗的笑着说道:“这钱一到,我就把老妈送到江州医院,再给小妹找个盲人老师。”

    “赚钱吧,”可可闻声回头:“赚了钱什么都有。”

    “我最烦你们这帮拜金女。”老猫斜眼调侃道:“我就不觉得钱多了,什么都能办到。”

    “那你说,就现在这个年头有什么是钱办不到的?”可可不服气的磨牙问道。

    “……我想娶你,钱能办到吗?”老猫直接生整。

    可可愣了半天:“你特么赢了,你说得对。”

    齐麟伸手打开了一个货箱子,低头看着里面的药物:“你和老二这几天一到松江,把网重新拉起来,我就亲自送这批货过去。”

    “好。”老猫点头:“晚上我打电话通知一下小禹,明后天就跟老二赶回去。”

    “嗯。”齐麟点头。

    ……

    松江黑街警司内。

    文永刚拿着电话冲刘宝臣说道:“你的那个受贿处分下来了,来我办公室吧。”

    十五分钟后,刘宝臣站在副司长办公室内,拿着处分通知书,眼珠子瞪的溜圆吼道:“他妈的,凭什么?就一万块钱的事儿,还至于全警署通报批评吗?两年内不准参加任何评选?CNM的,这还不如直接扒我衣服呢!狗日的,这肯定又是秦禹找人整的事儿,肯定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