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差一步

市区,十字路口。

    林念蕾浑身是血的被人扯着手臂拽下车,俏脸极为愤怒的吼道:“你们特么的还有没有王法了?”

    “王法?九区外,几百万公里的无人区,你告诉我哪里有王法?”蒙面青年伸手扯着林念蕾的胳膊,抬起手臂吼道:“你给我长点记性,这次我是泼你血,但下次老子就亲自放你血……全身都是肿瘤的人你见过吗?老子能找一百个轮……。”

    “啪!”

    青年的话还没等说完,五根宛若钢钳一般的手指就抓在了他头发上。

    “艹!”青年惊呼一声,立马扭头。

    秦禹穿着便装,右手扯着他的头发,全身用力向前迈了一步,右臂往前一送,小伙的脑袋嘭的一声就撞在了车门上。

    “干他。”

    另外三人反应过来,一人手持军用铁铲,用锋利的锹刃,奔着秦禹的脑袋就砍了下去。

    “嘭!”

    秦禹原地半转身,左脚撑地,右脚带着破风声横扫。

    闷响泛起,小伙被右脚踢的倒退两步,脚下一滑,咕咚一声就坐在了地面上。

    秦禹右手抓着蒙面青年的头发,再次将他脑袋撞在了碎裂的车窗上,刃口锋利的玻璃碴子,瞬间将他扎的面目全非,鲜血横流。

    “嘭,嘭!”

    对方剩下两人拔刀向前猛捅,秦禹转身闪躲,但无奈整个人的行动空间有限,右侧肋部的衣服被划开,鲜血泚的一下喷了出来。

    “捅死他。”

    “捅他。”

    “……!”

    “亢!”

    对方在呼喊之时,枪响。

    秦禹手持警用配枪,目光凶悍的指着对方四人:“来啊,来,再比划比划。”

    地上的二人愣住,另外两个持刀的小伙也后退了几步。

    秦禹扭头扫了一眼四周,伸手推了一下林念蕾的肩膀:“带你朋友先走。”

    林念蕾回过神来,转身扯着刚下车的小米掉头就跑。

    “把刀扔了,扔了!”秦禹用枪指着对方吼道。

    四人目光阴狠的盯着秦禹,不但没有退,反而蠢蠢欲动的要往上冲。

    “亢亢!”

    秦禹横甩两枪,击中了两名手持军C的小伙腿部:“我让你放下刀!”

    喊声久久回荡,四人相互对视一眼,立马扔掉了凶器。

    “把头扭过去。”秦禹慢慢后退。

    四人照做。

    秦禹缓步撤退到十几米远的距离后,才转身猛跑。而对方领头的小伙却猛然回头,扯脖子吼道:“过来,有人接那个小娘们。”

    连续呼喊数声后,岔路口再次开来了两台车,速度极快的碾压着积雪,疯狂奔着秦禹追去。

    “亢亢亢!”

    秦禹回头打了数枪后,步伐利落的钻进旁边的胡同内,从后面追上林念蕾骂道:“是不是傻,跑直线啊?你倒是拐着弯跑啊?!”

    林念蕾闻声回头,秦禹抓着她的手腕,冲着小米喊道:“往左边跑。”

    “你有枪,你怕他们?”小米费解的回应道。

    “蠢货,他们不是一车人,看不出来啊?!”秦禹怼了一句,扯着林念蕾就钻进了左侧的胡同。

    三人一路狂奔上百米,连续拐了几个弯后,才停住了脚步。

    林念蕾面色苍白的看着秦禹,喘息着说道:“你……你没事儿吧?”

    “他妈的,你是不是彪?”秦禹暴跳如雷的骂道:“有人要搞你,为啥不直接说,我以为你在扯淡。”

    “我又不确定他们真的会找我,你凶什么?”

    “……你就是智力有问题。”秦禹白了林念蕾一眼,低头摸着自己伤口骂道:“艹,差点扎我腰子上。”

    “你不说自己没时间,不来吗?”林念蕾问。

    “蠢货!你跟我说得罪人了,我是想到新闻案子的问题,才怕你出事儿,临时赶过来的。”秦禹瞪着眼珠子回道:“幸亏我拿配枪了,不然老子就凉了。”

    林念蕾看着挂彩了的秦禹,斟酌半晌后,立马走过去说道:“先,先去医院吧。”

    “我给警司的人打电话了,再等会,看他们还追不追。”秦禹捂着伤口,语气有点急迫的冲林念蕾骂道:“松江没人认识你,更不知道你家里都有啥样的人。你瞎整,给人家惹急眼了,那真是会出事儿的。”

    林念蕾听着秦禹的咒骂,竟然没有顶嘴,反而双眸有些异样情绪的回应道:“我……我也没想到会这么复杂,更没想到……他们敢这样。”

    “要不是松下的案子让你漏了,你以为他们就只会泼你一点死人……?”秦禹说到这里,突然停顿了下来。

    “什么,你说他们泼我什么?”林念蕾皱眉问。

    秦禹扫了一眼林念蕾,低头回应道:“我说,如果不是松下的案子让你漏了一点背景,那他们泼的就不会是死动物的血了。”

    ……

    市郊生活村。

    朱伟坐在车里,听着远处传来的枪声吼道:“快,往枪响的那一侧开。”

    司机闻声猛踩油门,汽车摇摇晃晃的行驶在冰雪路面上,迅速推进。

    两分钟后,前方道路尽头,朱伟见到有人影快速从路面跑过后,立马摆手喊道:“停车。”

    三台车缓缓停滞,朱伟穿着防弹背心,推门跳了下去,立马吼道:“右边有人,注意安全,往前推进。”

    十几个人闻声列成两队,弯着腰向前行进。

    五十米后。

    朱伟抬头向前望去,见到路右侧的雪地上躺着两个人影。

    “有血。”丁国珍提醒了一句。

    朱伟短暂一愣,立马迈步向前冲去。

    雪地上,大君和小苗,一人身中六七刀,脸色紫青,眼珠子瞪的溜圆的躺在那儿,一动不动。

    朱伟稍稍迟疑一下,迈步走过去,伸手试了试二人的鼻息,随即十分丧气的转身骂道:“最多就差五分钟!”

    “死……死了?”付小豪走过来,目瞪口呆的说道。

    丁国珍在后面,见到大君和小苗腹部全部被捅开,内脏外流,顿时脸色煞白的扭过头,一阵狂呕。

    “滴玲玲!”

    寂静的黑夜中,有电话铃声响起。

    朱伟一愣,转身顺着铃声方向走了过去,最终在大君身旁发现了一部手机。

    “……!”朱伟稍稍犹豫了一下后,接起了电话,但却没有率先吭声。

    “呵呵。”电话内,有男子的笑声传了过来。

    朱伟依旧没有回话。

    “告诉你背后的人,想玩是吗?那游戏这就开始了。”

    话音落,电话被挂断,萧九带人横穿了大野地,从侧面小路上车,扬长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