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刚走的现场

606房间门口处,秦禹听到丁国珍的喊声,第一时间就将枪口对准了厨房位置。

    “别动!”

    “举手!”

    “放下枪!”

    “……”

    朱伟穿着厚厚的钢板防爆衣,第一时间冲向厨房,而小泰G等人也是持枪吼着,随时准备搂火。

    “别动。”就在这时,秦禹喊了一声。

    昏暗的厨房门口,一个披着风衣的人形衣架,右假臂向前扬起,非常僵硬的戳在那儿,看着还真像手持武器的活人。

    “艹,瞎TM喊什么。”朱伟向前冲了两步后,就也发现厨房门口旁边站着的是个衣架,所以骂了一句后,立马就退了回来。

    丁国珍很紧张的端着枪,额头冒汗,语气结巴的回应道:“不,不好意思,我看错了。”

    “散!”

    秦禹摆手喊道。

    众人闻声持枪进入,三人成一个小组,立马向客厅四周的小房间散去。

    一阵踹门声在屋内响起,各方位传来报告。

    “主卧亮灯,无人。”

    “厨房无人。”

    “卫生间无人。”

    “次卧无人。”

    “……!”

    喊声接连响起后,秦禹才缓缓松了口气,放下了枪。

    对讲频道内,刘宝臣的声音不停响起:“秦禹,屋内情况怎么样?你马上回答!秦禹,你听的到吗?你马上……!”

    秦禹闻声不耐的拿起对讲麦克,站在门口处说道:“喊啥,屋里没人。”

    ……

    十几分钟后。

    刘宝臣意气风发的领着十几个人冲上来,浑身全副武装,狠的不行的问道:“人呢,一个人都没看见吗?”

    秦禹扭头扫了他一眼,摘下凯夫拉头盔应道:“有人还能让你这么进来啊?”

    刘宝臣瞪了秦禹一眼,大步流星的走进室内,皱眉扫了一眼四周说道:“碰到报假案的了?”

    秦禹懒得回他,皱眉就在屋内检查了起来。

    主卧门口,朱伟脱下厚厚的防爆胸甲,面无表情的说道:“主卧里的被褥凌乱,手机充电器还插在插座上,床头柜上有袜子,腰带,床下有一条深色男士马裤……。”

    刘宝臣虽然业务能力一般,可也不是纯粹的酒囊饭袋,不然也爬不到这个位置,所以一听这话立即吩咐道:“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兴许没人报假案,可能是嫌犯刚走,马上搜查一下屋内。”

    客厅内,秦禹站在厨房门口,看着里面的环境。

    厨台上有电水壶,电线也处于插着的状态,水壶旁边还有刚拆开的桶装方便面,以及脏兮兮的家用筷子。

    秦禹收回目光,转身又看向客厅,网播电视开着,灯也开着,茶几桌上摆放着凌乱的茶杯,还有电子烟。

    “看啥呢?”朱伟走过来问了一句。

    秦禹斟酌半晌回应道:“屋里啥都没收拾,人好像刚跑掉的一样。”

    “同感。”朱伟点头应道:“按理说这突然被举报,嫌犯应该是没准备的。而且咱们队到场的时候,也是在小区外面集合的,嫌犯肯定发现不了。可他们又是怎么突然警觉了……连屋里都没收拾,就跑了?”

    秦禹扫了朱伟一眼,思考许久后说道:“我特么也闹不懂。”

    客厅内,刘宝臣冲着厕所方向喊道:“里面检查了吗?”

    丁国珍走出来应道:“检查完了。”

    “里面都有啥?”刘宝臣问。

    “……有五套洗漱用具,以及刮胡刀等男士用品。哦,马桶里还有一泡屎,没冲掉。”丁国珍非常详细的报告着。

    刘宝臣一听这话,立马摆手:“去,新来的去门口站着,别添乱,看老人是怎么排查现场的。”

    厨房门口处,秦禹冲着朱伟,小泰G俩人招呼道:“走,去卧室看看。”

    二人点头,迈步跟着秦禹就进了主卧,并且戴上了一次性手套,检查起了屋内陈设。

    房间能有二十多平,家具也很简单,只有一张床,一个床头柜,两个立柜,一个衣架。

    秦禹迈步走到床边,低头扫了一眼床头柜,用带着手套的手掌拽开了抽屉。

    抽屉内,有几双男士的新袜子,两盒老牌烤烟,以及一部关闭着的手机。

    秦禹伸手将烟拿出来,回头扔给朱伟说道:“留着抽。”

    “呵呵,行。”朱伟龇牙点了点头。

    “电话?!”

    秦禹嘀咕了一声后,将抽屉内的手机拿出,斟酌半晌喊道:“把证物袋拿过来。”

    喊完,秦禹转身刚想走,却突然把目光聚焦在了床上的枕头下面。

    稍稍停顿一下,秦禹伸手拿开枕头,发现下面压着一个很小的本子。

    “啥啊?”小泰G走过来问道。

    秦禹拿起本子,低头打开扫视了几眼。

    黑街:小冯?M系四支,弹量3000  欠款16000,已清。

    黑街:伊沃比,柯尔特02系式S枪15支,弹量4500,欠款31000,已清。

    ……

    江南:小苗 大君,M系4支,99式松发式十颗,杂牌短响儿20支,弹量3000 后补1500,欠款8万。注:大君老板吴耀,江南地面走货,钱可能被黑,难追。

    “呵呵。”秦禹看到这里,莫名一笑。

    “写的啥啊?”小泰G抻着脖子也看向了小本子。

    “枪贩子写的账单。”秦禹回头:“这上面都明写了,大君和枪贩子就是货款矛盾,他想黑钱,所以枪贩子才给他绑了。估计吴耀去了之后,也想赖账,所以枪贩子一急眼,就给他干死了。”

    “……呵呵,这下好了,主案没破反而给吴耀干的脏事儿翻出来了。”小泰G顿时冷笑着回到。

    “这个只能侧面说明,吴耀也可能参与了贩枪。”秦禹摇头应道:“但构成不了证据,因为枪贩子写的话,公信力不够,也没有其他辅证。”

    “发现什么了?”

    刘宝臣跟闻到味儿的狼狗似的,夹着裤裆就走了进来。

    “来,先拍照,然后给刘队看看。”秦禹立马冲着小泰G吩咐了一句。

    小泰G心领神会,直接拿过了小本子。

    ……

    半小时后。

    袁克拨通了刘宝臣的电话:“人抓住了吗?”

    “没有。”刘宝臣摇头。

    “那个地方是嫌犯住的吗?”袁克又问。

    “应该是,我们发现了一些细节,还有嫌犯用来记账的本子和一部手机……。”

    “找到这么重要的线索了?”袁克有些激动。

    “小克啊,线索是挺重要,但这帮雷子就跟幼儿园没毕业似的。他把大君欠他钱的事儿,都写的很清楚,还侧面提到了吴耀也在江南贩枪……。”刘宝臣很尴尬的叙述着。

    袁克愣了半天:“啊,人你没抓着,反而找到了吴耀的犯罪证据?大哥,你在整TM什么啊?!”

    “我也不知道能翻出来这个啊。”

    “能不能销毁了?”袁克声音急迫的回道:“这东西最好别拿回警司。”

    “不能,因为本子是秦禹发现的。”刘宝臣尴尬到脸色紫红,声音略显疲软的回应道。

    “……我艹尼玛!”袁克崩溃,脑袋嗡嗡响的骂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