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贪财,一念鬼门关

网播台办公大楼。

    林念蕾磨着银牙,低头拿着手机跟秦禹对喷了数条简讯后,才又联系上了自己的闺蜜。

    “喂,蕾蕾?”

    “你下班回家了吗?”林念蕾问。

    “我到点就走了啊。”

    “……那你能不能开车回来接我一下?”林念蕾撒娇着说道:“我好像得罪人了,有点小怕怕。”

    ……

    松江市郊某生活村附近。

    朱伟拿着电话问道:“你搞准了,他俩确实在这儿是吗?”

    “肯定在。”松江三监某看守警员办公室内,一个光头囚犯穿着布鞋,坐在沙发上回道:“我有一个小兄弟,经常去小苗那里玩牌,他们认识很长时间了。我让他打听的消息,是不会错的。”

    “好,我知道了。”朱伟点头:“谢谢你哈。”

    “谢就不用了。”光头龇牙回了一句:“回头你得空了,帮我减减刑期吧,我现在真的是悔过自新了。”

    “再说。”

    “好勒,你忙。”

    朱伟与对方结束通话后,立马冲着小泰G,丁国珍,付小豪等人吩咐道:“马上到了,准备一下。”

    众人闻声后,低头撸动枪栓。

    大约十几分钟后。

    朱伟的汽车停在交叉路口,等来了三队前来支援的兄弟,随即众人一同开车奔着生活村赶去。

    ……

    网播台办公大楼内。

    林念蕾坐在工位上修改了一下新闻文案后,手机就响了起来。

    “喂?”

    “小米,你到了啊?”

    “嗯,我在楼下了。”

    “好,我马上下去。”林念蕾挂断手机,顺手将新闻文案锁在工作柜内,随即拿起外套,关了灯,快步就离开了办公区。

    七八分钟后。

    林念蕾在办公大楼右侧,上了闺蜜的小马力电动汽车。

    “你怎么了?”小米启动汽车,扭头看着林念蕾问道:“你得罪谁了?”

    “唉,别提了。”林念蕾叹息一声,捋着发梢回道:“老娘好不容易接了个独立新闻,就立马有人要花钱贿赂我,想要把新闻暂时压下来。我没答应他……他就拿话点了我几句。”

    “你是不是跟人家态度挺恶劣的啊?”

    “怎么可能?”林念蕾翻着白眼回应道:“就我这素质,这情商,怎么会无缘无故的得罪人?老娘明明是很委婉的拒绝了他,可他好像对这个新闻挺看重的。”

    “怎么拿话点的你啊?”

    “就是话里有点威胁的意思呗。”林念蕾眨着大眼睛,表情还是有点忐忑的说道:“我看他不像是啥好人,挺凶的。”

    “你找我有个毛用啊。”小米狂汗:“他们要真想报复你,那多一个我,无非就是多一个挨揍的。”

    “……那除了你,我也没人可以摇了啊。”

    “你不是和那个警员处的挺好吗?眉来眼去的,你找他啊?那是群众的公仆,更何况他还想泡你,你一句话他不就屁颠屁颠的接你上下班了吗?”小米哪壶不开提哪壶的说道。

    林念蕾一听这话,顿时磨牙骂道:“这个傻缺,拔D无情,我懒得理他。”

    “?”小米一愣,表情非常惊讶的问道:“都到了拔D无情这一步了吗?你也太不矜持了。”

    “滚滚滚,我是比喻,比喻懂吗?”林念蕾脱掉外套,话语清脆的说道:“算了,不说这些事儿了,我们一块去吃点东西吧。”

    “好哇,只要你请客,吃啥都行。”

    “去中心大街,吃点好的吧。”林念蕾想了一下说道:“正好这几天我也不回去了,就去你那儿蹭住了,等四期连载新闻全做完,我就不用躲着他们了。”

    “妈蛋,老子同意你去我家蹭住了吗?”

    “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走吧,走吧。”

    “无耻。”小米啐骂了一声,双手轮着方向盘就要转弯。

    “吱嘎!”

    就在这时,一声急促的刹车声响起,前方岔路出现了一台破旧的汽油皮卡。

    “卧槽!”小米看着前面突然出现的汽车,惊呼着骂了一句,急迫的踩了一脚冷刹车。

    “嘭!”

    一声闷响泛起,小米的车斜着撞在了皮卡的车尾。

    与此同时,皮卡车内跳下来四个蒙面小伙,俩人手持军用铁铲率先冲过来,抡起胳膊就往车窗上砸。

    “嘭,嘭,哗啦!”

    数下后,副驾驶车玻璃碎裂。

    “你们干什么?”林念蕾惊怒的喊着。

    后侧另外两个小伙,一人手里拎着一桶,也不知道从什么活物上抽下来的鲜血,冲着车内就泼了过去。

    “哗啦!”

    林念蕾坐在车内猝不及防,被对方迎面泼了一身腥臭的脏血。

    “愿意说话是吗?来,我让你好好说。”手持军用铲的青年,摆手吼道:“来,把她俩给我拽下来。”

    ……

    松江市郊生活村,小苗在平房内等到了朋友的电话:“喂?是,就我俩。嗯嗯,行,那我现在就往外走。好,一会我给你打电话,就这样。”

    二人交流完毕后,大君才抻着脖子问道:“安排完了?”

    “对,走吧。”

    “好。”大君闻声提起行李,身上穿着厚厚的皮衣,率先推开了客厅房门,迈步走了出去。

    二人快速穿过小院,刚拽开大厅门,就听到左侧传来叮叮当当的金属撞击声。

    大君闻声猛然扭头:“谁?”

    黑暗中,萧九手持着半米长的欧式军C,慢步走过来说道:“惹了事儿,牵连了别人,连句话都没有就跑了,是不是有点不太仗义啊?!”

    大君之前跟吴耀见过萧九,所以顿时愣在原地回道:“九哥,我……我这不刚准备回市区吗?”

    “啊。”

    萧九点头摆手:“来,你过来,我问你点事儿。”

    大君站在原地没动。

    周围,一阵脚步声响起,六七个人无声的包抄了过来。

    大君犹豫半晌后,才迈步走向萧九:“哥,我真刚要回市区,我没想……。”

    “你之前跟那帮枪贩子做生意的事儿,都有谁知道?”萧九直言问道。

    小苗听到这话,伸手从后面想捅大君腰部一下,提醒他过了脑子在回答。但大君这时候已经被唬住了,几乎想也没想的回答道:“就……就只有我和小苗知道。哦,小耀也知道,他默认了这事儿,我才敢黑对方的货……因为对方招呼都没打,就进咱们的地方放货,小耀想给他一个教训。”

    “啊。”

    萧九点了点头,左手突然搂过大君的脖子,右手噗嗤一刀捅在大君的腹部,嘴角挂着微笑说道:“就你俩知道啊,那这事儿简单了。”

    大君一愣,挣扎着就要跑。

    “噗嗤!”

    第二刀,紧随其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