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组突击队

606楼房内。

    枭哥坐在沙发上喝着茶水,话语轻飘的吩咐道:“大黄,你们收拾屋子的时候注意细节。”

    大黄捧着一本小说,看的津津有味的走向厕所:“让狸子先弄,我去拉个屎。”

    “净他妈事儿。”另外一个汉子,站在屋内骂了一声:“你快点的。”

    “知道了。”大黄走进卫生间,关上了门。

    ……

    黑街警司内。

    刘宝臣神色慌乱的冲进接警值班室,语气急促的问道:“电话什么时候接到的?”

    “大约十五分钟前。”值班警员站起身回了一句。

    “地址很详细?”刘宝臣又问。

    “对,十分详细,”警员拿起桌上记录本回道:“都在这上面。”

    刘宝臣接过记录本粗略扫了一眼后,立马冲出值班室喊道:“快,集合队内今晚所有值班人员,五分钟内在后院集合。快,跑步通知。”

    ……

    土渣街上。

    秦禹吃过东西,刚刚眯愣着睡着,兜内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喂?伟哥,”秦禹声音慵懒:“啥事儿啊?”

    “你在土渣街?”

    “废话,不在这儿能在哪儿。”

    “你别蹲了,马上去枫林路救济署公寓吧。”

    “去那儿干啥?”秦禹清醒了几分问道。

    “刘宝臣说自己接到了举报,江南垃圾场的犯罪嫌疑人就在枫林路。”朱伟皱眉回应道:“今晚在警司没走的兄弟,全被叫起来了,让现在就往救济署那边赶。”

    “真的假的啊?”秦禹有些疑惑:“特么的这帮老雷子肯定都猴精猴精的,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就让人举报了?”

    “那谁知道了。”朱伟斜眼骂道:“反正刘宝臣动静搞的挺大,特意去后勤批了自Z步,整的像是他死了妈,马上要去报仇一样。”

    “行,我知道了,马上就往那边走。”

    “快点吧,不然他又该找事儿了。”朱伟低声回应道:“我们在现场见。”

    “好勒。”

    二人说完挂断电话,随即秦禹起身喊道:“妈的,都别睡了,开车走了。”

    原本说好自己很兴奋的丁国珍,迷迷糊糊的擦了擦嘴角的哈喇子问道:“干……干啥去啊?”

    秦禹上去就是一巴掌:“你不说自己很激动吗?艹,睡的比我还香。”

    “……溜号了。”丁国珍挠了挠头。

    “快,开车枫林路。”秦禹指挥了一句。

    “哥,我不知道枫林路在哪儿。”付小豪一脸茫然。

    “来,你下去,我开吧。”秦禹推开车门走了下去。

    ……

    十五分钟后。

    枫林路救济署公寓小区正门处的街道边上,刘宝臣正拿着对讲机喊道:“后门布控了吗?OK,一组再过来两个人,去二单元楼外看看。嫌犯是在606室,你们观察一下,看这个房间是否开灯了。”

    “收到。”

    “收到。”

    “……!”

    对讲机内传来一阵阵回应。

    “吱嘎。”

    秦禹将警用巡逻车停到救济署小区对面的胡同内,随即才披着军大衣,领着两个新来的小兄弟,迈步走到刘宝臣身边。

    “消息准确吗?”秦禹问。

    刘宝臣回头扫了他一眼,面无表情的吩咐道:“你带三组换装备,做第一突击队。”

    秦禹一愣:“我们做突击队?这活儿一般不都是一组干吗?”

    “嫌犯手里的凶器肯定很硬,长枪短枪估计都有。”刘宝臣语气轻飘的解释道:“我们不了解救济署公寓小区的地形,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就租了这一个间房,所以我让一组留在后门,做堵截准备。”

    “啊,你的意思就是,玩命的活儿,我们来干呗。”

    “秦禹,这特么是在抓捕嫌犯,你少跟我阴阳怪气的。”刘宝臣指着地面,瞪着眼珠子吼道:“你能不能干,敢不敢干?如果说不敢,我马上换别人。”

    秦禹冷漠的扫了他一眼,缓缓脱掉军大衣冲着身后喊道:“来,三组的人都给我在装备车旁边集合。刘队对咱们期望很大,咱们不来当突击组,这抓捕都没办法开始。”

    话音落,秦禹带人凑到装备车后面,没用两分钟就换上了钢板防爆衣,防弹衣,以及M464突击B枪,战术手电筒,钢索,霰弹破门枪等装备。

    一群人武装好了之后,对讲频道内也传来了声音:“606的两间房屋灯亮着,窗帘也拉着,初步判断,屋内应该有至少3人往上。”

    刘宝臣斟酌半晌,摆手吼道:“三组走第一队,一组蹲守后门,二组,四组进入楼梯间后准备支援。”

    “走!”

    秦禹招呼一声,上半身弓着前倾,双手持枪,迈着小碎步直奔二单元方向。

    身后,朱伟,小泰G分别带了两队人,也全部弓着腰,右手单手持枪,左手搭在前一名同事肩膀上,迅速推进。

    半分钟后。

    众人来到二单元门口,秦禹抬头看了一眼楼体,顿时脸色严肃的吩咐道:“这次不是闹着玩哈,屋内亮着灯,窗帘也拉着,雷子很大可能在里面。他们一定有强火力,大家注意安全。老人要照顾新人,每小组必须保证有一人,随时可以支援队友。”

    “明白。”

    “明白。”

    “……!”

    众人纷纷点头。

    对讲机内,刘宝臣低声吼道:“秦禹,为什么停了?这么多人在楼下很容易被发现,你马上给我推进去。”

    秦禹闻声直接摘掉耳麦,根本不与刘宝臣直接对话,只很稳的摆手说道:“进!”

    “咣当!”

    单元门开,朱伟穿着钢板防爆衣,带着他那一侧的人,迈步冲进了楼道。

    也就三十秒后。

    众人来到六楼,秦禹站在606室门前,向左看了一眼,见到脏兮兮的楼梯台阶上,摆放着大量的生活垃圾。

    “开。”

    秦禹让开身位,蹲在了房屋右侧。

    手持爆破***的小泰G迈步上前,枪口对准门锁,果断扣动了扳机。

    “亢!”

    枪响,一阵火Y味泛起,门锁位置直接被轰出了一个窟窿。

    “咣当!”

    秦禹伸手拽开房门,迈步就冲进了室内。

    “刷!”

    朱伟抬枪第一时间对准棚灯,与此同时他身后的队友支开了手电筒。

    “屋内有人,有枪,在厨房位置。”

    丁国珍额头冒汗的喊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