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佬都在幕后,小兵都在玩命

咖啡店,小包房内。

    林念蕾看着吴文胜的侄子,伸手拍了拍对方放在旁边椅子上的的单肩包说道:“……我连你姓什么都不知道,怎么敢收你这么贵重的东西?”

    “你不需要知道我叫啥姓啥。”侄子笑着回应道:“你知道是谁领你来的这儿就行。”

    “徐组嘛?”林念蕾一愣:“其实我和她也不熟。”

    吴文胜的侄子听到这话皱了皱眉,没有吭声。

    “这东西太贵重了,我一个刚入职的小记者拿不起。”林念蕾伸手将包往对面推了推,话语委婉的说道:“任务是领导安排的,我只负责完成。所以您要求的佛并不是我,因为我根本决定不了什么。”

    “交朋友嘛,人情不一定非得体现在这次事儿上。”吴文胜的侄子笑着回道:“包里的东西还是你的,真正的佛我也会去求,只是麻烦你先把新闻压在手里,让我有个运作的时间。”

    “这恐怕不行,部门领导已经通知我,这个新闻明天一定要上。”林念蕾一听对方这么说,心里更加肯定自己跟的这个新闻踩到了一些人的尾巴,但她表面上又没必要去得罪对方,所以再次婉拒。

    “上面的人如果催你,你就说负责审核的徐组,觉得有一些地方存在问题,要求重新修改一下。”吴文胜的侄子竖起两根手指:“只拖两天就行。”

    林念蕾本以为自己两次婉拒对方,他就不会再继续说下去了,可事实却并未如此。所以她斟酌再三,只能话语直白的回应道:“这么跟你说吧,如果没有我直系领导的通知,我是不会暂停这个新闻的。”

    吴文胜的侄子听到这话,目光突然变的阴沉。

    林念蕾注意到对方的眼神后,心里是有一些害怕的。因为现如今这个年头,任何尊贵的身份地位,也不见得能拥有最安全的保障。更何况松江知道她真实家境的并不多,那些混在地面上的人,一狠起来是真的会不管不顾的。

    “不好意思,我还有点事儿, 就先走了。”林念蕾拿起自己的外套,转身就向门外走去。

    吴文胜的侄子扭头喊道:“小妹妹,这个年头干新闻工作还是挺难的,因为你只要选择发声,那就一定有人会受到伤害,就一定有人会红眼。”

    “是啊,你说得对。”林念蕾回过头,笑着应道:“可即使环境这样,新老媒体也都还没有死,依然有人愿意说话,替这个社会说话。”

    说完,林念蕾推门离去。

    ……

    五分钟后,徐组回到了包房内。

    “这个小姑娘挺轴的,”侄子吸着烟说道:“我让她拖两天都不肯。”

    “我都说了,你给的这点钱,人家并不一定能看上。”徐组话语平淡的回应着。

    “你能卡她两天吗?”

    “她在单位里有关系。”徐组摇头回应道:“她的案子只要做的没问题,我就很难挑毛病啊。”

    侄子斟酌半晌,低头就拨通了吴文胜的号码。

    “喂?”

    “大伯,负责这个新闻的小姑娘有点轴。”

    “加钱。”

    “我看她的态度不是在钱上,”侄子摇头:“再谈下去,也很难有效果。”

    “上面的人,你去谈了吗?”吴文胜问。

    “不,还没有。”侄子低声回应道:“小徐在我这儿,她告诉我这案子是法制专栏部的老赵亲自点头的,那也就是说,他可能跟幕后的人谈妥了,所以我们得绕开他,找上面更有分量的人。”

    “想找对的人,得需要时间接触?”

    “对,我让小徐在联系。”侄子点头。

    “那就动手吧,让她明白明白咋回事儿。”吴文胜话语清冷的说道:“总之这新闻,暂时一定要压下来。”

    “我问了一下袁克,她有一些……。”

    “现在没别的办法了,稳着点办吧。”吴文胜打断着回应。

    “好,我明白了。”

    “就这样。”

    话音落,二人结束了通话。

    ……

    松江市郊某生活村内。

    小苗步伐焦躁的走在三间平房的客厅内,面色忐忑的说道:“妈的,严康也没了,我怎么感觉这事儿越来越不对劲儿了。”

    “怎么不对劲儿?”大君眨巴着眼睛问道。

    “我也说不好。”小苗猛然转过身,话语直白的回应道:“但我就知道吴耀和他妈的严康,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全让人干死了,这事儿就不对劲。”

    大君听他这么说,面色也忧虑了起来。

    “事儿咱还懵着呢,打听也不见得能打听清楚。”小苗皱眉催促道:“所以我的建议是,咱俩赶紧离开松江,而且短时间内别回来了。”

    “也行,”大君点头:“但我想先回市区……。”

    “回个屁啊,你TM的是不是傻?”小苗急不可耐的骂道:“市里啥情况你清楚吗?万一咱身边的人都被盯上了,你回去不就是找死吗?”

    “那你的意思是?”

    “我联系个朋友,咱马上就准备走。”

    “好吧。”大君斟酌半晌后点头。

    ……

    黑街警司内。

    秦禹正在审着藏枪库里抓来的马仔时,兜内电话响起。

    “喂?”秦禹走出问询室,站在走廊内接通了电话。

    ”喂?我刚从监狱出来,手里有点大君和小苗的线索了。”朱伟声音急促的说道:“我现在带人过去摸。”

    秦禹一愣:“你先别着急,咱还是保险点,我一会让人去支援你。”

    “好,我发你地址。”

    “嗯,就这样。”秦禹扔下一句,立马就赶往了三队办公区。

    ……

    路边。

    秃子站在汽车旁边,皱眉冲着萧九说道:“今天这活儿你不应该接。”

    萧九一愣:“总得有人去啊。”

    “你觉得跟小克死绑在一块是机会吗?”秃子直白问道。

    “呵呵。”萧九一笑:“他能这么快抹平公司里的一些事儿,不就是因为有你力捧吗?”

    “九儿,小袁和老袁不一样。”

    萧九闻声沉默半晌,伸手拽开车门回道:“我就是因为看出了小袁的不一样,所以才愿意这么做的。”

    秃子闻声愣住。

    “你回去吧,完事儿我给你打电话。”萧九关上车门,面无表情的戴上白色绒线手套冲司机说道:“直接过去就行了。”

    “知道了。”司机应了一声,猛踩着油门离去。

    秃子站在路边,双手插兜的看着离去的汽车呢喃道:“唉……怎么老袁一没,所有人都不一样了。”

    ……

    网播台办公大楼内。

    林念蕾坐在马桶上,犹豫了好半天,才选择给秦禹发了一条短信。

    “亲,你能来接我下班吗?太晚了,我一个不太敢回去。”

    过了大概半分钟,秦禹很干脆的回了仨字

    “没时间。”

    林念蕾没想到秦禹拒绝的这么干脆,顿时磨牙骂道:”这个畜生……一转眼就忘了妈妈是怎么帮你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