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雅的吴先生

两台车的车门弹开,秦禹领着六个人持枪冲了下去,直奔土渣街。

    半分钟后。

    某大型棋牌室门口,吴耀叼着烟刚要上车,朱伟就从后面冲上来,一把抓住了他的头发:“别动。”

    “艹。”

    吴耀吃痛的骂了一句,侧脸回头:“干什么?”

    “呼啦啦!”

    秦禹等人一拥而上,将其双臂掰到身后,用肘关节猛砸了吴耀两下后脑。

    吴耀弯着腰,面目狰狞的吼道:“干他妈什么?”

    “警司的,有个案子找你。”秦禹拍着吴耀脑袋:“你配合一下。”

    “找我?你们没搞错吧,你TM知道我是谁吗?”吴耀怒不可歇的吼着。

    “我让你配合一下,你怎么听不懂呢。”秦禹抬起胳膊,闪电般用枪把子猛砸了他脑袋数下后,立马回身吼道:“撤了,快点。”

    短短不到两分钟的功夫,吴耀被薅出土渣街,塞进了警用车内。

    “去法鉴部门,快点。”秦禹上车催促了一句。

    “你们哪个部门的,是不是疯了?”吴耀喘息着看向秦禹:“老子是江南区杰出青年,区议会会员,你们有啥权力抓我?”

    秦禹没有搭理对方,伸手将其裤兜内的两部电话翻出来,直接关机扔进了证物袋。

    “你们到底什么意思?”

    “敢不敢把手机还我,让我打两个电话?”

    “……!”

    吴耀坐在车内,唾沫横飞的接连质问着。

    朱伟被搞烦了,上去就是两拳:“你再哔哔,我把你裤衩塞你嘴里。”

    吴耀被打的脸颊红肿,棱着眼珠子,不再吭声。

    ……

    警署下属的法鉴部门。

    朱伟轻车熟路的找到了一个关系亲密的朋友,话语简洁的说道:“这事儿就麻烦你们加加班了,尽快给我们结果。”

    “人呢?”朋友穿着白大褂问道。

    “走廊里呢。”

    “来,拽进来吧。”朋友摆了摆手。

    数十秒后,吴耀被众人带进室内,秦禹立马吩咐道:“给他衣服扒了。”

    吴耀一愣,再次暴跳如雷的吼道:“你们这么干是犯法的,是严重侵犯个人隐私的行为……。”

    也就不到两分钟的功夫,吴耀就被扒G拷在了铁床旁边。他夹着裤裆,姿势扭捏的看着众人,满脸通红。

    朱伟弯腰扫了对方一眼裤裆,顿时皱眉骂道:“艹,小小虾米,也能整出这么大风浪。”

    “CNM!”吴耀羞愤难当,直接就口吐芬芳了。

    朱伟朋友戴上口罩,摆手冲着秦禹说道:“留俩人看着就行,我先给他采集指纹,毛发,唾液,估计最快也得两天后能出结果。”

    秦禹斟酌半晌:“咱们八个人,两班倒,朱伟带一队,我带一队,在结果出来之前,不能让这小子离开咱们视线范围。”

    “这么上心啊?”法医朋友愣了一下。

    “这小子有点背景,我不死盯着,怕遇到阻力。”秦禹苦笑着解释道。

    法医闻声看向吴耀,眼神厌恶的问道:“你就是杀那小两口的王八蛋呐?”

    吴耀一怔,心里似乎已经想到了自己为啥被抓。

    “啪!”

    法医打了一下吴耀捂着裤裆的手掌,脸色嫌弃的呵斥道:“把手背过去,身体正对着我,一只小虾米有什么可捂的。”

    吴耀气的浑身颤抖,但仔细斟酌半晌后,还是将双手背了过去。

    “来,小歪,你们过来帮帮忙,检查一下他身上有没有半年内的伤痕,顺便给他拍照。”法医招呼着里屋的同事,就带队忙活了起来。

    在吴耀接受检查期间,秦禹是寸步不离,就连吃饭的时候,也是坐在门外走廊。

    ……

    数个小时后。

    袁克按照约定好的时间给吴耀打电话,但对方却没有接。随即他又等了一小会后,感觉事儿不对,就联系了吴耀身边的人。

    就这样,大家一个传一个的都发现吴耀失踪后,就开始各自动用各自的关系,寻找他了起来。

    没过多久,乐乐被抓的事儿再次被人提起,而袁克通过自己在黑街警司的关系,侧面打听了一下,这才弄清楚吴耀大致是因为啥事儿失踪的。

    袁克这个人是一个极端的机会主义者,他在得知小吴可能出事儿被抓了后,心里几乎瞬间就意识到,这可能会是个跟对方家族提升关系品质的绝佳机会。所以他没有让人去通知吴耀的老爹吴文胜,反而是自己开车,领着人去了人家的办公地点。

    区议会是有独立的办公场所的,虽然占地面积不大,大楼也仅仅只有三层高,可地理位置却是在江南区最繁华的地段。

    袁克礼貌的在前台做了登记,并且表示自己找吴文胜是因为他家里有急事儿后,前台接待人员才打电话拨通了办公室的号码。

    大约十几分钟后。

    袁克来到三楼独立办公区,伸手敲了敲手吴议员的办公室房门。

    “吱嘎。”

    门开,一个剃着光头,上半身穿着一件蓝色紧身衬衫,皮肤很黑的中年,皱眉看着袁克问道:“你是袁家的那个老二?”

    “是……我找……吴议员。”

    “你不认识我啊?”中年直言问道。

    袁克一愣,立马伸手说道:“您好,您好,吴议员。”

    “进来吧。”吴文胜点头后,转身就向屋内走去。

    袁克跟着吴文胜进屋后关门,抬头仔细打量着他,心里是有一些意外的。因为这个吴议员不管从穿着,还是神态和肢体动作,看着都有点太过于接地气,很像搞贸易,搞擦边球生意的老板,而非什么政客。

    “前台说,你来找我是要说小耀的事儿?”吴文胜坐在沙发上,面无表情的问道:“他怎么了?”

    袁克回过神来,言语客气的回应道:“叔,他被抓了。”

    “被抓了?被谁抓了?”吴文胜面色有点意外。

    “被黑街警司的人抓了。”袁克话语简短的叙述道:“我找人打听了一下,好像是因为四五个月前,小耀在芭比惹的那点事儿。”

    吴文胜听到这话只是一愣,但脸上似乎没有流露出啥特别意外的表情,也没有主动去问袁克,吴耀究竟在芭比惹了什么事儿。

    “我以前不在黑街警司嘛,那里也有一些我的好朋友。我深问了一下,有人跟我说,这次办案人抓小耀,确实是有准备的,因为经常跟小耀在一块的那个乐乐,是先进去的。”袁克话语沉稳,不卑不亢的介绍着情况:“我怕对面不是误打误撞的抓人,而是盯着小耀挺久了,所以就怕耽误事儿,这才冒昧的过来通知你一声。”

    吴文胜闻声皱眉,话语精炼的骂道:“这个崽子……JB不大,能耐挺大,专门给你惹这种祸。”

    袁克听到如此粗鄙之语,竟然是从一个首席区议员嘴里骂出来的,顿时愣住。

    ……

    晚上八点多钟。

    秦禹和朱伟等人的电话几乎是不停歇的响了起来,而联系他们的也全是比他们职位高的小领导,或者是上属大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