蹲坑的夜晚

枭哥抱着肩膀看了一眼远处的楼群,随即冲着同伴招呼道:“走,回去吧。”

    ……

    警司内。

    刘宝臣面无表情的走到三组办公区,低头直愣愣的看着秦禹。

    “哎呦,啥指示啊,刘队?”秦禹吊儿郎当的问道。

    “……让你去土渣街排查线索,你去吴文胜家里扯什么淡?”刘宝臣双目阴沉:“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去吴文胜家里是要了解基本情况啊。”秦禹摊手回应道:“案件起因和逻辑都没弄清楚,我去土渣街调查什么?这个案子里,那个叫大君的十分关键,因为吴耀就是奔着救他去的,那我上吴家打听他的消息有毛病吗?”

    “案件怎么查,不需要你来操心,我拿出方案,你只负责执行就OK,明白吗?”刘宝臣指着秦禹的脸颊,情绪很激动的训斥道。

    秦禹眯眼看着他,抬手将他胳膊打开:“刘队,你最好别用这种口吻跟我说话。从职位和级别上来讲,我也有权决定案子怎么查。”

    刘宝臣闻声弯腰,趴在秦禹耳边说道:“你只要还没离开四队,还在文司长这边,就最好别太狂。我是不一定拿你有办法,可你下面的那些小兄弟呢?你想过吗?”

    秦禹闻声一愣。

    刘宝臣站直腰身,指着朱伟等人喊道:“你今天晚上带新来的那两个警员去土渣街蹲坑,明天一早换岗。”

    “蹲什么坑?”

    “有线索,土渣街46-8号门市房里面有人贩枪,你就蹲这个地方。”刘宝臣面无表情的说道:“蹲坑期间不能擅自离守,如果发现,直接按擅离岗位处理。”

    朱伟闻声咬了咬牙,脸色阴沉的回应道:“是,刘队长,我现在就去。”

    “外面冷,多穿两件衣服哈,呵呵。”刘宝臣一笑,转身离开。

    朱伟见他离去,顿时嘭的一声将卷宗本砸在桌面上骂道:“刘大娘们也TM就这个格局了,天天净在小事儿上恶心你。”

    “刚才刘宝臣要不过来发这个邪火,那说不定吴耀还真是被恶意干死的。”秦禹皱眉回应道:“可今天咱嘎嘣去了老吴那儿,他就过来找茬,呵呵,这说明吴耀被杀的原因肯定没那么简单。”

    “是啊,吴耀被杀明摆着是因为贩枪的事儿。”小泰G点头应道:“而且这案子能落在他身上,一定是袁克运作的。今天你去找了老吴,对面可能以为你是想针对他,所以刘大娘们才过来发飙呗。”

    “发他妈。”朱伟很丧气的骂道:“他让我们整夜去土渣街蹲坑,这明摆着是玩人。老子不去,他明天爱跟谁打小报告就跟谁打。”

    小泰G闻声劝道:“拉倒吧,你今天要不去,明天他都可能往上报你渎职,对抗领导。”

    “……算了,刚才也是我嘴贱,呵呵,给他点面子好了。”秦禹一笑:“你晚上回去,我替你去值班。”

    “别扯淡了,让你去值什么班。”朱伟摆手。

    “没事儿,我这几天休息的还行。”秦禹站起身说道:“我带着两个小朋友去。”

    朱伟跟着秦禹经历过数次事件后,已经立场变得十分坚定了,双方之间已经不存在假惺惺的客气了,所以他一听这话也没扭捏:“呵呵,行,那你今天晚上在那儿,明天我替你,你直接就不用来了。”

    “行。”秦禹爽快的点头。

    ……

    深夜八点多钟。

    秦禹穿着军大衣,坐在熄火的汽车内,抱着肩膀说道:“小豪回来,你俩要困就先睡,后半夜我起来蹲。”

    “不困,兴奋,睡不着。”丁国珍憨乎乎回应道:“第一次出勤蹲坑,我很激动。”

    “……那行,今晚的活儿就全交给你了,一会我搂小豪睡觉。”秦禹笑着调侃道:“后半夜你要略显困倦,我允许你使用飞J杯。”

    丁国珍一愣,龇牙回道:“你别说,我还真带了。”

    秦禹闻声懵B:“欲W这么强吗?”

    “……哥,我也真不瞒你。你说也不知道为啥,我哪怕就是一宿不闲着,也感觉自己吃不饱。这手都累了,可脑子还兴奋。”丁国珍抻着脖子问道:“哥,我是不是病了?”

    秦禹憋了半天,闭着眼睛回道;“还是年轻啊!”

    丁国珍一笑,低头就玩起了手机。

    秦禹忍了半天,回头问道:“珍珍,你真带那玩应了?”

    “逗你呢,我虎啊,值勤的时候带那玩应?”

    “……啊。”

    “哥,你问这个干啥啊?”

    “没事儿,我也想用用你媳妇。”秦禹淡定的回应道。

    “下流。”

    “哈哈。”秦禹咧嘴一笑,伸手就拿出了电子烟:“珍珍啊,你这个性格能在队里吃得开。”

    话音刚落,车门被拽开,付小豪拎着一大堆吃的坐上了副驾驶。

    “你干啥去了?”秦禹问。

    “上个厕所,顺便买了一些夜宵。”付小豪动作麻利的将袋子打开,拿出一张用油毡纸包着的滚烫肉饼说道:“来,队长,你吃这个……。”

    秦禹一愣:“出手挺大方啊?你来松江上班,家里给你拿不少零花钱吧?”

    “他有个屁零花钱。”丁国珍翻了翻白眼:“这货是刚才管我借的。”

    “多嘴,我不还你咋地?”付小豪骂了丁国珍一句,伸手又拿起一罐不便宜的啤酒递给秦禹:“队长,你喝这个。”

    秦禹看着付小豪的表情,稍稍沉默一下说道:“小豪,跟我相处不用这么破费。咱们都随便一点,这样你不累,我也会很舒服。”

    付小豪一愣:“呵呵,没事儿,刚来嘛,正好还有这个机会,就请你吃点东西。”

    “嗯,一块吃。”秦禹点头。

    话音落,三人坐在车内就开始吃起了夜宵。

    ……

    深夜11点多钟。

    黑街警司的接警值班厅内,一阵电话铃声突兀间响起。

    “喂,你好,黑街警司值班室。”

    “你好,我要举报。”

    “举报什么?”

    “江南垃圾场的杀人犯就住在枫林路救济署公寓,2单元,606室。”电话内的人,话语简短的说道:“我没开玩笑了,这是真的。主犯现在就在这个房间里,但你们如果晚去一会,可能就堵不到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