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关林憨憨

台阶上。

    袁克低头看着吴文胜回道:“叔,来者不善,这几个雷子背后肯定有人。”

    “……雷……雷子要找,屁股也要擦。”吴文胜捂着胸口喘息,断断续续的吩咐道:“小克,帮……帮我个忙。”

    “你说。”

    “外……外面还跑俩知情的小崽子,”吴文胜思路敏捷的回道:“他们不能活。”

    “是小耀身边的那俩人吗?”儿侄立马追问。

    “对。”吴文胜点头:“马上通知咱们区议会的朋友,准备媒体公关,一定要撇清楚我和小耀公司的关系。”

    “怎……怎么撇清?小耀是您儿子。”儿侄完全没有领会吴文胜的意图。

    “猪脑子啊?!”吴文胜咳嗽两声吼道:“严康贩枪缺少政治保护,小耀受他蒙骗才出资入股公司,但家里不知情,他本人也不清楚严康私下里的一些运作。要在媒体上砸大钱……不能让风再往我们身上吹了……明白吗?”

    “我知道了。”儿侄立马点头。

    吴文胜抓住袁克的手掌,突然睁开眼睛说道:“小袁,帮我挺过这一关,江南区的市场就是你的。”

    “叔,你放心,我一定陪你渡这一关。”袁克毫不犹豫的下了注。

    ……

    警司内。

    文永刚拍着桌子吼道:“秦禹,是谁让你擅自做主去扫贩枪窝点的?”

    秦禹看着已经失态的文永刚,心里更加肯定自己的决策是对的,这说明对方已经慌了。

    “说话!”

    “我看到本子上有线索,就带人去了。”

    “为什么不报告?!”

    “因为我不信任刘宝臣警长。”秦禹肯定不会说这事儿是老李让他干的,所以直接摊牌了。

    “扯淡,刘宝臣是你的搭档,更是你的上司,你有什么权力不信任他,怀疑他?”文永刚怒不可遏:“你这是有意制造工作矛盾。”

    “我当然有权利质疑他。”秦禹针锋相对的回应道:“因为就在前两天,我们的刘队长刚刚因为收受贿赂,被警务督察全警署通报处分。所以,我有充足的理由怀疑他,可能会在办案过程中收取他人好处。”

    “……!”文永刚目瞪口呆的看着秦禹,差点没被怼的背过气去。

    “贩枪窝点已经扫了,我们抓了个人赃俱获。”秦禹面无表情的看着文永刚说道:“所以事实证明,我的决策是对的。如果您认为我擅作主张了,那就让警务督察介入吧,我配合调查。文副司长,我还有事儿要处理,就先走了。”

    说完,秦禹转身离去。

    文永刚气的伸手直捋着稀疏的刘海,并咬牙切齿的骂道:“老李,老李,你TM弄这么个人在前面,是成心恶心我啊!行,行,我陪你玩。”

    ……

    四队办公区。

    秦禹话语迅速的冲朱伟,小泰G,丁国珍,付小豪等人吩咐道:“现在啥都别管,就给我找那个小苗和大君。只要这俩人落网,那吴文胜肯定就凉了,因为他们即是吴耀公司的核心马仔,肯定又知道吴文胜和严康之间的合作关系。”

    “是!”

    “是!”

    “……!”

    案子搞到这程度,除了丁国珍和付小豪有些懵圈以外,其他三组老人是心里都很兴奋的。因为大家前段时间被袁家搞的处处被动,不但没了老马,还折了关琦,所以大家心里都憋着一口气儿,要狠打对方一拳。

    当晚。

    朱伟,小泰G等人都没有休息,亲自联系了不少地面上的线人,开始全面打听小苗和大君的下落。

    ……

    与此同时。

    网播台办公大楼内。

    林念蕾正在吃着简单的外卖,表情憨憨的低头看着今天自己做出来的报道资料。

    “呦,小林,还没下班呢?”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迈步走了过来。

    林念蕾抬头,笑着回应道:“徐组,你也没走啊?我正加班弄个新闻呢。”

    “年轻人就是有拼劲儿。”徐组笑眯眯的说道:“不过也要注意身体,天天这么熬,可老的快啊。”

    “我还行,不管白天多累,晚上都能睡的挺好。”林念蕾心里有些奇怪,因为这个徐组平时是很冷的,轻易不跟其他人闲聊。

    “呦,就吃这个快餐啊?”徐组低头看了一眼林念蕾的伙食,顿时笑着说道:“这东西太没营养了,正好我也没吃呢,走,我请你去对面吃点小点心吧。”

    “不用了,我怕耽误你时间,再说……。”

    “别跟我客气。”徐组一笑:“我去换衣服,一会楼下等你。”

    说完,徐组飘然离去。

    林念蕾其实根本不想去,因为这是她入职以来,第一次自己独立做大新闻,正是浑身充满干劲儿的时候。但奈何徐组专管栏目过审的,所以林憨憨也不好不卖她面子。

    ……

    大约半小时后。

    徐组领着林念蕾去了网播台对面,进了一家精英人士常出入的咖啡馆。

    二人刚在小包房坐下,徐组就笑着冲林念蕾说道:“我去个卫生间哈,你随便点,我买单,呵呵。”

    “好的,徐组。”林念蕾点头。

    话音落,徐组推门离去,林念蕾低头就看起了点心菜单。

    过了也就不到两分钟,吴文胜的侄子突然推门走了进来。

    “你是……?!”林念蕾一脸茫然的回过了头。

    儿侄关上房门,从肩膀上摘下自己的单肩包,笑着坐在了林念蕾对面说道:“今天在松江北站被人谋杀的严康,跟我认识。”

    林念蕾听到这话,顿时一愣。

    “徐组跟我是很多年的好朋友,你们网播台的一些领导,我也都认识。”儿侄言语礼貌的看着林念蕾说道:“我来也没别的事儿,就是想求你帮个忙。”

    “什……什么忙?”

    “你手头正在做的那个新闻,能不能先放一放,或者说能不能换个方向播?”儿侄将单肩包放在林念蕾旁边的椅子上,话语委婉的点道:“规矩我懂,都在包里。”

    林念蕾眨巴着大眼睛,扭头看了一眼黑色皮包,忍不住点头说道:“……搜嘎,原来徐组的限量版包包……就是这么来的呀。”

    儿侄一愣,顿时笑着应道:“事儿成之后,我一定再送你个比徐组还好的包。”

    ……

    路边,汽车内。

    袁克接完电话后,回身问道:“找到了,谁去?”

    秃子闻言没有吭声,并且萧九刚要张嘴,他还伸手阻拦了一下。

    萧九扭头扫了一眼秃子,后者隐晦的冲他摇了摇头。

    二人对视半晌,萧九轻甩开秃子的手掌,话语简短的说道:“我去办这事儿。”

    秃子闻声皱了皱眉,也没有再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