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针对我们

晚上。

    秦禹特意叫来了自己这边的所有兄弟,在警司食堂内聚了个餐,其主要目的就是让新来的丁国珍和付小豪跟大家熟悉一下。

    饭吃到接近尾声之时,朱伟特意提醒了秦禹一句:“案件细节二组已经给我拿过来了,刘宝臣的意思是,咱们主要负责土渣街范围内的排查,抓一抓已经上线的枪贩子,看能不能抠出来杀吴耀的那几个雷子线索。”

    “神经病啊?”秦禹无语的应道:“松江指着贩枪吃饭的人,没有一万也有八千了,你为了抓几个雷子,就把这条道上的人全扫一边,那人家背地里不得刨你祖坟啊?!”

    “是呗,我也是这么想的。”朱伟非常赞同的附和道:“现在这年头枪支泛滥,九区政F都做不到全面禁枪,咱们傻啦吧唧的严打这个,那不是断人饭碗吗?弄不好,是要挨黑枪的。”

    “不听他的。”秦禹皱眉回了一句。

    “可案子要查啊,你不听他的,那不是故意对抗领导吗?他回头跟文永刚打打小报告,咱又挺难受。”朱伟提醒了一句。

    “案子该查查,但去土渣街折腾没意义。”秦禹低头扫了一眼手表:“今天都早点休息,明天咱们干活。”

    “好勒。”

    众人点头。

    “来吧,再次欢迎一下两个小盆友加入到我们的团队。”秦禹举杯招呼道:“今晚不值班的全干了,值班的以水代酒,来,整完睡觉了。”

    “来,干了。”

    “……!”

    大家纷纷起身,撞了杯子一饮而尽。

    ……

    第二日中午。

    朱伟在办公区找到秦禹,摇头说道:“我问了当天在场的人,他们都说联系不上那小子。”

    “你去他家找了吗?”秦禹叉腰问道。

    “这小子就没家,逮到哪儿就住到哪儿。”朱伟摇头。

    秦禹斟酌半晌,立马拿起外套说道:“叫上新人,咱们出去一趟。”

    “找谁啊?”朱伟喊着问。

    “去吴家。”

    ……

    俩小时之后。

    江南区环江路上的普通民房大院内,朱伟坐在书房沙发上,扭头打量着室内环境说道:“这议员家里也挺朴素的啊。”

    “呵呵,大道极简呗。”秦禹笑着回应道。

    “……也是,装也得装的朴素点。”朱伟对吴家所有人都没有任何好印象,今天能来纯属是业务需要。

    几人正坐着的时候,书房门突然被推开,一个与秦禹年纪相仿的青年走进来说道:“你们好,我是吴耀的堂哥。”

    “哎,你好。”秦禹起身与他握手。

    “坐,坐。”青年招呼了一声后,弯腰坐在秦禹对面说道:“我大伯在忙着处理葬礼的事儿,家里也没啥人,所以特意让我回来一趟,接待接待你们。”

    秦禹来之前其实已经想到,自己在吴家绝对不会得到什么好脸色,因为之前搞童贵生的案子时,对方肯定已经记恨上他了。但这案子既然分到四队,那他也不能一点活儿不干。所以他完全能猜到,吴文胜即使人在家,也根本不可能见他。

    “我来这儿是需要了解一些情况。”

    “嗯,你说。”青年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

    “小丁,你记录。”秦禹吩咐了一句。

    “好。”丁国珍点头。

    秦禹斟酌半晌,抬头看着青年问道:“吴耀被杀案件中,有一个重要的证人,外号叫大君,你认识吗?”

    “认识。”青年犹豫了一下点头。

    “他跟吴耀是什么关系?”

    “朋友关系。”

    “不对吧?据我所知,大君应该是吴耀贸易公司内的人。”秦禹皱眉追问。

    “……哦,他还是小耀公司的临时工,没签合同的那种。”青年话语牵强的回应道。

    秦禹斟酌半晌,插手又问:“江南警司的同事,已经把当天在场的目击证人口供记录发到我们这边。我看了一下,有一个证人说,吴耀当天晚上是带着二十多人,还有凶器,去的江南垃圾场,那你知道他去的目的吗?”

    青年沉思半晌,话语简短的回应道:“他是去替大君还钱的。”

    “大君欠那几个犯罪嫌疑人的钱,对吗?是什么钱,你清楚吗?”

    “……你为什么非要纠结这个问题呢?”青年脸色有些不耐:“我堂弟被杀了,你们不是应该查那几个犯罪嫌疑人的线索吗?”

    “案件起因同样重要,”秦禹泰然自若的回应道:“它直接关乎案件走向和结果。”

    “大君欠的什么钱,我不清楚,”青年摇头:“但对方确实把我堂弟杀了。”

    “嗯,那你可以找到这个大君吗?他是主要当事人之一,对这个案子很关键。”

    “不好意思,我和他没联系。”

    “……那好吧,有消息我们会通知你。”秦禹一看对方的态度,就直接站起身:“我们先走了。”

    “好。”青年坐在沙发上没动。

    秦禹拿上自己的东西,迈步走到门口后,突然回身说道:“哦,对了,忘了告诉你,杀害吴耀的人可能是枪贩子,因为我们司之前就在追查他们。但我想不通,这帮枪贩子为啥闲着没事儿去动吴少爷……。”

    青年闻声愣住。

    “再会。”秦禹转身离去。

    ……

    半小时后。

    青年赶回到祖屋,在灵棚内轻声冲着吴文胜说道:“来问话的人是黑街警司的那个秦禹。”

    吴文胜沉默半晌,面无表情的回道:“他就是之前抓小耀的那个吧?”

    “对。”青年点头。

    “……都问你什么了?”

    “一直在问大君,和案件起因。”青年皱眉应道:“他好像对我们有敌意。”

    吴文胜一愣后,才蹙眉叹息道:“这两天闹的我有点懵,很多细节没想到。小耀去江南垃圾场,是因为货款的问题……这事儿不能曝光。你马上通知当天在场的那些兄弟,让他们把嘴闭严了。不管是警署的人,还是警司的人,只要过来问……就说小耀当天是去替大君还钱,但对方提的条件苛刻,小耀拒绝后遇害。”

    “明白了。”青年点头。

    吴文胜往火盆里扔着冥币,脸颊铁青的补充道:“地面上的生意,暂时全停了,等案子结了再说。哦,还有,暂时不要答应袁克那边合作药品的事儿,最近一段时间,家里要低调一点。”

    “我清楚了,大伯。”

    “……大君跑了吧?”吴文胜又问。

    “嗯,人没了,估计是怕出事儿。”

    “跑了也好。”吴文胜掏出手机,思考半天后,拨通了袁克的号码。

    “喂?吴叔。”

    “小克啊,你也太帮忙了。”吴文胜面无表情的说道:“之前亲手抓小耀的人,都开始死查这事儿了,你啊,在黑街的影响力不小啊。”

    袁克闻声愣了一下:“是秦禹……?”

    “……他刚从我家走。”

    “叔,他不是我的……。”

    “我这儿忙,回头叔请你吃饭。”吴文胜没等对方说完,就直接挂断了手机。

    黑街大皇宫内,袁克阴着脸骂道:“这个他妈的秦禹,我早晚弄死他。”

    “咋了?”萧九问。

    “我特么之前答应了吴文胜,让黑街警司这边用劲儿查查这案子,可他妈的今天秦禹却去他家调查了。”

    “……秦禹之前抓过吴耀,那他去了吴家,这事儿弄的有点尴尬啊。”

    “是啊,?吴文胜刚才在电话里讽刺我来着。”袁克皱眉骂道:“这个老刘一天也不知道在想啥,案子交到他手里了,他连秦禹都指挥不了吗?”

    路上。

    秦禹坐在车内,扭头冲着朱伟说道:“吴耀的死因没那么简单。”

    “傻子都看出来了,肯定跟贩枪有关系。”朱伟毫不犹豫的补充了一句:“但这事儿咱们咬不到吴家身上,因为大君肯定已经跑了,下面的那些目击证人也百分百被安排了。”

    ……

    市区,某胡同内,枭哥叼着烟,双手插在袖筒里,栽歪着身子靠在墙壁上,静静等待着。

    过了几分钟,那个爱看小说的壮汉走过来,轻声冲枭哥说道:“点踩完了,随时可以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