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电战

荒地内,深坑外,两具冻僵的尸体已经被摆在了白布上,而朱伟则是拿着相机,在不停的拍照。

    车辆旁边,秦禹拍着彬彬的后背问道:“没事儿吧?”

    “呕……呕……!”彬彬双眼飙泪,低头不停的呕吐着。

    “喝点水不?”秦禹又问。

    “不,不用了。”彬彬摆手擦了擦眼泪,目光通红的骂道:“这帮人太畜生了。”

    秦禹打开录音笔,很正式的问道:“你可以确认死者就是童贵生和翁美吧?”

    “可以确定。”彬彬点头。

    “尸体我会交给信任的法医人员进行检查,最晚明天晚上出基本结果。”秦禹看着彬彬:“现在你需要告诉我,那个埋尸体的人是谁。”

    “他叫乐乐,是吴耀身边的马仔。”彬彬毫不犹豫的回应道:“这小子经常去芭比玩,我认识他,那天也是他领人过来拉走的尸体。”

    “好,我清楚了。”

    “……人命值不值钱,就看你们这些穿制服的了。”彬彬一语双关的回应着。

    “我会尽最大努力把事情办好。”秦禹低声回了一句。

    ……

    第二日,下午三点多钟。

    秦禹正在寝室补觉的时候,朱伟突然推门走了进来:“别睡了,出结果了。”

    喊了两三声后,秦禹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是法医那边出结果了吗?”

    “嗯。”朱伟点头回应一声后,顺手就将报告扔给了秦禹:“你看一眼吧。”

    秦禹接过一沓报告,坐在床上看了能有十几分钟后,才抬头吩咐道:“那个叫乐乐的马仔盯上了吗?”

    “盯上了,他还没有察觉。”

    “你去叫人,一会我亲自带队收拾他。”秦禹将报告放在身边又问:“对了,坑里挖出来的那半截酒瓶子,提取到指纹了吗?”

    “时间有点长,但还好天气寒冷,我给了一个技术那边的朋友,他说问题不大。”

    “那就行。”秦禹搓了搓脸蛋子:“你去叫人,我吃口东西,咱就开整。”

    “好勒。”朱伟点头。

    ……

    晚上,八点四十分,江南区某中档饭店门口。

    一个梳着小平头的青年,衣着很薄的站在台阶上,声音很大的嚷嚷道:“啊,我喝酒呢。行啊,一会耀哥也去是吧。妥,我一会就到,你们等我一会。好勒,兄弟,就这样。”

    电话刚刚挂断,秦禹迈步就上了台阶,话语简短的问道:“乐乐,是吧?”

    “嗯,”青年扭过头,满面通红的问道:“你谁啊?”

    “嘭!”

    秦禹猛然抬起右脚向前一蹬,乐乐瞬间就从半米多高的水泥台上飞了下去,咕咚一声摔在了冰雪地面上。

    “嘎嘣!”

    朱伟从侧面冲过来,掰着乐乐的右臂向后一拽,膝盖瞬间顶在他的后脑上喊道:“警司的,别动昂。”

    “什么事儿啊,我怎么了……?!”

    “让你别动,你是不是听不懂啊?”小泰G上去就是两脚:“低头。”

    乐乐一看这帮人来者不善,立马扯脖子冲饭店内吼道:“小二,小二,警司的给我抓了,你告诉耀哥咱该找谁就找谁啊!”

    “找你妈,给我把嘴闭上!”朱伟迎着乐乐的面门猛踢了两脚,后者当场鼻孔窜血,疼的身体缩卷。

    “来来,把车开过来。”秦禹摆手吼了一声。

    “吱嘎!”

    警用车从右侧开过来,稳稳的停在了台阶旁边。

    朱伟等人拉着乐乐起身,直接就将他塞进了后座上。

    十几秒后,一个壮硕的小伙冲出来,一脸懵B的喊道:“人呢?谁给我乐乐兄弟抓了?!”

    “都抓完了。”门内的服务生,抬头提醒了一句。

    “说是哪个部门抓的人了吗?”壮硕小伙回头问道。

    “不知道。”服务生摇头。

    ……

    深夜11点多钟。

    秦禹在食堂吃完夜宵,又去了卫生间洗了把脸,感觉整个人彻底精神了后,才敲了敲问讯室的门。

    几秒后,朱伟从问讯室内走出来,摇头骂了一句:“这是个滚刀肉,一问三不知。”

    “呵呵。”秦禹一笑,伸手拽开问讯室的门喊道:“小泰G,你们去吃饭,我自己审他。”

    “好勒。”

    屋内的人应了一声,都端着水杯走了出来。

    铁椅子上,乐乐歪脖看着秦禹,满脸蔑视。

    秦禹顺手关上问讯室的门,迈步走到监控器旁边,一把就将传输线拽了下来:“这特么天天亮着,多费电啊。”

    乐乐双眼盯着秦禹,顿时一愣。

    “抽烟不?”秦禹掏出电子烟问了一句。

    乐乐闻声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秦禹吸了口烟,晃晃悠悠的走过去,一巴掌呼在乐乐脑袋上:“谁TM让你会抽烟的?!”

    乐乐闻声懵B。

    “来一口啊?”秦禹将电子烟递了过去。

    “我……我不抽。”乐乐摇头。

    “啪!”

    秦禹甩手一个大嘴巴子抽过去,打的乐乐眼冒金星:“CNM的,我主动给你烟你都不抽,咋地,不想给我面子呗?”

    “你到底啥意思?!”乐乐脸颊红肿的吼道。

    “童贵生和翁美,是不是你埋的?”秦禹眯着眼睛问道。

    乐乐一愣,面色略有些惊讶,并且语气有些结巴的应道:“谁……谁是童贵生……谁是翁美?”

    “哎,你到底抽不抽烟?”秦禹将电子烟又递了过去。

    乐乐抻着脖子看向他,满脸问号。

    “啪!”

    秦禹铆足了劲儿,迎着乐乐的脸颊再次抽了下去:“说话!”

    乐乐刚刚止住的鼻血,再次被打的窜了出来。他扯脖子吼道:“跟我玩浑的是吧?你他妈最好判死我,不然你等我出去,你肯定好不了。”

    “来一口?”秦禹低头再问。

    乐乐一愣后,脑袋瞬间向后躲闪。

    “呵呵。”秦禹看着他一笑,话语简洁的说道:“你觉得没点证据,我们会动你吗?尸体在江南区306公路,往北大约三十五公里处的荒地里,对吗?你们把车往野地里开的时候,怕轮胎压着壕沟内的积雪打滑,所以还特意摆了两块转头垫路,对不对?”

    乐乐闻声脸色煞白,目瞪口呆的看着秦禹,眼神略显慌乱。

    ……

    市区,某酒局上,已经喝的五迷三道的吴耀,手里拿着电话,站在走廊内吼道:“你说啥?”

    “耀哥,乐乐突然被抓了。”

    “他为啥被抓啊?”吴耀迷迷糊糊的问道。

    “我也懵着呢啊。”电话内的人低声回应道:“乐乐最近也没惹啥事儿啊,警司的人怎么会突然抓他。”

    “艹,那你打听打听啊。”

    “耀哥,你说会不会是上回芭比的那个事儿响了?”电话内的人斟酌半晌后提醒道:“乐乐最近就处理了这一个事儿啊。”

    吴耀一愣:“不可能,那事儿我早平了。江南警司的司长跟我爸是铁子,之前我问过他,他说警司那边早把这案子拖黄了。那个死B服务员和他媳妇,到现在还被挂失踪呢。”

    “我觉得这事儿还是注意点好,不然……。”

    “艹,这案子在江南,我有啥可注意的。”吴耀打着酒嗝回道:“小乐肯定是在外面惹别的祸了,你……你打听打听,看他到底出啥事儿了,等我明天早上睡醒,就给他办。行了,就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