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小兄弟

秦禹坐在椅子上,斜眼打量了一下刘宝臣这货,心里也在犹豫要不要将枭哥线索委婉的提出来,好让队里有个方向。因为秦禹此刻虽然有些感激枭哥为民除害,可这个人在江州也着实没少给他添麻烦。再加上二人素未谋面,枭哥又明显是一个很危险的人物,所以秦禹倒是不存在替他考虑的想法。

    黑板前,刘宝臣态度冷漠的扫了一眼秦禹:“秦副队,最近你把自己手里的事儿也放一放,我们集中人力去攻破这个案子。而且我也希望,老三组的人要尽快适应四队办案节奏,不要把以前无过即是有功的做事儿风气带到这里……。”

    秦禹一看对方这个死态度,和嘴上说的这些屁话,顿时心里反感的不行:“刘队,咱办案就说办案,别老扯啥风气问题。论业务能力,三组的战绩也不比别人差,是吧?”

    刘宝臣皱眉看了秦禹一眼,话语简短的吩咐道:“我让二组的人尽快把贩枪案的资料跟你们分享一下,明天开会,你们也拿出一些方案吧。”

    “没问题。”秦禹点头。

    “就这样,先散了吧。”刘宝臣讲完话,转身就走。

    朱伟挠了挠鼻子,扭头看向秦禹说道:“这刘大娘们现在是彻底记恨上咱了,天天张嘴闭嘴的就挑老三组的毛病。呵呵,你看着吧,他带咱办这个案子,如果成了功劳就全是他的;如果不成,你会第一个被打小报告。”

    “干好自己的活儿,拖到时间咱就走人了。”秦禹话语简洁的回应道:“这种人也就能搞搞基层斗争这一套,咱不用在他身上浪费精力。”

    “我一会去跟二组对接资料。”朱伟点头。

    “艹,我把正事儿忘了。”秦禹刚一起身,就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

    “咋了?”朱伟问。

    “童叔这一出事儿,我把新来的那俩警员给忘了。”秦禹急忙忙的拿起自己东西说道:“你先去跟对方对接,我去看看那俩警员。”

    “好勒。”

    ……

    半小时后。

    警司寝室内,两名年纪都在二十出头的小伙,正无聊的躺在床上聊着天。

    开门声响起,秦禹穿着制服走进室内,张嘴喊道:“丁国珍,付小豪。”

    “到!”

    “到!”

    两个小伙一愣后,立马从床上跳到地上,光脚冲着秦禹敬礼:“秦队好!”

    由于黑街的新到警员全是秦禹从奉北接回来的,所以三个人早已经见过面了。

    “呵呵,不用整的这么紧张,”秦禹笑着摆手:“随意点。”

    二人闻声放下手臂,随即付小豪笑着招呼道:“坐,你坐,秦队。”

    秦禹弯腰坐在寝室床上,抬头看着二人摆手:“别让我招呼,你们也坐。”

    “哎。”

    二人还是略显拘谨的点了点头,腰杆笔直的坐在了秦禹对面。

    “在车上也没来得及细聊,”秦禹掏出电子烟吸了一口,顺嘴问道:“你俩家是儿哪儿的啊?”

    “我是奉北的。”丁国珍虽然长的略胖,但皮肤很白,五官也挺精致,是个小帅哥。

    “你呢?”秦禹冲付小豪问道。

    “我……我是奉北郊区生活村的。”付小豪是低着头说的这话,似乎感觉自己的出身有点没面子。

    秦禹吸着烟,笑着又问:“能读得起警校,说明你们家里条件都还不错啊。既然有出路,为啥选这一行呢,多危险啊?”

    “我爸说警员是铁饭碗,干这个不愁吃喝拉撒。”丁国珍大咧咧的应道:“……他们愿意供我,那我就做呗。”

    付小豪斟酌半晌后,抬头看着秦禹回道:“我想法比较简单,就觉得进体制才有机会,当官才能出人头地。”

    “你倒是实在,呵呵。”秦禹愣了一下后,才笑着应道。

    “这有啥装的。”付小豪将两手端正的放在腿上,话语依旧很直白的说道:“我们这种穷孩子,生下来没出路,只能自己找出路呗。”

    “也对。”秦禹看着他点了点头:“行,以后你们就跟我,在我这队只要不太没规矩,其他的都好说。”

    “麻烦秦队了。”付小豪客气且尊重的回应着。

    “秦队,那我们啥时候上岗啊?”丁国珍问。

    秦禹起身看向二人:“正好手头有个案子要追,你们俩换个衣服,一会就去队里报道吧,找朱伟。”

    “好。”

    “好。”

    二人齐刷刷的点头。

    “晚上食堂,咱们队内的人一块吃个饭,你们相互熟悉一下。”秦禹笑呵呵的扔下一句,转身就要走,但一扭头的功夫却注意到丁国珍的床上,摆放着一个很粉嫩且带着黄毛的圆形杯子。

    丁国珍一看秦禹往床上看,顿时脸色通红。

    秦禹愣了一下,伸手拿起杯子说道:“这杯子看着好有个性啊。”

    “秦队,你快放下。”丁国珍冲上来,一把抢回去说道:“这……这个不是杯子。”

    “那是啥啊?”秦禹孤陋寡闻。

    “哈哈。”付小豪在旁边笑着应道:“那是丁国珍的媳妇,是……飞J杯,夜用的。”

    秦禹听到这话,顿时有些恶心的抬起右手,在丁国珍的衣领上擦了擦说道:“……你爱好确实挺有个性,喜欢黄颜色的?”

    丁国珍脸色涨红:“……嗯。”

    “嗯个屁,赶紧给这破玩应收起来!”秦禹十分无语的骂道:“难怪刘大娘们说三组的人有毛病,你们确实有毛病。恶习,必须改掉!”

    “哈哈!”

    付小豪持续爆笑。

    ……

    松江市区。

    枭哥在卫生间冲了个澡后,迈步来到客厅沙发上坐下。

    “你上网播新闻了。”旁边的壮汉懒洋洋的说道。

    “照片贴了?”枭哥语气平淡的问道。

    “嗯。”壮汉点头:“就只有你的。”

    枭哥拿起烟盒,仔细斟酌半晌后说道:“这个地方不能住了,一会收拾一下,咱们走吧。”

    “嗯。”

    “还有,这个吴耀不能白死。”枭哥吐着烟,扭头看着同伴吩咐道:“警司这边的压力,咱先避一避,然后把案子先发酵了。”

    “我查了一下……。”壮汉闻声坐起,面色严肃的趴在枭哥耳边低语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