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队的特点就是快

丁国珍听着秦禹的话一愣:“啥意思?自己演的戏,我怎么没听懂呢?”

    “救济署小区的606室藏匿点,虽然看着很像他们临时闻到风,然后仓促离开留下的现场。”秦禹低声回应道:“但我个人觉得,现场是他们早都摆好的,目的就是为了让我们发现……吴耀被杀的起因。而起因是什么?是吴家也贩枪。”

    朱伟是个老油条,瞬间理解了秦禹的思路:“那你的意思是,这帮雷子在恶意报复吴家,想把案件中心往他们身上引?”

    “不好说。”秦禹摇头:“如果仅仅是为了八万块钱的报复,那吴耀死了,他们也在救济署小区里留下了线索,这报复的也应该够了啊?可他们为啥又非得弄严康,把事儿搞的这么大呢?而且最重要的是,这几个雷子是怎么知道,黑街警司里会有我们这样跟吴家和袁克死杠的人呢?”

    “是啊,这个动机确实让人想不通。”小泰G也是一脸茫然。

    秦禹伸手拿过朱伟手里的证物袋,低头看了看几个账本问道:“这些东西已经拍照留底了吗?”

    “留了。”朱伟点头:“我怕刘宝臣过来搞事儿,所以第一时间就记录在案了。”

    “好,那找个地方,我们看看里面的内容。”秦禹招呼了一声。

    “OK。”

    朱伟点头后,立马冲着丁国珍和付小豪说道:“你俩进屋帮忙。”

    “好的,组长。”

    十五分钟后,刘宝臣刚到达现场,就被他们队内的人拽到了一旁。

    “怎么了?”刘宝臣皱眉问着。

    警员扭头看了一眼四周,低头趴在刘宝臣耳边说道:“秦禹那边的人,在严康室内翻出了一些东西,好像是账本,但具体内容我也没看到……不过,技术部的霖霖说,里面好像记录的是……。”

    ……

    松江市总警署的某小型会议室内,李司打着哈欠,正在低头摆弄着手机,玩着小游戏。

    “嗡嗡!”

    手机震动声音响起,李司低头看了一眼号码,顿时起身说道:“不好意思,我出去接个电话。”

    数十秒后,李司站在走廊内,皱眉拿着手机骂道:“我怎么一开会,你就给我打电话呢?”

    “李叔,咱的机会来了。”秦禹声音很兴奋的说道。

    李司一愣:“什么机会?”

    “是这样……。”秦禹拿着手机,话语简洁的跟他叙述起了事情经过。

    李司听完后,斟酌半晌问道:“你有把握能扑到吗?”

    “有把握。”秦禹毫不犹豫的回应道:“案子才刚发生,对面一定还没有反应过来,咱们现在动肯定能成。但如果再拖一会,刘宝臣那边闻到信儿,在一通知袁克和吴文胜,那机会就没了。”

    李司眨了眨眼睛:“好,你去做吧。”

    “好,我马上组织人干。”秦禹非常喜欢跟着李司干事儿,因为他这个领导是真的不糊涂,做事儿也果断,自己只要把话说明白,那他马上就能给出决策。

    ……

    独栋二楼内的凶案现场。

    刘宝臣迈步进屋,立马扭头冲着丁国珍问道:“严康卧室的证物袋呢,怎么少了两个?”

    “我不清楚啊,我刚到,队长。”丁国珍弱弱的回应着。

    “谁看见那两个证物袋了?”刘宝臣又喊。

    “刘队,那个好像被朱伟拿走了。”里屋有人戴着白手套回了一句。

    刘宝臣一听这话,心里咯噔一声,立马掏出手机就要拨通朱伟电话。

    就在这时,朱伟迈步从外面走进来,笑呵呵的问道:“刘队,你来了?”

    刘宝臣抬头一愣,话语非常直白的问道:“严康卧室里的证物袋,是不是你拿走了?”

    “嗯,我拿走了两个。”朱伟点头。

    “你为什么私自拿走了?”刘宝臣有些失态的问道。

    朱伟一笑:“什么叫我私自拿走了?我这个是留了底的,准备拿到车上去拍照。”

    “内容你看了吗,是什么东西?有重要线索吗?”刘宝臣追问。

    “跟枪杀案没啥直接关系。”朱伟眯眼盯着刘宝臣,嘴角挂着玩味的笑容说道:“只是几个账本,上面记录的是吴耀和严康合伙经营的贸易公司,走私枪械的暗账,以及每月贿赂出关单位军士,江南警司警员,还有干部的一些账目。”

    刘宝臣听到这话,瞬间呆愣。

    “你要看啊?给你。”朱伟笑着递出了两个证物袋。

    ……

    江南,某棚户区。

    秦禹穿着防弹背心,低头撸动枪栓后喊道:“三队的兄弟注意一下安全哈,里面的人很可能手里有硬家伙。”

    “收到!”

    “收到!”

    “……!”

    老猫这一队的警员,在对讲机内纷纷回应着。

    “来,我这一组可以进了。”

    秦禹招呼一声后,弯腰持枪就来到了一间封着卷帘门的门市房旁边。

    紧跟着一名手持爆破锤的小伙,双手抬起,猛然就冲着卷帘门下方的锁头砸去。

    “当,当啷!”

    两声金属撞击声响起后,铁锁变形弹开。

    “哗啦!”

    秦禹单手向上拉开卷帘门,立马喊道:“进。”

    “呼啦啦!”

    二十多人一拥而入。

    昏暗的室内,两名正在睡觉的小伙,一听到门口有动静,顿时扑棱一下坐起。

    “谁啊?”

    “你们干什么的?”

    “嘭,嘭!”

    迷迷糊糊的两个小伙,还没等看清楚进来的是什么人,就分别被踹翻在床上。

    “警司的,别动。”

    “抬头,双手放在脖子上。”

    “……!”

    七八个警员持枪摁住两人时,秦禹已经带着其他兄弟冲进了室内。

    幽暗的走廊尽头,是一间啥家具都没有的大厅,左侧位置摞着七八个大型木箱。

    秦禹将枪插在腰间,走过去低头打开了一个木箱子,但里面却是空的。紧跟着,他弯腰又用旁边摆放的撬棍,撬开了另外一个长条形木箱。

    “咣当!”

    两名警员将刚刚封死的木板台下,秦禹低头往里一看,木箱四壁全部做了防潮处理,三十把码的整整齐齐的S枪,以及至少上万发Z弹,在黑暗中正泛着幽光。

    秦禹咧嘴一笑,低头拨通了李司的电话。

    “喂,怎么样?”李司问。

    “我已快马斩颜良,”秦禹龇牙回应道:“连人带枪,全摁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