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异的枪案

晚上,五点半。

    网播电台,网媒法制专栏部。

    林念蕾身着紧身的黑色西服套装,一头秀发盘在脑后,明眸皓齿,精神干练的敲了敲部长办公室房门。

    “进。”

    屋内传来喊声,林念蕾推门进入,微笑的点头打着招呼:“赵部,您找我。”

    “哎呦,小林呐。”赵部是个五十多岁的中年,身材发福,头型油腻,但看着还算和蔼:“来来,坐。”

    林念蕾闻声坐在了办公桌对面,轻声问道:“赵部,您找我是说上次专栏的事儿吗?”

    “不,有个新活儿给你。”赵部笑着说道:“大约一个小时之前,松江北站那边发生了一起持枪杀人案。这个活儿你去跟,要求是深挖枪案原因,详细报道事件整个过程,细节搞的越完善越好,我们准备做个四期连续报道。”

    林念蕾闻声有点懵,大眼睛眨啊眨的问道:“赵部,我记得……您以前是不让我跟踪报道这类凶杀案的啊?”

    “以前的活儿是既危险,又没啥个人功绩可捞,让你去干什么?”赵部长很直白的说道:“你二姨跟我很熟,是老同学了,你要在我这儿出点啥问题,那我怎么交代啊?”

    “赵部,工作上……咱还是公事公办的好,不然同事们会对我有意见。”林念蕾憨憨的挠着头回道。

    “哈哈,你还是太孩子气。”赵部长一笑,指着林念蕾说道:“这个活儿,就给你了,你去追吧。”

    “好的,我一定把工作干好。”林念蕾倒是非常想跟这类新闻,所以也没有扭捏。

    赵部长喝了口茶水,突然问道:“小林,你周日有时间吗?”

    “啊?”林念蕾一愣:“有……有哇,怎么了?”

    “我儿子周日回来,”赵部笑着邀请道:“你来家里坐坐啊?他听说你在3区进修过一年,很想跟你交个朋友。”

    林念蕾快速眨动大眼睛,略显尴尬的捋了捋发梢:“嗯……好吧,我周日去。”

    “呵呵,我儿子未来也会进网播台。”赵部长一语双关的说道:“你们这些优秀的年轻人之间多走动走动,也算是强强联合啊。”

    林念蕾闻声起身:“一定一定,那我先去忙这个活儿了,赵部?”

    “去吧。”赵部点头。

    ……

    88号大院内。

    秦禹刚交完新房租,就接到了朱伟的电话。

    “喂?”

    “北站这边出事儿了,吴耀公司的合伙人严康,还有他司机被人打死在了新买的房子里。”朱伟话语急促:“我已经到了现场了。”

    秦禹呆愣的站在原地,大脑极速运转了半天问道:“怎……怎么突然又死了一个?”

    “我也没弄懂啊。”

    “不对劲,这个案子让人越想越不对劲。”秦禹目光疑惑的摇了摇头:“警司里谁最先接的案?”

    “一队接的案,然后我们这边就被通知了。”朱伟如实回应道。

    “刘宝臣呢?”秦禹问。

    “他刚被通知到,正往这边走呢。”

    “是谁确认的严康身份?”

    “是一队那边核实的,具体情况我不知道,反正我到的时候,他们就说这是吴耀公司的合伙人。”朱伟语速很快的回应道:“这事儿应该不会弄错。”

    秦禹仔细思考半天后,立马语气急促的吩咐道:“伟哥,你马上带人检查一下现场。”

    “已经在检查了,法鉴,法医都过来了,正在取证。”

    “不,我说的不是这个。”秦禹立马摇头,面容冷峻的提醒道:“你想想看?,严康的住所里,有啥是主要的。”

    朱伟一愣。

    “你快去做,我马上就到。”

    “好,我懂了。”

    “就这样。”秦禹挂断手机,迈步就往门外走,连新的租房合同都没来得及填。

    ……

    路上。

    刘宝臣坐在车内,拿着手机冲袁克说道:“对,我刚被通知,正在往现场走呢。”

    “被杀的基本原因搞清楚了吗?”袁克急迫的问道:“是意外案件,还是被蓄意干死的?”

    “一队那边现在全是老李的人,电话里他们什么都没跟我说。”刘宝臣声音低沉的回应道:“要不是我队里的人给我打了电话,那这事儿我还不知道呢。”

    “你马上赶过去,随时跟我通信儿。”

    “我知道了。”

    话音落,二人就结束了通话。

    ……

    独栋二楼门口,警戒线已经拉了起来,周围站着几十号看热闹的群众。

    道路左侧,胡乱停滞的汽车将道路封死,林念蕾穿着厚厚的羽绒服,俏脸满是愤怒的冲着值勤警员吼道:“好话说了半天了,你怎么就这种态度?我们是网播台法制专栏的,我们有知情权,你为啥不让我们进去?”

    “我们在检查现场,怎么可能让你进去?”

    “我说了,我们只在门口拍照,不会影响到你们工作。”

    “门口也不行。”

    “……好,那我们可以等,你们什么时候能取证完?”林念蕾忍着怒气问道。

    “不好说,等着吧。”警员脸色不耐的回应着。

    “你什么态度?!”林念蕾气的都要跳起来咬人了。

    “吱嘎。”

    就在这时,警用汽车停滞,秦禹领着丁国珍,付小豪等人迎面走了过来。

    “秦队!”

    “秦队!”

    警戒线外的两个一队警员,热情的跟秦禹打了声招呼。

    秦禹冲他们点了点头后,目光惊愕的看着林念蕾问道:“你来这儿干啥?”

    “哎呀,你来的太是时候了。”林念蕾目露惊喜的看着秦禹,伸出小手拽着他的胳膊说道:“帮帮忙,让我们进去拍点照片,做个报道。”

    “别扯淡了,里面检查呢,怎么可能让你进去?”

    “我们不添乱,就在门口照几张相片。”林念蕾娇滴滴的说道:“小哥哥,帮帮忙……回头请你吃饭,OK不?”

    “能请我睡个觉不?”

    “你给我滚!”林念蕾脸都红了。

    “一会的,等法医和法鉴技术人员都出来,你们再进去。”秦禹趴在林念蕾耳边轻声说了一句。

    “好。”林念蕾点头。

    “我先工作。”秦禹跟她打了个招呼,迈步就上了台阶。

    ……

    几分钟后,一楼大厅内。

    朱伟手里拿着一个硕大的证物袋走过来,满脸惊喜的看着秦禹说道:“你怎么感觉的那么准?!咱俩打完电话,我还真找到主要的了。”

    “是什么?”秦禹问。

    “我在严康卧室的柜子里,找到了他和吴耀公司的暗账本,以及七八本私账。”朱伟目光兴奋的看着秦禹:“呵呵,这上面的信息可太多了。”

    秦禹陷入沉思。

    “秦队。”

    与此同时,小泰G走过来,张嘴喊道:“这儿离北站很近,旁边有监管录像,我看了一下,犯罪嫌疑人一共有五个,虽然戴着面具,可领头人的体貌特征,跟杀害吴耀的凶手是十分吻合的。”

    秦禹愣了半天,突然低头嘀咕了一句:“那天晚上刘宝臣接到的举报,应该是这伙雷子自己打的电话,演的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