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事儿都躲

秦禹最开始对这个“失踪案”感兴趣,是因为他听说吴耀最近跟袁克走的很近,并且俩人还会产生很深的合作关系,所以秦禹才想着调查调查这事儿,看能不能找到机会狠整一下袁克。因为他心里非常清楚,袁华和邢子豪一死,马叔也被执行了死刑后,双方的仇恨就已经没办法调节了,与其等对方先动手,那不如自己找个机会就先整他呢。

    但秦禹更深一步的接触了被害人一家后,心态上也发生了一些变化。

    老头家里一共有五口人,两老两少,外加一个不满三周岁的小男孩。家庭主要收入来源全部在小两口身上,他们每个月在芭比拿到的工资,也就刚刚能维持日常生活开销。而老头平时很心疼自己的小孙子,没事儿的时候也会在街上找点零活,给小辈改善改善伙食。所以这一家人在没出事儿之前,日子虽然过的清苦,可也算得上是有着自己的小幸福。

    但小两口一出事后,这个家就彻底毁了。

    小男孩嗷嗷待哺,老太太又病倒在床,家里就只剩下老头一个人苦苦支撑。他一方面还沉浸在丧子之痛中日夜难眠,一方面又要想办法打这个官司,替亲人伸冤。

    可这种生活又能持续多久呢?

    再过半年,哦不,哪怕再过三个月,这一对没有稳定收入的老人,又该拿什么养自己和孩子呢?

    秦禹等人站在客厅内,看着既无措又无助的老头,以及屋内躺着的老太太和孩子,内心都是很动容的。而此时人性中的那一点自私,也莫名转变成了愤怒。

    不穿这身衣服也就罢了,可你既然穿上了它,那总会在某个时间,某个地点,莫名感受到它带给你的责任。

    秦禹站在卧室外面看了一眼室内的孩子和老太太,回头冲着朱伟等人说道:“谁兜里带钱了,咱给孩子凑一点。”

    众人虽然都是穷B,也谈不上有啥舍己为人的高尚人格,可最起码的同心情还是具备的。大家凑在一块,一人掏了二三十块钱,凑了一百多扔在了桌子上。

    “爷们,你没赶上我好时候。”秦禹笑着冲老头说道:“要隔半个月之前,我还能敞亮点,但现在是真没啥银子。这点钱也不多,给孩子买点东西吧。”

    老头看着秦禹愣住。

    “拿着吧。”秦禹将凑来的钱推过去,轻声说道:“案子我查查,有信儿我通知你。”

    “……谢谢你们了。”老头满眼感激的看着众人。

    ……

    十几分钟后。

    车上。

    秦禹等人一边赶往警司,一边聊起了这个案子。

    “这事儿啊,要大摇大摆的查,不太好弄。”秦禹吸着电子烟说道:“吴耀有点背景,风声一旦漏出去,咱闹不好会遇到很强的阻力。”

    “是呗。”朱伟点头。

    “悄默声的找找芭比的人。”秦禹斟酌半晌后吩咐道:“老头不是说了嘛,那里的人有很多都了解情况。”

    “行,那晚上我试着接触一下,有信儿给你打电话?”

    “好。”秦禹点头回应。

    ……

    当晚八点多钟。

    朱伟通过朋友约了一名芭比的经理出来见面,并且通知了秦禹。

    汽车上。

    经理很客气的冲着朱伟和秦禹伸出手掌说道:“两位领导,久仰,久仰。”

    “你好。”

    “你好。”

    二人分别伸手跟他握了一下,经理才龇牙问道:“找我是不是有啥事儿啊?”

    “嗯,还真有点事儿。”朱伟率先回应道:“我们在查一个案子,想找你了解点情况。”

    经理一愣,满脸堆笑的应道:“可以啊!这人民卫士的事儿,就是我们的事儿,想了解啥情况你就问吧,我一定配合。”

    “我没带口供本,录个音可以吗?”朱伟问。

    “可以,可以。”经理非常配合。

    朱伟闻声拿出录音笔,转身看向秦禹点了点头。

    “那咱开始了?”

    “嗯,问吧。”

    “你们芭比店里,是不是有一个叫童贵生的服务小弟。哦,他老婆叫翁美,也在你们这里工作。”秦禹轻声问道。

    经理闻声顿时愣住。

    “你认识他们吗?”秦禹稍稍等待了一下,又重复着问了一句。

    经理目光略有些忐忑的看了朱伟一眼,尬笑着回应道:“两位领导,你们到底要查什么案子啊?”

    “这两个人失踪了。”秦禹含糊着回应道:“有人去我们司报案,天天闹,上面没办法,就让我们来查查。”

    “……两位领导,你们说的这个案子我真是不太了解,帮不上忙。”经理眨巴着眼睛,很鸡贼的应道:“要不,你们再打听打听别人?”

    “你是芭比的前厅经理,这事儿你真不清楚吗?”

    “……不清楚。”

    “那你认识童贵生和他老婆吗?”

    “认……认识。”经理斟酌半晌点头:“可他们咋失踪的,我确实不清楚。”

    秦禹盯着经理的表情,斟酌半晌后,伸**过朱伟手里的录音笔关掉,语气很柔的说道:“这里就我们三个,你说点情况也没人知道。”

    “……!”经理略微犹豫一下,依旧摇头:“大哥,我真不知道。”

    “你透点信儿给我,以后有事儿,我照顾照顾你就完了呗。”秦禹眉头轻皱的回应道:“我都说了,这里就咱们三个人,我也不录音了,你就说点自己知道的,咱们交个朋友。”

    经理双眼快速眨动,再次犹豫了半天,才指着秦禹的录音笔问道:“真关了吗?”

    秦禹一愣,直接把录音笔扔过去:“来来,给你拿着。”

    “唉。”经理叹息一声,语气无奈的说道:“两位领导,我看你们也挺实在的,兄弟劝你一句,这案子你们真别查了。”

    秦禹眼神一亮:“那也就是说,你知道咋回事儿了?”

    “你就别问了,关于这个案子,我是多一句话都不会说的。”经理看着秦禹回道:“咱就是个小经理,自己活着都困难,可不敢惹乱子。”

    “有钱能谈吗?”秦禹试探着问。

    “你就是给我十万,我也不掺和这事儿。”经理态度坚决。

    话音落,车内顿时沉默了下来。

    经理稍微等了一会,突然伸手推开车门说道:“两位大哥,我还有事儿就先走了。回头你们要来芭比玩,可以找我……我安排安排你们。”

    朱伟看着他,突然喊了一句:“兄弟,你知道吴耀为啥敢这么无法无天吗?我告诉你,就是因为社会中你这样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人太多,所以他才能这么猖狂。我不要求你能出面作证,但就私下里给我们一些信息都不行吗?”

    经理闻声一愣。

    “童贵生他儿子还不到三周岁,老妈重病,老爹挣不着钱。”朱伟声音颤抖:“这案子如果不破,他们拿不到赔偿,到时候死的就不是两个人了,而是一家五口全没了。”

    经理攥着拳头犹豫半晌,才抬头回应道:“不管你咋说,我都不会掺和这事儿。不过……你们非得要查,就去找店里的小彬吧。他和童贵生是朋友,也知道很多细节。”

    说完,经理转身就走。

    ……

    深夜一点多钟。

    小彬下班后,坐在一家地摊小吃店内,目光忐忑的看着秦禹说道:“童……童叔……也找过我几次,可我真不敢瞎说话。”

    “这案子如果没人出面指正,给我们详细的信息,那就没法查了。”秦禹皱眉叹息道:“你发小和他媳妇,就全白死了。”

    小彬紧张的喝了几口水,额头冒汗的看着秦禹问道:“那你……你真的能保证我的安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