宽阔背影,小小少年

香香的愤怒是没有理智的,当老张再一次殴打她的妈妈时,她就已经忘记了一切可能发生的后果,只想拿着那个酒瓶子一下把这个癞子打死。

    但老张再不济他也是个成年人,而且常年在外面蹭吃蹭喝,跟人家玩滚刀那一套,所以街头斗殴的经验十足。他看见香香冲自己捅来,第一时间就后退了两步,抬腿蹬了一下。

    “咕咚!”

    香香仰面倒地,而老张则是右腿被瓶子划出了一道口子。

    “闺女!”花姐哭着喊了一声,使劲儿挣脱开了老张,弯腰就要拽香香。

    “艹你个妈的,你敢捅我?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你野爹!”老张被捅急眼了,抬起腿就跺了下去:“小狼崽子,我一脚踹死你,省得你长大也出去卖了。”

    “嘭!”

    花姐替闺女挡了一脚,满脸狰狞的怒骂道:“你是畜生,你连孩子都打。”

    “给我拿钱,”老张骑在花姐身上,一拳接一拳的抡下去:“拿不拿钱?!”

    “我没钱。你可以自己去找,找到多少都算你的。”花姐屈服了,抱着闺女说道:“别打她,别打她了。”

    老张喘息着拽住花姐,沉默半晌后说道:“没钱是吗?那我找个人,你让闺女出去一晚上,至少能换三千。你给我拿两千,咱就两清了。”

    “不可能。”

    “你跟我装什么?她长大了能干什么,还不是干你这个?我找人还能贵点。”老张掐着花姐的脖子:“你别逼我,听见没?!”

    “你做梦!你杀了我,也不可能。”花姐护着香香:“谁也不能碰我姑娘。”

    “你特么怎么脑子不好使呢!”老张梗着脖子,右手拽着花姐:“我再跟你说一遍……。”

    “松手。”

    就在这时,瘦弱的大牙从里屋走了出来,面无表情的冲老张喊了一声。

    老张闻声回头:“你说啥?”

    “我让你松手。”大牙虽然个子比成年人矮,但此刻他站着老张却跪坐着,所以他是俯视着说的话。

    “滚NM的!”老张伸手一把推开大牙,扭头看向花姐:“我跟你说……。”

    屋内寒光一现,大牙右手攥着一把厚背菜刀,扬起胳膊,眼珠子都没眨的就砍了下去。

    “噗嗤!”

    老张猝不及防,正脸颊结结实实的挨了这一菜刀,登时嗷的一声捂上脸:“我艹,砍我?!”

    “噗嗤!”

    大牙下手极黑,第二刀端端正正的砍在了老张的手腕上。

    “哎呀我艹,小崽子,你下手挺狠啊!”老张反应也很快,蹭的一下从地上窜起,右臂挡在身前,迈步一边前顶,一边就要抓大牙的持刀手腕。

    大牙双眼盯着对方,连续退后三步拉开距离,右手迅速扬起,奔着老张的肚子再次抡了胳膊。

    “噗嗤!”

    菜刀落,老张腹部的衣服裂开,肚皮上的皮肉外翻着喷溅出了血迹。

    大牙动作灵巧的横挪一步,整个人站在老张身左侧,抬起胳膊,上去就是一顿猛砍。

    “噗嗤!”

    “噗嗤!”

    “……!”

    也就三两秒的功夫,老张的左臂,肋下,以及脸颊起码被砍了四五刀。随即他硬着头皮,迈步往前一扑,大牙立即后退数步,扬起刀,瞪着眼珠子吼道:“来啊,你来,CNM的!”

    老张咬着牙,也不敢轻易上前,因为他身上没家伙,而且对方这个半大小子,下手也挺黑。

    大牙一看老张迟疑,抽冷子抬刀就再次猛砍。

    老张试着抓了两次刀,没有抓到,反而胳膊被砍了好几下后,只能掉头往外跑。

    这时,大牙拎着刀追过去,冲着他的后背又猛砍了三四下。

    “咣当!”

    醉酒的老张踉跄的撞开店门,捂着脑袋下了台阶,撒腿就跑。

    大牙喘息着追出室外,扯脖子吼了一声:“CNM的,你再敢来我整死你。”

    老张回头怒骂道:“小崽子,你别走,你等着。”

    “不走你能咋地?你看看地面上是龙是凤的人物,哪个是你这B样的?”大牙虽然年纪小,却也完全瞧不起对方的吼道:“我就在这儿等着你,我看你能咋地!”

    说完,大牙转身走进了室内,看着满地鲜血说道:“阿姨,香香,你俩没事儿吧?”

    倒在地上的香香,脑中回忆着这个男孩刚才拿刀出来的一瞬间,双眸又瞧着他瘦弱的身板,脑海中不知不觉间多出了一份烙印。

    “他跑了?”花姐回过神来,立马起身问道。

    “跑了。”大牙点头。

    “关门,先关门,他一会肯定回来。”花姐急忙招呼了一声众人。

    大牙剁跑了老张,状态正在巅峰的说道:“回来能咋地?就一个地赖子,再来我还砍他,怕他干啥?!”

    花姐刚才见大牙将老张赶跑时,有一瞬间感觉,这个孩子似乎比虎背熊腰的成年人还可靠。可现在听到他说的话,花姐心里也明白,孩子终归是孩子。

    “听我的,先关门,去小霞那儿躲一躲。”花姐继续张罗着。

    屋内的姐们,其实心里也都怕老张找人来报复,所以立马简单收拾了一下室内,拿着各自的外套,锁门就领着两个孩子跑了。

    可众人没想到的是,人格脏到不能再脏的老张,并没有找地赖流氓报复,而是打电话报了警。

    也就不到一个小时的功夫,黑街警司里的几个警察,冲进那个小霞的住所,指着大牙问道:“是不是你砍的人?”

    大牙眨了眨眼睛,梗着脖子回道:“我是自卫。”

    “那走吧。”警员一把扯过了大牙衣领,薅着他冲众人说道:“收拾收拾,全去警司吧。”

    ……

    88号院内。

    秦禹冲着林念蕾调笑道:“兄弟,你又胖了。”

    “别犯贱。”林念蕾冻的缩着白皙脖颈,直跺脚的说道:“妈妈呀,屋里的墙漏了个窟窿……我睡一夜,第二天早上醒来,睫毛上都是霜,差点冻成冰棍了……。”

    “你这屋缺个男人。”秦禹一顿暗示的回应着。

    林念蕾扭头扫了一眼秦禹:“说,围脖是给谁买的?”

    秦禹一愣时,兜内的电话响了起来。

    “你等会昂。”秦禹摆了摆手,低头接通电话:“喂?咋了,伟哥?”

    “你儿子被抓了。”朱伟话语简洁的说道。

    “什么玩应?”秦禹顿时愣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