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少

奉北龙兴药物公司大厦,总经理助理办公室内,一名梳着三七分,皮肤很白,面容俊朗的青年,此刻正盯着电脑,小心翼翼的修改着重新改制药物生产线的报告。

    一阵敲门声响起,青年抬起头喊道:“进。”

    门开,一位面容端庄的美女秘书,笑着提醒道:“刑总,总裁和经理回来了,去顶层小会议室了。”

    “回来了?”青年一愣后,立马起身招呼道:“快快,帮我把报告打印好,我去进屋换身衣服。”

    “好的。”秘书点头。

    青年急迫的推开办公椅子,小跑着冲进里侧休息间更换衣物。

    他是龙兴药物的三公子,名叫刑子豪,今年24岁,刚刚毕业于7区某贵族大学,目前在家族公司任职总经理助理,而这个龙兴公司就是袁华在奉北最大的关系。

    ……

    大约二十分钟后,刑子豪将身上价值不菲的白西服换成公司内普通的工装,又系了一条较为死板的领带,这才冲着秘书问道:“看着怎么样?”

    “挺好的。”秘书捂嘴一笑:“就是看着太低调,不像你的风格。”

    “老头子吃这一套。”刑子豪咧嘴一笑,伸手拿起桌上打印好的报告:“你订个好点的西餐馆,一会我可能带老头子过去。”

    “知道了。”秘书再次点头。

    刑子豪交代完,手里拿着报告,大步流星的就走出了办公室。

    大厦顶层小型会议室内。

    一个体貌富态的中年,坐在沙发上,低头喝了口茶水后,才摆手冲着十几名高管说道:“叫皮特进来,你们先出去,明天开会。”

    “好的,刑总。”

    众人齐刷刷的鞠躬点头,各自拿着已经准备好很久的报告,文件,快步转身离去。

    大约五分钟后,一个穿着皮衣的老外刚进屋坐下,刑子豪就推门走了进来,满面春风的喊着:“爸,二哥,皮特总监。”

    邢总抬头扫了一眼三儿子,只略微点了点头问道:“你还在公司啊?”

    刑子豪点头哈腰的一笑:“最近事情比较多,我加个班。”

    刑总插着手掌,轻声调侃道:“你可别是听说我回来,才加班的。”

    “爸,你别拆我台行吗?”刑子豪腼腆的挠了挠头。

    “你有事儿啊?”坐在左侧的邢家老二,轻声问了一句。

    “啊,有点事儿。”刑子豪闻声将报告递给老爹,顺势坐在沙发上说道:“最近我经常去车间,观察了一下生产线,我发现咱们公司的设备老旧,导致人力成本很大,所以……。”

    刑总顺手拿起报告,低头扫了一眼封面标题回道:“设备更换,我考虑过。行,回头我看看。”

    “爸,这个设备报告我做了很久,也搞了调研,甚至跟几家提供设备的公司也接洽了一下……。”刑子豪张嘴还要阐述。

    刑总放下报告,抬头看着老外问道:“皮特,二厂区的设备更换,子荣跟你提过了吗?”

    “提了,他给的报告很完美,”老外竖起大拇指说道:“像是上帝做出来的一样。”

    刑子豪闻声愣住。

    “哈哈。”刑总一笑,指着三儿子说道:“你和你大哥想到一块去了。行,报告放这儿吧,回头我看看。”

    “啊!”刑子豪憋了半天,才脸色涨红的点了点头。

    “你先出去,我们谈一些事儿。”刑总轻声招呼了一声。

    刑子豪缓缓站起身,笑着又问:“爸,晚上一块吃个饭吧?”

    刑总斟酌半晌,低头看了一眼手表说道:“不用了,一会我们三个去泡个澡,随便吃点就行。”

    “好吧,”刑子豪依旧笑着说道:“那你们先忙。”

    “嗯。”刑总点了点头,转身就看向二儿子:“你顺着刚才的思路继续说,新药剂……。”

    刑子豪扫了一眼三人,转身离去,而此刻他脸上的笑容,却已经被阴森的表情所代替。

    门口处,早已等待多时的秘书见刑子豪出来,立马笑着问道:“报告交上去了吗?老总很高兴吧?”

    刑子豪猛然扭头,双眼通红的问道:“这是你该操心的问题吗?”

    秘书立马闭嘴。

    ……

    两小时后。

    奉北某高档公寓楼内,刑子豪拿着自家药物公司生产的神经类药物原液,低头用注射器扎进了自己胳膊。

    “呃……!”

    刑子豪闭着眼睛,手臂颤抖的往胸腔内吸着气。

    数秒后,他咣当一声躺在沙发上,浑身抽搐。

    过了不知道多久,开门声响起,一名年轻貌美的姑娘,手里提着一大堆东西走进来说道:“哎呦,老公,实在对不起哦,我刚才送我妈妈回医院来着……。”

    刑子豪目光呆滞的看向姑娘,突然咧嘴一笑:“没事儿,你过来。”

    姑娘闻声立马放下手里东西,换好拖鞋一溜小跑的冲过来,拽着刑子豪胳膊问道:“你吃饭了吗,宝宝?”

    刑子豪搂住姑娘的脖子,突然问道:“我刚才洗澡,见到垃圾桶里有男性用的一次性刮胡刀,谁的?”

    姑娘一愣:“我爸的啊,他昨天和我妈妈在这里住来着。”

    “我昨晚给你打电话,你为什么没接?”刑子豪动作轻柔的掐着姑娘脖子问道:“你骗我?”

    “我没有……。”

    “你他妈的是个什么东西啊,让我等一个半小时?你还往家里领人?!”

    “我妈妈要看病,所以他们才来的啊,昨晚真是他们在这里住的。”

    “啪!”

    刑子豪左手掐着姑娘的脖子,抬起右臂一拳就打在了她的脸上:“妈的,你让我等?你凭什么让我等,啊?!”

    姑娘被打的鼻孔窜血,嚎叫着推搡刑子豪:“你疯了?昨晚真是他们来的,我电话没电了,不信你给我爸打电话。”

    “推我?犟嘴?你摆不清楚自己位置了,是吗?”

    刑子豪真就跟疯了一样,将心里所有的不爽,全都发泄在了这姑娘身上,宛若牲口一般挥舞着拳头。

    姑娘刚开始还反抗,但头部连续遭受重击之后,整个人就懵了,只本能的用手臂护住要害,任由拳头宛若雨点的落下。

    刑子豪打了足足七八分钟,整个人才感觉有些脱力,眼神空洞的大口吸气,满身是血的坐在了地上。

    姑娘整个脸肿的跟猪头一样,缓了好半天,才哭着说道:“真是我父母来了……不信你给他们打电话。”

    “我打NM!”刑子豪晃晃悠悠的站起身,胸中怒气稍减:“床头柜里有钱,拿了滚吧。”

    “你什么意思啊?”

    “我干够了,明天这屋换个人住。”刑子豪拿起粉色外套,扬长离去。

    ……

    楼下。

    刑子豪刚刚坐上汽车,兜里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喂?”

    “您好啊,刑少,我是松江永东。”

    “有事儿说。”刑子豪低头摸出烟盒,声音不冷不热的回应着。

    “松江这边跑了一个很重要的人,可能去奉北了。”永东很客气的回应道:“袁总的意思是让我过去,求您帮帮忙。”

    “来了给我打电话吧。”刑子豪回了一句,就挂断了手机。

    ……

    松江。

    永东坐在车内,皱眉冲着副驾驶的跟班问道:“你确定他去奉北了?”

    “不能特别确定。”跟班小心翼翼的回应着:“我是打听了小曲身边的一些熟人,问出来,他有一个朋友在奉北,关系很好。他现在肯定在松江待不了了,所以很大可能跑到了奉北。”

    永东斟酌半晌:“你继续打听,我们先往奉北走。”

    “好。”跟班点头。

    ……

    深夜10点多钟,秦禹,老猫,关琦三人从奉北车站走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