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没了,林子里只剩下野兽(加更2)

仓库内。

    张天坐在椅子上,手掌颤抖的签了数份股权变更合同,以及购股协议,和提前做好的公证证明后,起身就招呼道:“我们走。”

    远处,几个挟持着小舅子等人的马仔没动。

    “CNM,把我的人放了。”张天愤怒至极的吼着。

    秃子将东西放在牛皮档案袋中,顺手扔给袁克后,咕咚一声跪在地上,冲着张天说道:“你要恨恨我,我对不起你。”

    张天回头看向秃子,话语简洁的说道:“呵呵,不怨别人,就怨我自己。是我他妈的心软了,我活该。”

    秃子嘴唇抖动,没有吭声。

    “把人放了。”萧九冲着马仔喊了一声。

    众人得令放下枪,让开了身位,随即小舅子等人迈步走向张天的位置。

    张天活动了一下手腕,扭头看着袁克说道:“你要是对秃子不好,你得被天打雷劈。”

    说完,众人迈步就往外走。

    袁克顺手将合同扔在货箱上,立马走过去搀扶秃子:“哥,你起来。”

    “……我干了一件自己都恶心的事儿。”秃子攥着拳头,转身看向袁克说道:“公司缓过气儿来,别亏待张天。”

    “我一定。”袁克重重点头。

    说完,秃子起身抬头看向张天背影,内心五味杂陈的招呼道:“去喝酒,都去!”

    “咣当!”

    话音刚落,仓库正门突然传来响声,老三满身酒气的走进来,抬头看着张天问道:“走啊?”

    张天一愣:“让开。”

    “CNM!”老三站在原地没动,声音低沉的骂了一句。

    屋内众人听到这话,全部愣住。

    “你骂谁?”憋了一肚子火的张天,不可置信的看着老三:“你再骂一遍?!”

    “我艹NM!”老三双手插兜,目光发直的再次骂道。

    “小崽子。”张天急了,伸手就掐老三的脖子。

    秃子回过神来,立马上前吼道:“老三,你要干什么?”

    “啪!”

    张天甩手一个嘴巴子抽在老三脸上:“滚。”

    “华哥对你这么好,你在公司最难的时候搞事儿,你还是人吗?”

    老三怒吼一声,突兀间掏出了S枪。

    张天登时愣住,心中突然升起了一股极其不好的预感。

    “老三!”秃子瞠目结舌的吼着,疯了一样的往前跑。

    老三攥着枪,歇斯底里的吼着:“你卖公司,我就得干死你。”

    “老三,别动。”秃子再喊。

    张天闻声后退。

    “亢亢亢!”

    三声枪响泛起,张天胸口中弹,步伐趔趄的后退了数步。

    秃子懵了,萧九懵了,屋内所有人都懵了,只有袁克双瞳直愣愣的看着张天,双拳紧握。

    两秒后,张天仰面跌倒在地,浑身抽搐的扭头,看向了袁克那边。

    “亢!”

    老三一枪打在张天头上,鲜血迸溅,染红了地面。

    “天儿!”

    “姐夫!”

    “……!”

    小舅子和中年回过神来,迈步就扑向了张天的尸体。

    “你们都是帮凶,都特么该死。”老三双腿绷直,手臂颤抖却僵硬的吼着,枪口调转,再次扣动了扳机。

    “亢亢亢!”

    又是三声枪响泛起,小舅子和中年也倒在了张天身边。

    老三疯狂的扣动着扳机,但枪内泛起空枪之声。

    秃子两步冲过来,一脚踹在老三腰上喊道:“你他妈疯了?!”

    老三呆愣愣的靠在墙壁上,任由秃子疯狂殴打,也不还手。

    秃子一拳接一拳的砸在老三脸上,不停的喝问着:“你到底想干什么?你啥意思?他都交权了,非得赶尽杀绝吗?!”

    袁克扑咚一声坐在地面上,眼神直愣愣的看着张天,一言不发。

    萧九用余光扫向袁克,沉默半晌后说道:“把秃哥拉开。”

    门口处,秃子殴打着老三,满脸泪痕的吼道:“你以为你干的对吗?啊?!枪响了,再就没有回头路了。没有了,你明白吗?”

    老三鼻孔窜血,眼神呆愣的看着秃子:“哥,你……你们都有立场,难道我就没有吗?”

    秃子闻声怔住。

    “我也有立场。”老三瞪着眼珠子,一字一顿的吼道:“今后谁背地里整小克,那就是整我。我衣服没了,人也杀了……小克要是没路走了,我也就没了。”

    “你这是害我!”

    袁克怒吼一声,疯了一样的冲向老三:“谁让你替我做决定的,谁让的?!”

    “他不死,早晚得弄你。”老三瞪着眼珠子吼道:“我不光要杀他,连跟着他的人,我也一块弄了。脸都撕破了,留分寸的都是傻B。”

    秃子听到这话呆愣愣的后退,扭头看向了袁克,又木然瞧了瞧地上的张天,突然感觉自己好像很了解的江湖,在这一瞬间变得陌生无比。

    ……

    松江。

    袁华四媳妇的住所门口,一阵撬门声响起。

    四媳妇坐在沙发上,正打着电话。

    “咣当!”

    突兀间门开。

    两个浑身脏兮兮,并且很瘦弱的小男孩,手持着尖刀,目光忐忑的看向了四媳妇。

    “你们谁啊?”四媳妇有些慌乱的站起身,退后了数步。

    “抢……抢劫。”

    “钱在抽屉里,抽屉里,自己拿。”四媳妇毫不犹豫的指着抽屉,一边后退着,一边回应着。

    两个小男孩,突兀间迈步前冲,可目标却不是装钱的抽屉。

    “你们干什么?!”四媳妇绝望的吼了一声。

    “噗嗤!”

    “噗嗤!”

    “……!”

    灯光下,两个懵懂无知的小男孩,残忍的挥着刀,完全丧失人伦道德的捅着。

    几分钟后。

    二人搜刮了屋内的一些钱财,敞着门快步离去。

    ……

    奉北邢家。

    邢子林迈步上楼时,兜内电话响起,他掏出来一看是袁克的号码,随即斟酌半晌,直接挂断。

    过了数十秒,邢子林来到书房前,刚准备敲门,电话铃声就再次响了起来。

    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见到是公司一个高层的号码,立马按了接通键:“喂?”

    “张天死了。”

    “……!”邢子林闻声愣在原地。

    “袁克给我打了电话,要找你,你接一下吧。”高层提醒了一句。

    邢子林怔怔的站在书房前,一时间没了反应。

    “吱嘎!”

    门突然被打开,邢胖子面色憔悴,精神状态很萎靡的问了一句:“干什么?”

    邢子林看着老爹,只短暂愣了一下应道:“没事儿,我让厨房弄了点粥,您吃一口吧。”

    ……

    另外一头。

    李司接了朱伟传过来的文件,立马拨通一个号码说道:“约一下邢胖子吧,我跟他摊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