撕破脸(加更1)

街道上。

    张天仰靠着坐在车内,插着手,闭目养神。

    “姐夫,事情办的这么好,我怎么看你一点都不高兴呢?”小舅子不解的问了一句。

    张天稍稍沉默,叹息一声应道:“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唉,如果真的有更好的办法,谁又愿意做一个唯利是图……。”

    “嘭!”

    话还没等说完,一辆越野车突兀间冲过来,直直的撞在了张天右侧的车门上。

    四轮在冰雪路面上横推了两三米远,才堪堪停滞。

    “艹!”小舅子甩了甩脑袋,伸手就要摸枪。

    “咣当!”

    车门被拽开,萧九领着三个人,手持长枪指向车内,面无表情的说道:“秃子说,他不想这样做,可你先这样做了。”

    张天愣住。

    “下车吧。”萧九声音低沉的招呼道。

    “萧九,我特么就不明白了,你们这样干是为了啥?”坐在张天旁边的中年,攥着拳头吼道:“他都没了,你不为自己找找出路吗?”

    “别逼我,下车。”萧九重复着吼了一声。

    ……

    一个小时后。

    市郊袁氏公司在奉北的储货仓库内,张天头发略有些凌乱的坐在破旧的椅子上,眼神呆愣的看着秃子,也不吭声。

    “下午刚聊完,晚上你就来奉北,”秃子低着头:“你就那么急吗?”

    张天没有吭声。

    “我说了,你即使要走,那咱也和和气气的,没必要弄的动刀动枪。”秃子双眼泛红,声音沙哑的抬头看向张天:“你就是不考虑我们,也得考虑考虑刚被埋在坑里的老袁吧?他亏待你了吗?!”

    “他是没有亏待我,可他……。”

    “别TM提永东了。”秃子瞪着眼珠子吼道:“我就问,老袁有没有亏待过你?!”

    张天再次沉默。

    “你要清算股份,我不会让袁克少你一分钱。可你要掏空公司,联合小四儿一块卖了袁氏,那我绝对不答应。”秃子拍着桌面,一字一顿的说道:“因为你把事儿干过了,明白吗?”

    旁边的货箱子上,袁克坐在上面,只静静的听着秃子的话,却一声不吭。

    张天搓了搓手掌,歪脖看着秃子问:“老袁没有亏待我,可我亏待他了吗?前两年公司遇到困境,财务保险柜内,连十万都拿不出来,是谁帮他度过的难关?是我吧?老袁在的时候,他做的任何决策,哪怕是错的,我在提出建议之后,是不是也完全捧着他执行?”

    秃子烦躁的掏出烟盒,手掌哆嗦的用火机点燃。

    “他没亏待我,可我也没负过他。”张天掷地有声的吼道:“股份是我应得的,我拿走没问题吧?公司内的人,以后是愿意跟着袁克干,还是跟着我张天干,那是人家的选择,我没有强迫过任何人。所以现在袁氏弄的这么烂,那不是我的原因,是本身公司就出现了问题,明白吗?”

    秃子摆手:“张天,我懒得跟你争。事儿既然摆开了,那咱就一次性解决问题。”

    “行啊,你说咋解决?”

    “我同意你撤股,也同意你把自己身边的人领走,但是有两个前提条件。”秃子吸着烟,低头回应道:“第一,你的股份全部由袁克,我,还有萧九购买,但购股的钱,我们分三年给清。具体比例是第一年两成,第二年三成,第三年五成。第二,在这三年内,你不能碰药品生意,也不能挖袁氏公司中高层。如果你违反约定,剩下的钱不与结清,并且药我可以暂时不卖,但袁氏一定先收拾你。”

    “哈哈。”张天听到这话大笑:“秃子啊,秃子,老袁死了,你真是变成商业精英了哈!哎,你怎么不直接把我命拿过去呢?你直接整死我,不就彻底放心了吗?还用搞什么约定合同吗,啊?!”

    秃子抬起头,双眼猩红的回应道:“天儿,你要不是跟我一块玩起来的兄弟,你以为我会让人把你带到这儿吗?啊?!”

    张天愣住。

    “杀你难吗?不杀你才难,明白吗!”秃子拍着桌子,扔掉烟头回应道:“这是最好的办法,你拿了钱一样可以当个富家翁,三年之后,我甚至可以放一部分市场给你做,但现在我不能让你威胁到袁氏。”

    张天扑咚一声坐在椅子上,抬头看着秃子,脸上表情淡然的回应道:“那你还是整死我吧。三年结清购股的钱,我接受不了,也没办法跟下面的人交代。”

    “你将我?”秃子攥着拳头问。

    “我就将你了。”张天指着货箱子上的袁克,一字一顿的说道:“你为了他整死我,我啥话都没有。”

    “我再问你一遍,你答应不答应?”

    “我不答应,死都不可能。”张天强硬无比的回应着。

    袁克听到这里,突然从货箱子上跳下来,抬头看着张天说道:“哥,你看在他今天才刚下葬的份上,你退一步,行吗?”

    “别拿他跟我说事儿,”张天声若洪钟的回应道:“我不欠他的。”

    话音落,室内短暂安静。

    秃子双眼盯着张天,沉默半晌后,掏出了电话:“你猜对了,我是冲你下不去手。”

    张天闻声一愣。

    “你表弟小扬,还有袁华的四媳妇,以及跟在你身边的那几个高层……我都让人盯上了。”秃子声音颤抖的说道:“如果你不答应,那我就没办法了,只能让下面的人,送他们走了。”

    “你他妈吓唬我!”张天站起身,眼神惊惧的吼了一声。

    “你觉得我像是在吓唬你吗,啊?!”秃子眼圈泛红,拿着电话喊道:“你把话僵到这个地步,你让我怎么办?我问你,我怎么办?”

    张天呆愣。

    “要钱,还是要人,你说句话。”秃子逼迫着问道。

    沉默,短暂的沉默过后,张天嘴角挂着微笑,闭着眼睛沉默许久后,冲着秃子竖起了大拇指:“行,老袁是你兄弟,我特么却是你要往死整的人。行,我服了,你把协议合同都拿来吧,我签字。”

    秃子斟酌半晌,立马转身喊道:“九,你把合同和协议拿来。”

    ……

    松江。

    朱伟手里拿着一沓子材料,走到组内办公区吩咐道:“把这个用电脑传到奉北去,快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