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判

深夜,奉北某酒店茶间内。

    张天坐在古色古香的榻榻米上,低头摆弄着茶海,耐心十足的等待着。

    足足过了半个多小时后,邢家老二邢子林,才穿着一身黑衣,推门走了进来。

    “哎呦,二公子。”张天立马起身,笑脸相迎。

    邢子林摘下皮手套,面无表情的与张天握了握手说道:“家里来了不少人,刚才走不开。”

    张天看着邢子林右臂上的黑布,顿时叹息一声说道:“节哀,二公子。”

    “坐。”邢子林脱下外套,也没谈弟弟葬礼的事儿。

    张天弯腰坐在邢子林对面,伸手帮他斟茶:“吃点点心吗?”

    “不了,晚上要陪家里长辈吃饭。”邢子林很安静的看着张天,也不主动挑起话头。

    张天将茶水向前推了推,沉吟半晌后问道:“二公子,既然你一会还有事儿,那咱们就不都兜圈子了。我很想知道,龙兴对跟我的合作是抱有怎样的态度?”

    邢子林端起茶杯,目光直视着张天说道:“袁氏公司虽然在这件事儿上表现的很差,但之前我们对它的扶持,是付出了很多精力和财力的。再加上老袁和我弟弟都没了,未来地面上的争斗,除了利益之外,我们在报复的立场上也是相同的……说白了,袁克接手公司,他完全不用我们督促,就一定会继续死咬对面。可这种心态,你并不具备啊。”

    张天沉默。

    “说直接点,你就是为了钱和利,对吗?”

    “呵呵。”张天一笑,插手看着邢子林回道:“来之前,我听到了一个确切的消息。”

    邢子林插手看着他,没有回话。

    “永东到了对面之后,把假药案的细节全部透漏给了黑街警司。”张天声音平稳的说道:“李司长让人抓了具体办事儿的几个马仔,现在人已经完全被对面控制住了,并且吐了细节。估计我到奉北的时候,这案子就已经被做死了,没法翻了。”

    邢子林听到这话,眉头紧皱。

    张天看着他,轻声继续叙述道:“黑街警司只要对外公布案件细节,那袁氏必死。为了抢市场竞争,恶意兜售假药去嫁祸同行,并且害死了两个身患重病的病患,这事儿可太恶劣了。”

    邢子林沉思着,依旧没有接话茬。

    “这可怕吗?不,这还不是最可怕的。”张天嘴角挂着微笑,手指点着桌面继续说道:“最可怕的是,我要是对面,就把舆论往奉北引。因为关键人小曲是确确实实死在这边的,老马和黑街警员在追他的时候,又在这边遭遇了巨大阻力,闹出了响动,甚至差点丧命。所以,对面都不需要把所有事情做的严丝合缝,只需对外泄露一些真实信息,那龙兴也一定会受到牵连。你们是供货方,总部又在奉北,那即使什么错都没犯,也会让人想入非非啊。”

    “你觉得我们龙兴公关不了这事儿吗?”邢子林问。

    张天斟酌半晌,抬头反问:“你觉得一个小小的警司司长,非要掺和这个事儿,是想不干了,还是想找死?”

    邢子林面无表情的再次拿起茶杯。

    “李司背后有人,这是一定的。”张天轻声补充道:“龙兴如果能公关这事儿,那最好不过。可是要公关不了,那你们就是伙同地方公司,哄抬药价,为了恶意竞争,不惜草菅人命。”

    邢子林摆了摆手:“你继续说。”

    “如果和我合作,就不会有这么多问题。”张天昂首挺胸的说道:“我在袁氏有股份有人,而且袁华在这事儿上对待永东的表现太冷,很多老人心里都不平。再加上袁克资历太浅,掌控力也有限,所以只要我喊一声,就能把袁氏的核心班底抽走,不超过一个月,松江的药线就能恢复正常。至于对面的报复,就只会打在袁氏身上,不会有一点波及到我。反而我可以对外表示,在假药的事儿上,我对公司失望透顶,所以才决定退股。”

    邢子林眯眼看着张天,笑着说了一句:“张总干事儿,还真是果断大于情感啊。你这么一搞,等于捅了要袁氏命的一刀。”

    “老袁在,除了应得利益之外,我们还有三分情感,可他没了,那我凭啥去伺候袁克呢?”张天毫不避讳的说道:“我岁数也不小了,得为自己和下面的人找一个好出路。更何况,袁氏即使倒了,那老袁留的钱,也足够让他们那一家活的很好了,所以我不觉得自己做的有啥问题。”

    “龙兴跟你合作了,那对面就会放弃把话题往奉北引吗?”邢子林一针见血的问道。

    张天斟酌半晌应道:“我的建议是,暂时不要因为子豪的事儿,而压的对面太狠。只要刑总愿意稍微抬抬手,那剩下的事儿,我来谈……。”

    邢子林沉默。

    “还有,我虽然和对面没有啥死仇,可这只是建立在他们不影响我的利益情况下。”张天阴着脸说道:“但如果他们继续抢市场,蚕食我的空间,那我和他们,也一样得分出个公母。”

    邢子林把玩着茶杯,思考再三后应道:“你在奉北留一天,晚上我抽空跟我爸谈一下。”

    ……

    半小时后。

    张天快步离开酒店,弯腰上了汽车。

    “怎么样?”跟着张天一块来的小舅子,语气急迫的坐在副驾驶上问道。

    “跟预想的一样,”张天从兜里掏出烟盒:“还算顺利吧。”

    “那就是成了呗,哈哈!”小舅子非常高兴:“姐夫,咱找地儿庆祝一下啊?我听说奉北有日系姐妹花……咱试试啊?”

    张天目光怪异的看着小舅子,有点懵了。

    “哎呦,都是老爷们谁不了解谁啊?!”小舅子笑着说道:“你放心,我不会跟我姐说的。”

    “……!”张天吸了口烟:“回住的地方吧。”

    后座左侧的中年,笑着问道:“你还不放心?”

    张天点头应道:“对,回去找找龙兴的关系,让他们也吹吹老邢的耳边风。”

    “靠谱。”中年点头。

    话音落,汽车转弯向住所方向赶去,而后方的十字路口处,有人坐在车里,拿着电话说道:“是,他们见完面了,走了。”

    电话内的人沉默半晌,声音沙哑的吩咐道:“那动手吧。”

    “哗啦!”

    撸动枪栓的声音,在车内接连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