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年兄弟

房间内。

    秦禹看着小祁摇头:“不用,后面的事儿,我们能处理好。”

    小祁斟酌半晌,也没有劝说,更没有去详细打听药线行业的具体情况,只挑着眉毛再次问了一句:“真不用还是假不用?我来都来了,咱要能一次把事儿平掉,那也省得我之后惦记你这边。”

    “真不用。”秦禹轻声解释道:“九区和外面不一样,有些事儿不是给谁弄没了就能平掉的。更何况我上面的人,估计现在不想继续激化矛盾,只想尽快安静下来。”

    “嗯,你心里有数就行。”

    小祁点了点头,把玩着水杯说道:“从你这儿走了之后,我也不回无人区了,而且短时间内,都不会在这边,所以你做事儿还是TM的稳着点吧。”

    秦禹一愣:“你又整啥呢,要去哪儿啊?”

    “接了一个朋友的活儿,可能得跑趟长途。”小祁一笑:“哈哈,你别管了。”

    秦禹有些担忧的看着他,皱眉说道:“不然你也留下得了,咱一块弄弄药品这事儿,咋地也比你跟外面飘着安稳。”

    “拉倒吧。”小祁连连摆手的回应道:“别人想弄死你,你手里拿着刀自卫的时候,还要考虑千万别捅人家要害上。呵呵,这活儿我可干不了,还是外面遍地是机会的世界比较适合我。”

    “唉,懒得跟你争。”秦禹知道小祁的性格,所以也就放弃了劝说:“你哪天走啊?”

    “一会就走。”小祁顺嘴回应道。

    秦禹愣了半天:“这么急啊?”

    “后面的事儿你也不用我干,那我还留下干啥啊?浪费时间。”小祁轻声回应道:“我得赶时间见个朋友,你留这儿好好养伤,顺便泡甲方吧。”

    “……就不能跟我待两天啊?”

    “咱俩在一块待了快十年了,还特么没待够啊?”小祁起身:“我真有事儿,不能再拖了。”

    话音刚落,老猫推门走进来,笑着招呼了一句:“我让这边的人整了点菜,一会咱喝点啊,哥们?”

    “不了。”小祁转身应道:“我们准备撤了。”

    “撤了?”老猫一愣:“这刚到地方就走啊,也太急了。”

    “他没事儿我就放心了。”小祁轻声应道:“手里真有点事儿,下回咱们聚哈。”

    老猫闻声看向了秦禹:“菜我都让他们做了。”

    “算了,他要走就让他走吧,”秦禹也没再挽留:“以后有的是机会碰面。”

    “那太可惜了。”老猫冲着小祁伸出手掌:“你救了我们一命,下回来松江,我让你知道什么是宾至如归。”

    “哈哈,行。”小祁对老猫的印象还不错,觉得这人大咧咧的挺有意思:“下回聚。”

    “我不方便,那就不送你了。”秦禹躺在床上喊道。

    “待着吧。”小祁摆了摆手。

    “走走,我送你。”老猫轻声招呼道:“顺便我让这边的兄弟给你拿几桶气油。”

    “好勒。”

    小祁应了一声,就果断走出房间,没有在跟秦禹多说一句话。

    ……

    二十多分钟后。

    老猫让人给小祁补了几桶汽油,拿了一些路上吃的东西,对方两台车就顺着街道扬长而去。

    站在路边目送小祁离去后,老猫就夹着裤裆,一溜小跑的回到了秦禹房间。

    “走了?”秦禹问。

    “嗯,走了。”老猫点着头,龇牙问道:“哎,他到底跟你啥关系啊?”

    秦禹斟酌半晌后,如实回应道:“我俩都是孤儿,一块跟着个老头长大的。小的时候一块要过饭,一块进山里掏过活儿……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感情比亲兄弟还要好。”

    “老头是你养父?”

    “是。”秦禹点头。

    “人呢?”

    “……几年前得病死了。”

    “那白瞎了。”老猫叹息一声:“这老头心善啊。”

    秦禹听到这话,轻声解释道:“我家老头心眼肯定不坏,但他收养我们,也有一点目的。”

    “有啥目的?”

    “我们这些小崽干活挣的钱和粮,都统一交给他,然后他管我们饭吃。”秦禹笑着应道:“九区刚成立的那一会,待规划区有很多这样的人,因为孩子岁数小,单蹦在外面根本活不下去,那大家凑一块,再有个领头的,就不容易被欺负。”

    “哦,是这样。”老猫点了点头,好奇的又问:“小祁是不是服役过啊?我看他办事儿,可不像是普通人。”

    “没有,他手上的活儿,纯是自己跟别人练出来的。”秦禹摇头应道:“我也是。”

    “扯淡,这活儿能自己练出来?”老猫根本不信的说道:“老子在警司随便批训练弹,可到现在一跟部队的人办事儿,还特么跟不上节奏呢。这一着急打的全是醉酒枪法,你告诉这玩应能自学成才,我咋不信呢?!”

    秦禹思考一下问道:“那为啥齐麟能在警司内拿名次呢?他有一对一老师吗,还是有人愿意特意带他啊?”

    老猫愣住。

    “对你来说,个人素质好不好,完全无关紧要,反正只要李司坐在那儿,?你永远都能混的人模狗样的。”秦禹笑着说道:“可我们不行啊,八个人一块干活,就你关键时刻掉链子,那以后谁还带着你一块吃饭啊?”

    “也是。”老猫点了点头。

    “唉,小祁不容易啊,我是没看见自己亲人咋没的……可他是亲眼看见他爸他妈死在家里的。”秦禹叹息一声说道:“所以,他从小性格就跟别人不一样。老头活着的时候总骂他,说他是刺儿头,像个狼崽子,呵呵。”

    “他爸妈咋没的啊?”老猫像个好奇宝宝。

    秦禹斟酌半晌:“算了,咱不在背后说这事儿。”

    ……

    路上。

    小祁躺在副驾驶座椅上,双手抱肩正在酣睡。

    汽车一路向南行驶,沿路风景匆匆而过。

    他奔袭上千里,耗时两天,在奉北硬救下了秦禹,可离去时,却连一口热饭都没吃。

    由此可见,他们之间的兄弟情感,似乎并不像是秦禹叙述的那么简单。

    ……

    走廊内。

    永东斟酌半晌后,敲了敲秦禹的房门。

    “谁啊?”老猫喊。

    “是我,”永东低声应道:“谈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