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靠嘴吃饭

从邢子豪被打死的那天晚上开始,秦禹就有一种老马不会再跟众人回来的预感。而后来无数的细节也证明,他的感觉是对的。

    只不过,马老二一时间接受不了这个噩耗,激动地站在马路上高声吼道:“为什么你们都回来了,我叔却被抓了?为啥?!”

    喊声久久回荡,却无人应答。

    马老二扔掉拐杖,瘫坐在地上,情绪崩溃的捂着脸哭道:“我是错了,错了,可你倒是给我一个补救的机会啊……!”

    老猫沉默半晌,走过去搂住他:“都想救他回来,可马叔自己不想跑了。”

    “他……他是替我被抓的。”马老二内疚万分的轻声回应着。

    老猫只用力的搂着马老二脖子,不再宽慰。

    ……

    两个小时后,某二楼内。

    可可素面朝天,挽着一头秀发,轻敲了敲秦禹的房门。

    “谁啊?”

    小祁喊着问了一句。

    “是我,可可。”

    “你进来吧。”秦禹躺在床上,伸手盖上了被子。

    门开,可可独自一人走进房间,扭头扫了一眼四周后,才俏脸冷峻的说道:“让你朋友出去一下,我们聊聊。”

    “不用背着他。”秦禹躺在床上应道:“他是我兄弟,也不做药的买卖。”

    可可再次打量了一下小祁,弯腰坐在了床边的椅子上。

    秦禹看着一身皮衣,牛仔裤的可可,笑着问道:“打扮的这么素啊?”

    “你别跟我油嘴滑舌的。”可可黛眉轻皱,话语直白的说道:“合作是要讲互惠互利的,可从你们接货开始,钱我没赚多少,但麻烦却惹了一堆。”

    秦禹斟酌半晌,咳嗽几声后应道:“奉北的事儿,不会牵连到你们,那边……。”

    “别忽悠我。”可可声音清脆的打断,挑眉说道:“邢胖子妈还没死,儿子就死了,你觉得他能善罢甘休吗?我窝藏你们,就等同于帮凶啊。”

    “我说了,奉北的事儿有人会解决。”

    “老马嘛?”可可摇头应道:“我觉得他份量不够。”

    “老李会出面的,”秦禹思路清晰的解释道:“永东也会帮忙洗假药的事儿。这样一来,不但马家的口碑保住了,咱还能让袁家很难受。”

    可可闻声陷入沉思。

    秦禹双眼盯着可可精致的脸蛋,强打起精神开始叨哔:“打个比方。你是做商业投资的,第一轮,你给我们融了二百万,我们消耗完了。然后第二轮,你又给我们融了三百万,我们依旧花光,用在了拓展市场上。好,现在环节来到了第三轮,我们还急需两百万,才能彻底在这个行业中站住脚,那我问你,这钱你投不投?”

    可可愣住。

    “呵呵。”小祁斜眼看着秦禹,一下没憋住笑。

    “去,去,你滚出去。”秦禹烦躁的撵了一句:“这特么谈正事儿呢,你笑啥啊?”

    “你们聊,”小祁拿着电话比划了一下:“我刚才看手机呢。”

    秦禹扭过头,看向可可继续说道:“你看哈,前期你已经投五百万了,现在公司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刻,你不投钱,那我们就倒闭,然后你赔的血本无归。但如果你继续投,不但先保住了前期五百万的投入,而且依旧还可以搏后期持续收入……。”

    “我真想看看你这张嘴是不是电动的。”可可瞪着大眼睛回了一句。

    “我说的都是实话。你看哈,货你已经铺了,松江上层的关系也打点完了,而且你就是现在不管我,那咱们合作的事儿,对面也早晚知道。忙你都帮完了,就差临门一脚,你说不干了,那亏不亏,你心里还没数吗?”秦禹摊着手掌:“我真没忽悠你,只要永东这边响了,我保证袁家会比我们之前难受的多。”

    “我就服了你了。”可可惊愕的看着秦禹说道:“你现在混的都没地儿待了,还能在这儿跟我瞪着眼睛吹,你咋这么牛X呢?!”

    “我不是没地儿待,真的。”秦禹立马指着小祁说道:“我兄弟就在无人区吃饭,大不了我遭点罪跟他走,咋地还不能找地儿落脚了?”

    可可闻声起身,低着头,步伐轻灵的在屋内走了两圈,才重新看向秦禹说道:“没有利润,说的再多都是废话。我等你一周的时间,如果事情跟你说的方向不一样,那不好意思,合作到此为止,你们这些人都得走。”

    “话说的这么满,你不怕我们喘过气来,以后见面尴尬啊?”秦禹笑着问。

    “我觉得这没有什么好尴尬的。”可可丝毫不避讳的应道:“太过客气,就是浅显的虚伪。站在我的立场上,必须保证公司利益。”

    “行,一周我让你看结果。”秦禹点头。

    “祝你早日康复。”

    “空手来的啊?”秦禹调笑着问。

    可可一愣,翻着白眼回道:“老子是甲方,让你指挥的团团乱转,三天接了两批人,我还给你带礼物?我特么没给你扔出去就不错了。”

    “呵呵,这段时间就麻烦你了。”

    “外面我留人了,有事儿说话。”可可扔下一句,推门就离开了房间。

    沙发上,小祁看着可可的背影,顿时咧嘴评价道:“啧啧,真是个小辣椒。”

    “合作方的关系不好处啊。”秦禹摇头感叹了一声。

    “整床上去就好处了。”

    “呵呵,我倒是想啊。”秦禹一笑:“老猫就想这么跟她处来着,最后衣服都没了,G腚跑人家老板房间住一宿。”

    小祁放下电话,伸手拿起水杯说道:“看样你在松江也没闲着啊,买卖都找好了。”

    “我是偶然撞上这一行了。”

    “你干啥我就不管了,但事儿我可以帮你办。”小祁喝了口水,脸色突然变得严肃:“要不我去一趟松江和奉北,把后路给你铺好再走?”

    “啥啊?”秦禹一愣。

    “糊涂了?”小祁往前凑了凑,目光凶悍的说道:“你朋友老猫说,袁家还有一个,我进松江蹲三天,就能做了他。然后再警告一下那个什么邢胖子,他不是还俩儿子吗?我再送走一个,让他一个月烧俩头七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