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路上,总要有这样的朋友

精神极度萎靡的袁克,让张天等人心里有一肚子话,却没地儿说。因为你只要和他提任何建议,袁克的回答都是,秃哥在办,你们和秃哥商量吧……

    一场没有实际意义的碰面结束后,袁克被老三等人搀扶着离开。

    沙发上,张天喝了口水,脸色也不太好看。

    “这研究来,研究去的,也没拿出个啥具体方案,后面咋办啊?”中年皱眉问道。

    “有秃哥啊,让秃哥办呗。”张天起身回了一句:“散了,都回去吧。”

    众人相互对视一眼,都很心情烦躁的奔着门外走去。

    大约半小时后。

    张天坐在车上接通了电话,面无表情的问道:“你找邢胖子家的老二了吗?对,你探探他口风,如果能见面,我就去一趟奉北。嗯,就这样。”

    ……

    又过了一天。

    袁华的葬礼基本筹备的差不多了之后,秃子也生病了,重度发烧,整个人强挺着在联系着各种关系。

    时进中午,敲门声响起。

    秃子咳嗽了两声,招呼人打开了门后,才看见袁克,还有袁华大媳妇跟儿子,一块走了进来。

    “哎呦,我这浑身难受,骨头都疼,”秃子立马起身迎过去说道:“要不我早去你们那边了。”

    “兄弟啊……我们怎么办呐……!”袁华大媳妇还没等进屋,就在门口嚎了起来:“老袁没就没了,我们以后怎么办啊?”

    秃子闻声立马扶了一把,连声劝说道:“嫂子,你先进屋,别在门口哭。”

    “叔。”

    说话间,袁克十来岁的大儿子,也拽着秃子哭了起来。

    “袁克,你快扶嫂子进屋。”秃子看着这孤儿寡母,心里也是难受的不行,强行关上门招呼了一声。

    众人搀扶着袁华媳妇和孩子进屋后,秃子劝了好半天,这哭声才算结束。

    “嫂子,老袁这事儿……他妈的也怨我。”秃子挺内疚的看着众人说道:“我那天就不该让他去,所以你们这样,我心里……也……没着没落的。”

    袁克坐在旁边,低着头也不吭声。嫂子擦了擦眼泪,满脸红肿的看着秃子,吸溜着鼻涕说道:“秃子,事到如今,我也不怕你笑话了。”

    “一家人,你说这个干啥。”秃子这人虽然平时专横霸道,也有一点自己的小心思,可对袁华的感情却是很深厚的。

    “你也清楚,老袁这些年没少找女人。”嫂子搂着自己儿子,声音颤抖的说道:“他在的时候,啥都好说,可现在人不在了,这以后家里就乱了。七八个房的女人,在公司是各有各的人脉,那以后有点摩擦,我们该怎么办?”

    秃子一听这话,立马挑着眉毛回道:“有什么怎么办的?你是我们公认的大嫂,小轩也是长子,那以后家里的事儿,肯定你们说的算啊。”

    “哪有那么简单啊,兄弟。”嫂子摇了摇头,双眼盯着秃子说道:“你知道吗?老袁昨天没的信儿刚传回公司,有人就要跟邢胖子那边私下接触。”

    说到这里,旁边的萧九立马插了一句:“还有这事儿吗,嫂子?”

    “咋没有?”嫂子点头应道:“张天跟小四儿有点表亲,这事儿就是他们凑在一块干的。”

    秃子眨了眨眼睛:“嫂子,你这话可不能乱说。”

    “乱说啥?”嫂子擦着脸颊回应道:“老袁在龙兴那边是有关系的,平时我们都有联系,他们要找的是邢胖子家的老二见面,中间传话的人我都清楚。”

    秃子愣了半晌:“张天能干这事儿?”

    “他有啥不能的,前段时间老袁要捧永东,他就不乐意。”嫂子说到这里,立马又嚎啕痛哭:“这人刚一没……他就带着老袁的女人欺负我们……我跟你说秃子……张天要么得要公司话语权,要么就得闹事儿,拉人出去单干。”

    秃子闻声拿起烟盒,没有回话。

    “秃子,你是我家老袁过命的兄弟,这些年,你在公司也是最受他信任的。”嫂子声音颤抖,带着哭腔说道:“我和小克都商量好了,这公司情况太复杂……我们真是整不动,做不好……所以,莫不如把它放在咱自家兄弟手里。”

    秃子愣住,扭头看向她问道:“嫂子,你啥意思?”

    “以后你带大伙干,股份要不够,我和小克支持你。”嫂子掷地有声的说着。

    “对,秃哥,以后公司你来干吧,我还在警司。”袁克抬头插话:“我哥信你,我也信你。”

    “呵呵。”

    秃子一笑,低头点燃香烟,双眼通红的看着二人说道:“什么是交情?活着跟死了的时候一样,这才是交情。我秃子知道钱好,也知道这东西多了不咬手,可老袁的家底儿,就是摞成两座山,我也不动一分。”

    “兄弟,我说这话是掏心掏肺的,不是在整景……。”

    “嫂子,你就让小克好好干,我和萧九以前怎么捧老袁的,以后就怎么捧他。”秃子打断着说道:“钱我不缺了,到这个岁数了,更不能缺阴德。张天要想退出,我不拦着,但他要整事儿,绝对不好使。”

    ……

    江州。

    齐麟站在可可旁边,低头看着手表嘀咕道:“这怎么还不来?”

    话音刚落,三台车缓缓行驶过来,打着急行灯停在了路边。

    “到了。”齐麟眼神一亮,迈步就冲了过去。

    可可紧了紧脖子上的毛围脖,俏脸严肃的招呼道:“过去看看。”

    众人闻声跟了过去。

    三台车车门弹开,老猫第一个跳下来,双眼盯着齐麟,张嘴骂了一句:“就差一点,你特么就再也见不到我了。”

    齐麟上前拥抱了一下老猫,使劲儿拍了拍他的肩膀后,才迈步来到汽车后侧,看向里面躺着的秦禹。

    “还没醒?”齐麟问。

    秦禹躺在担架上,闭着眼睛回了一句:“……人醒了,魂儿还在奉北呢。”

    “艹,能说话就行。”齐麟松开紧握的拳头,彻底松了口气。

    人群后面,马老二拄着拐,被人搀扶着冲过来,瞪着眼珠子的问道:“他呢?为啥……他电话一直不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