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杂的袁氏团队

三天后。

    袁华的尸体运回松江,死讯也传回了公司,众高层愤怒的同时,内心也各自产生了想法。

    大皇宫娱乐城的会议室内,一名中年翘着二郎腿,眉头轻皱的说道:“光抓住一个老马,肯定是不算报仇。咱还得找,老李手下的那两个警员,还有马老二,都得收拾。”

    众人闻声沉默半晌,左侧一个小伙才轻声附和:“天哥,咱报仇肯定是得报仇,收拾也肯定得收拾,但眼前还有挺多事儿没捋清楚。”

    中年名叫张天,是袁华公司内很有分量的老人。只不过这个人之前对公司很多决策都不满,再加上袁华前段时间有意要捧跟他很不合的永东,所以他最近很少掺和公司的具体事情,甚至平时都很少露面。

    张天听了小伙的话,也没吭声,只低头点了根烟。

    “是啊,袁华这一走,确实整的大家心里都很难受。”另外一个中年,叹息着说道:“可毕竟公司还要做下去,他没了,那很多问题就被搁置了。”

    张天吸着烟,依旧没有回话。

    “对。”小伙再次皱眉附和道:“奉北的事儿没办好,大哥走了不说,邢胖子的小儿子也出事儿了……人虽然是马家那边干死的,可现在龙兴的邪火,肯定是要往咱们身上发。之前公司的销售额本来就有波动,现在又闹出这么一档子事儿,那我们和龙兴的合作,是否还能继续下去?如果继续不下去,那公司怎么办,下面的人又怎么吃饭?还有,大哥走的这么突然,公司短时间内谁来管事儿?供货链要是断了,老李那边再找咱们的麻烦,那公司咋应对?”

    “对,这些问题,都要考虑清楚。”中年扫了张天一眼,继续话里有话的说道:“而且我就不明白了,为啥老袁出事儿,我们第一时间都不知道?这尸体都送回来了,萧九才突然告诉我们,到底是啥意思?”

    张天弹了弹烟灰,低头端起水杯,语气淡然的说道:“老袁没了,还有小袁啊,公司新的掌舵人,不需要你们操心。”

    众人一愣,都没再吭声。

    过了一小会,会议室的门开,袁克面容憔悴,脸色发白的推门走了进来。

    张天立马掐灭烟头起身:“小克,老袁……?”

    “天哥,我哥走了,死的冤啊!”袁克情绪瞬间崩溃,扑咚一声瘫坐在地上哭了起来。

    身后的老三立马上前搀扶:“起来,先起来。”

    张天马上走过去,伸手也扶起袁克:“你亲哥走了,可你这帮干哥哥都在。等办完丧事儿,对面的人一个也好不了。”

    “天哥……!”袁克听到这话,哭的更甚。

    ……

    奉北,警署下属医院门口。

    李司伸手冲着一个朋友说道:“这事儿麻烦你了。”

    “我能办的也就这些了。”朋友摆了摆手,轻声问道:“你不进去看看?”

    “我就不去了。”李司摇头。

    “那晚上一起去老师那儿?”朋友又问。

    “行。”李司点头。

    “好。”朋友推开车门,轻声说道:“十分钟后,你让人去三楼吧,剩下的我安排。”

    “好勒。”

    二人聊了几句,朋友就转身离去,紧跟着李司回头冲着朱伟交代道:“先见老马,后见关琦。”

    “明白了。”朱伟点头。

    ……

    半小时后。

    一个警署医院的工作人员,让人关了监控,带着朱伟率先走进了老马房间。

    “就五分钟。”工作人员扔下一句,关门离开。

    老马躺在病床上,扭头看了一眼朱伟,立即问道:“秦禹他们?”

    “跑掉了,但人还没到目的地。”朱伟低声回应道:“而且听说秦组状况也不太好。”

    “跑掉就行。”老马略微点了点头,轻声又问:“我……我还有多长时间?”

    朱伟看着眼前的这个老人,沉默半晌问道:“叔,还有啥心愿没?能办的我跟上面请示。”

    “没有别的心愿。”老马斟酌半晌,笑着应道:“如果有可能,那等永东发挥作用之后,你帮我安排一下,让那两家被假药害了的人,来一趟奉北。”

    “跟他们有啥聊的,”朱伟有点不解:“这多费劲啊?”

    “……我欠这两家人,两条人命啊。”老马声音沙哑的回应道:“不说清楚,我走了闭不上眼睛。”

    朱伟愣了一下:“行,我问问上面。”

    “小孩,给我根烟。”老马招呼一声。

    朱伟闻声从裤兜里掏出电子烟,放在了老马嘴上。

    他躺在病床上吸了两口后,笑着说道:“……一直想戒也戒不了,呵呵,这回是真不用再抽了。”

    朱伟闻声叹息,不忍再看这个刚硬的老头。

    ……

    大皇宫会议室内。

    张天安抚着袁克,将他拉到自己旁边坐下,叹息着宽慰道:“小克啊,你心里难受是一定的,但公司现在面临很多事儿,都需要有人拿主意,做决断啊。你得坚强起来。”

    袁克眼神呆愣的看着地板,木然点了点头。

    “……有个事儿,我闹不懂。之前秃子给我打电话,说老袁只是受了重伤,但情况还算稳定,也马上要转院去奉北,所以让我们不用过去,更不用太紧张。”张天声音和蔼的问道:“但后来……人怎么突然就不行了呢?”

    袁克稍稍缓了一小会,才摇头说道:“我不清楚……接到电话我就懵了,只想着快点赶到医院,根本没想到要通知谁。”

    张天愣了一下:“人是啥时候不行的啊?”

    “我去的时候情况就很不好了,转院到奉北的当天晚上,我……我哥就不行了……。”袁克说到这里,低头再次哭了起来。

    张天眯着眼看着他的侧脸,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唉!我替你张罗张罗,咱们先把老袁的丧事儿办好,风风光光送他走。”

    袁克低头哭着应道:“秃哥在安排,他去我大嫂子那儿了。”

    张天听到这话,不自觉的皱了皱眉头又问:“那老袁突然走了,总得正式通知一下公司,让大家伙过来开个会吧?这事儿得你牵头干啊……!”

    “哥,我现在没这个心思。”袁克再次摇头:“秃哥说他帮我办……那就让他办吧。我现在……还是缓不过来。”

    “也行。”

    张天盯着袁克的侧脸,面无表情的拿起了烟盒。

    ……

    奉北。

    李司接起老猫的电话,轻声问道:“永东把假药的线索说了吗?好,那你把具体细节发给三队长,让他去快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