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须今晚走

路边。

    马家的人躲在树干后面,完全红眼的冲着雪地里射击。而龙兴药物公司的人,此刻则是全部站在空旷的大野地内,连个躲避的地方都没有,所以一触即溃,四散着向来时路逃窜。

    秦禹在壕沟内拽上永东,立马瞪着眼珠子吼道:“不要追了,后面的人听到枪声就会过来,他们的车离这儿挺远,我们赶紧先走。”

    “走啊,别打了。”

    “马叔。”

    “……!”

    老猫也连续喊了数声后,老马才将红眼的自家兄弟吼了回来,转身跑向岔路,扬长而去。

    ……

    两分钟后。

    袁华坐在车内,拿着对讲喝问道:“人呢,咬上了吗?!”

    “永东有准备,我追他的时候被拖住了。”秃子喘息着回应道:“对面刚跑,我正在往路上赶。”

    “刚才我听见前面响枪了,你离的近,马上赶过去。”袁华脸上已经没有了往日的云淡风轻,有的只是急迫和不安:“我在后面,很快……。”

    “他妈的!”

    就在这时,对讲机内龙兴这边带队的壮汉,声音粗犷的怒骂道:“你们是干什么吃的,不是说一直盯死了永东吗?”

    袁华稍稍愣了一下后问道:“你在哪儿?”

    “我刚下车追上永东,对面的人就来接永东了,站在路边冲着雪地内搂火,我的人被打死了三个”壮汉暴跳如雷的骂道:“你特么能不能告诉我,永东为什么失控了?他从头至尾的意图很明显,就是想把我们往对面的坑里引。”

    袁华瞪着眼珠子争辩道:“永东最多就是想找机会跑,他不可能和对面……。”

    “不可能个JB!永东跟对面碰上的时候,连枪都没开。”壮汉打断着骂道:“今天交易之前,他百分之百和对面谈妥了,明白吗?”

    袁华闻声怔住。

    “你等着邢总电话吧。”壮汉扔下一句,直接就挂断了手机。

    ……

    南元生活村附近的路上。

    两台汽车急匆匆调头,赶往市区方向。

    邢胖子坐在车内,表情焦躁的喝了半瓶水,才声音沙哑的骂道:“我TM走眼了啊……松江这伙人是真不行。小二,你告诉袁华,让他从哪儿来的滚哪儿去,这事儿不用他了。”

    “爸,他们从这儿跑了不要紧,但我就怕对面有关系支着,一旦溜出去,那……?”二儿子提醒了半句。

    邢胖子皱眉斟酌了半晌后,立即拿起手机,从电话本里调出了一个号码,拨打了过去。

    “喂,老邢?”数十秒后,电话接通。

    “哎呦,大忙人,忙啥呢?”邢胖子笑着问了一句。

    “有点不舒服,在家休息两天。怎么了,又有牌局了?”对方调侃着问道。

    “我还真想找你打打牌。”邢胖子叹息一声应道:“唉,我家小崽子出了点事儿,让人绑了……真的,我能拿这事儿扯淡吗?嗯,是因为松江药品销售的事儿。嗯,这事儿弄的我挺上火……不,我还没找警署那边呢,是这样,对面有点小关系,也在警务系统内的。是,别的我倒不怕,就怕消息漏了,很麻烦。行,那咱俩一会见面聊。好的。”

    聊了能有几分钟,邢胖子就挂断了手机,面无表情的吩咐道:“用最快的速度,赶到奉北卫戍旅。”

    “咱找部队那边的关系?”二儿子问了一句。

    邢胖子点头应道:“袁华说,那个什么老马上面的关系是松江警司的一个司长,所以咱找警署那边不把握。况且这帮烂仔整了永东,肯定得往外面跑,而这事儿找卫戍旅那边更好办。”

    “是,他们想走肯定得出关,咱找卫戍的人跟各个卡打个招呼,事儿就好办了。”二儿子点头。

    话音刚落,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邢胖子低头扫了一眼,见到是袁华的号码,直接就挂断了。

    ……

    南元生活村北侧。

    秦禹坐在车内吩咐道:“等马叔他们上来,咱马上就弃车,然后出关。”

    “现在就出吗,这么急?”关琦问了一句。

    永东坐在车上,撇嘴回了一句:“现在TM不走,那以后都走不了了。”

    秦禹闻声扭头,看着永东问道:“袁华让你摆了一道,咱也算一条绳上的了,我们走不了,你下场也不会好。”

    永东低头斟酌半晌说道:“袁华在本地没啥关系,但邢胖子有。今晚不但得出关,你还得离奉北远点。”

    秦禹闻声跳下车,迈步就走向旁边,拨通了李司的号码。

    ……

    十几分钟后。

    老马等人匆忙赶来,开始准备弃枪,弃车。

    与此同时。

    松江某住所内,李司穿着睡衣,拨通了一个号码:“联系上了吗?”

    “我还没有联系,你按照我给你的号码,直接让办事儿的人给他打就行了。”对方低声提醒道:“我们少掺和中间环节。”

    “好,我明白了。”

    李司点头后,立马用新手机给秦禹发了一条短信。

    ……

    南元生活村路边。

    秦禹拿着手机,拨通了李司给他的那个号码。

    “嘟嘟……!”

    电话接通的忙音,在听筒内响起。

    过了数十秒,对方没有接听,秦禹皱眉再打,等了一小会,还是没人接。

    老马急匆匆的走过来,轻声问道:“联系的怎么样了?”

    “电话没人接。”秦禹摇头应道:“稍等一会吧,一会他可能给我回过来。”

    “不是提前说好了吗,怎么突然不接电话了?”老马有些担忧。

    “我也不清楚啊。”秦禹摇头。

    老马低头看了一眼手表,面色严肃的提醒道:“这儿离响枪的地方不远,警署的人扑过来,很容易撞上咱们。”

    “我再催催。”秦禹斟酌半晌,立马又拨通了李司的号码。

    ……

    出关卡内。

    一个体型肥胖的欧籍军士,右手端着浓浓的咖啡,皱眉看着一个青年问道:“郭,警署那边发来协查通报,声称有一伙倒卖军需物资的士兵,经常在你上岗期间走货……你知情吗?”

    青年笑着应道:“从我这儿走的物质车,都是有正规手续的啊,我都是按照规定放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