卑微在资本面前

松江,大皇宫娱乐城内。

    袁华坐在办公椅上,手掌略显僵硬的松了松整齐的领口,目光呆滞的又摸了摸裤兜。

    “老袁,奉北出事儿了吗?”秃子站在办公桌旁边问。

    袁华将脸埋在双手之中,使劲儿搓了搓脸蛋子后,才声音沙哑的说道:“烟,给我根烟。”

    秃子看着袁华一愣,低头掏出了烟盒。

    袁华手掌颤抖的将烟放在嘴上,低头又一摸裤兜说道:“火。”

    秃子皱眉掏出电子火机,实在忍不住的问:“到底怎么了?”

    “嘭!”

    袁华猛然站起,一拳砸在桌上,脸色煞白的扔掉烟卷说道:“……邢……邢子豪丢了,在对面手里。”

    秃子闻声怔住。

    袁华闭着眼睛喘息一声,立马吩咐道:“订票,去奉北。”

    “好。”秃子也有些慌神了,转身就喊:“进来个人。哦,对,大卫,你进来。”

    两分钟后,七八个人快步走向室外,临到大厅的时候,袁华又突然转身交代道:“对了,叫小克,再叫其他能办事儿的人,都一块过去。”

    “好。”秃子再次点头。

    ……

    凌晨,袁华领着七八个人抵达奉北龙兴公司。

    众人一到大厅,龙兴掌舵人邢胖子,正好也从门外赶来。

    “哎呦,邢总,”袁华快步迎了过去,身体半弯着伸出手掌:“真没想到能出这事儿。”

    “呵呵。”邢胖子一笑,面容和蔼的握着袁华手掌说道:“几个地面上的土流氓而已,小问题。”

    “我们尽力挽救,这事儿我亲自来办。咱老袁拿脑袋保证,子豪一定平安回家。”袁华立马补充了一句。

    “上楼聊,上楼去聊。”邢胖子体态松弛,冲着跟班交代道:“先把老袁公司的人安顿好,一会让皮特跟大家吃个饭。”

    “好的。”跟班点头。

    “哈哈。”邢胖子再次一笑,伸手拍着老袁的肩膀:“别紧张,你在松江待那么久,什么风浪没见过?放松点,上楼我请你喝茶。”

    袁华闻声转头交代道:“你们跟着邢总秘书安顿一下。”

    “好。”

    “知道了。”

    “……!”

    袁克,秃子等人纷纷点头。

    “走吧。”邢胖子走在最前面招呼了一声。

    袁华立马迈步跟了过去。

    几十秒后,邢胖子带着两个公司副总,与袁华一块迈步走进了电梯。

    门缓缓关上,袁华转身看向邢胖子,满脸歉意的说道:“邢总,这事儿我有责……。”

    “啪!”

    邢胖子抬手一个嘴巴子抽在袁华脸上,目光阴郁的问道:“我让你发财,你让我丢儿子,是吗?”

    袁华被打的懵了半天,才脖子僵硬的抬起了头:“你孩子一定不会出事儿。”

    邢胖子摘下金丝眼镜,低头擦了擦上面的水雾,声音沙哑的骂道:“我当初就是信了你这张一百分的嘴,才弄的现在连儿子都丢了。”

    袁华沉默。

    几分钟后,众人乘坐电梯抵达顶层,邢胖子领着众人,走进了自己的休息室。

    ……

    室内,四人落座,邢胖子点了根烟,话语简短的问道:“你怎么保证我儿子没事儿?”

    袁华不着痕迹的在裤子上擦了擦手上的汗水,并且在心里组织了一下语言,才张嘴回应道:“对面那几个人,在本地没有关系,他们肯定藏不住。来的时候,我找了一下通讯公司的人,可以用电话……。”

    “我想听的不是这个。”邢胖子摆手打断。

    袁华闻声一愣。

    “别跟我兜圈子,对面抓了小豪,不可能没有联系你。”邢胖子挑眉问道:“直接说条件,他们提的条件。”

    袁华其实此刻想撒谎,但转念一琢磨,他又怕邢胖子也已经接到了对面的消息,知道人家想要换永东的条件,所以只能犹豫一下后,如实回道:“嗯,他们确实开了条件。”

    “说。”

    “……!”袁华咬了咬牙,才抬头看着邢胖子应道:“他们想拿永东换。”

    “是先来奉北替你处理小曲的那个人吗?”邢胖子再问。

    “对。”

    “那就换吧。”邢胖子低头拿起烟盒:“让他过去,让我儿子回来。”

    “邢总,事情其实还有第二种解决办法。你想啊,如果换人,我们就要被拖两天时间,子豪在对面肯定也不会好过。”袁华硬着头皮说道:“但要是不换,先查的话,那以龙兴在奉北的关系,还有通讯公司那边帮忙,对面的几个人,绝对是在本地藏不住的。你给我二十四小时,我一定帮你把这帮人挖出来。”

    邢胖子点燃香烟,眉头轻皱的看着袁华问道:“你跟我讲故事呢,是吗?那个换假药的小曲,在办完事儿之后,就应该第一时间死。你不但没做到,反而还让他跑奉北来了。就这么一点小事情,你都处理不好,你还跟我说什么二十四小时挖出对面的人?!你当他们绑的是什么人?那是我亲儿子,你袁华一百个脑袋加一块,也没有这一个崽儿值钱,明白吗?”

    袁华攥了攥拳头,再次沉默。

    “官方那里我会打招呼,让他们不要瞎搞,以免激怒对面的雷子,让我孩子有危险。”邢胖子指着袁华,一字一顿的说道:“两天后,子豪必须得坐在这儿。听好了,是必须!他要回不来,别说生意没得做,我让你连生命也么得继续。”

    ……

    几分钟后。

    袁华脸色阴沉的走出电梯,大步流星的奔着室外赶去,而厅内留守的袁克看见他后也立马起身,跑到里侧房屋喊道:“走了,走了。”

    冰天雪地的街道上,袁华拽开车门,刚坐上去,永东就从后面追了上来,语气急促的问道:“老邢怎么说?”

    袁华看向一脸急迫的永东,内心五味杂陈。

    ……

    荒地内。

    马老二虽然已经被止住了血,但却处于重度昏迷状态,而老马找的枪贩子,也不接他们电话了。

    没有医生到来,马老二能不能坚持到后半夜都成问题。

    秦禹被逼的没办法,只能连续给李司拨打电话,但对方却始终不接。

    “怎么样,老李联系上了吗?”马叔有些焦急的问了一句。

    秦禹摇了摇头,脸色很不好看的回应道:“邢子豪出事儿的消息,可能已经传回松江了。”

    “……!”老马一听这话,顿时心凉半截,完全领会了秦禹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