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趟第一关(加更2)

秦禹迈步冲向汽车时,拿着电话拨通了袁华的号码:“喂,袁老板,你们和永东玩啥呢,我咋有点没看懂呢?你说,我们也没出现,你怎么放枪了?Z弹儿多啊?”

    “小崽子,你千万别让我抓住你。”袁华面目极度狰狞的回了一句。

    “你先别骂我了,”秦禹笑着应道:“还是先想想,如果永东跑了,那你拿啥跟我换邢子豪啊?”

    “去NM的!”袁华骂了一声,直接挂断手机吼道:“让龙兴的人马上去拦永东,对面的人百分百会出现。”

    ……

    胡同周边。

    枪声一响,秃子躲在汽车边上吼道:“对面没两个人,开枪把他们压回去,咬死永东。”

    话音落,众人纷纷开火还击。

    荒地内。

    永东满头是汗的狂奔了数百米,刚来到一条土路上,一台汽车就关着大灯开了过来。

    “吱嘎!”

    汽车停滞,副驾驶车窗降下,里面坐着的壮汉摆手喊道:“上车,东子。”

    永东闻声钻进汽车后座,关上门喊道:“用最快的速度跑,快点。”

    司机挂档,猛轰油门,汽车传来一阵推背感。

    副驾驶的壮汉回头看向永东,皱眉说道:“幸亏你没让我先动,不然刚才在出关牌下面打,我这点人肯定抢不出来你。”

    “他妈的。”永东松了松领口骂道:“老马不知道找了哪个小子给他支招,对面办事儿贼的很。不然我把他们两家引到一块,咱就好走了。”

    “马家的人还没露面?”壮汉立即问道。

    “是呗。”

    永东点头应道:“他们肯定盯着我呢。”

    “那咱还是不好脱身。”壮汉脸色凝重。

    永东沉默数秒,立即张嘴回应道:“把车往主干路上开,龙兴的人一过来,我就不信对面还能坐住。老马肯定是想要我,我赌他,绝对不会把我放回袁华那儿。”

    “好。”

    司机点头后,调整了车头方向,直奔主干路行驶过去。

    两分钟后,越野车刚开到路上,左侧就有车队追撵过来。

    “谁的人?”壮汉持枪问道:“是对面吗?”

    “不是。”

    永东摇头:“老马在奉北去哪儿淘腾这么多人?这肯定是龙兴的。车往右开,快!”

    司机闻声甩舵,右脚将油门一踩到底。

    车辆轮胎在雪地上打滑,车身斜着冲向右侧。

    “亢!”

    突兀间枪响。

    “嘭!”

    车辆右轮爆裂,车头失去控制,往前推了七八米远后,咣当一声冲进了路边的壕沟。

    “拿枪,来人了。”

    副驾驶的壮汉,持枪就向左侧扣动了扳机。

    枪声响,硝烟味在车内弥漫开来,弹头射穿玻璃,打的旁边树干迸溅出无数碎屑。

    深沟内,一直隐藏的老马右手持枪,左手猛摆着冲众人喊道:“退,先退。”

    永东闻声看向车外,双眼扫到老马后,攥着拳头骂道:“快,下车留住他们。”

    车内五人闻声推开车门,持枪就冲了下去,但老马等人顺着黑暗壕沟,迅速向前跑去。

    与此同时。

    龙兴的数台汽车停在路边,有二十多人,大步流星的冲向了壕沟这边。

    壮汉愣了一下,立即摆手吼道:“来俩人,挡一下对面。永东,跟我往地里跑。”

    说完,壮汉领来的亡命徒,站在车辆旁边,交替开火,将对方人群打散。

    “亢亢亢……!”

    阵阵枪声响起,正在奔跑的永东,右臂中弹,咕咚一声趴在了雪地之中。

    领头壮汉闻声回头,没有单独逃窜,而是伸手拽着永东的膀子,一边退着,一边开枪射击:“你们带着东子先走,我挡一下。”

    永东脸色苍白的起身,回头看了一眼舍命相救的朋友,只短暂停顿一下吼道:“行了,老子认了。”

    壮汉回头。

    永东回头打了两枪,咬牙吼道:“追刚才打轮胎的那几个人。”

    “不用,能冲出去。”壮汉吼了一声。

    “我不能把你命也他妈搭上,”永东低声回应道:“老子认输了。”

    说完,永东带头就奔着老马等人逃窜的方向赶去。

    深沟内,两个亡命徒被龙兴的人一波干倒,狼狈不堪的趴在了雪地中,身受重伤,但对面却无人理会。

    ……

    永东等人且战且退,跑了大概三四百米后,已是浑身脱力,而且后面的人,也逐渐追了上来。

    “妈的,不跑了。”

    永东靠在一颗树干后面,坐在地上,突然高声吼道:“老马,我不跑了,你要再不出现,我就跟袁华回去了。”

    空旷的道路两侧,根本无人应答。

    “追上来了。”领头壮汉看了一眼后面的人群,伸手就拽永东:“你起来,赶紧走。这回你搞事儿了,袁华能放过你,龙兴都不会。”

    “说不跑,就不跑了。”永东摆着手,直接将枪扔在了雪地中。

    “你起来!”壮汉急了,伸手就拉了一把永东。

    “不用拉,你别慌就完了。”永东喘息着应道:“我现在值钱着呢。”

    大野地内。

    龙兴那边的十几个人,已经距离深沟这边不足五十米,领头一人咬牙切齿的骂道:“永东,你特么让我们四五十个人陪你做游戏,我看你真是不想好了。”

    “来来,我就在这儿呢,你来干死我。”永东摆手吼道。

    “将我?是吗?”领头壮汉拎着枪,再次提速的向前跑着。

    永东闭上眼睛,大口往胸腔里吸着凉气。

    几十米的距离迅速缩短,龙兴的人持枪吼道:“把枪都给扔了。”

    就在这时,路面上大灯光芒突然亮起。

    老马胳膊上系着白布条子,声若洪钟的吼道:“枪声给我响起来,送送毛子和小六!”

    “CNM,报仇了!!”

    “报仇!”

    “报仇!”

    喊声回荡,马家的兄弟虽然只有寥寥四五个人,可却一往无前的冲了过来。

    秦禹坐在车内:“市区不难点,怎么走是难点,你等我电话就完了。”

    说完,秦禹跳下汽车,三步并两步的跳下壕沟,低头冲着永东说道:“早JB跟老袁亮刀不就完了吗?这拖来拖去的,你看我折一个人了吗?”

    永东一愣:“跟我通电话的是你?!”

    秦禹伸手一把扯起来永东,转身吼道:“CNM的,龙兴的人都给我听好喽!回去告诉邢老板,袁华今天不行,那以后都不会行了。他想做生意,我电话二十四小时开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