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速赶往奉北(加更1)

松江某公寓楼内。

    袁克坐在沙发上,抽着烟,有些走神的看着网播栏目,也不吭声。

    旁边,一位长相漂亮的姑娘躺在袁克腿上,轻声问道:“你怎么这两天心不在焉的?”

    “没事儿。”袁克皱眉回应着。

    “又和大哥吵架了?”姑娘又问。

    袁克吸着烟,没有回话。

    “我就服了,人家都说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可你和大哥怎么每回一遇到事儿就吵呢?”姑娘抬头:“就不能和和气气的吗?”

    “不是我不和气,是他每回都不听别人给他的建议,尤其是我的。”袁克摇头应道:“他也不知道是有点看不起我,还是总拿我当小孩……反正我一跟他提建议,他就跟我翻脸。”

    “小克,我说句话,你别不开心哦。”

    “你说。”

    “其实你和大哥都有问题。”姑娘坐起身,一本正经的说道:“他比你岁数大很多,就一直拿你当小孩;而你总想在他面前证明自己,所以有的时候,你说话语气可能会让他很不舒服。因为你太就事论事,而忽略了他还是你的亲人,你大哥……你总否定他,总说他的办法过时了,淘汰了,那他在你面前的尊严,又从何体现呢?”

    袁克愣了半天后,竟无言反驳。

    “亲人和亲人相处,也是要讲究方法的。”姑娘摸了摸袁克的脸颊,轻声又问:“大哥去奉北是不是要办什么急事儿啊,你担心他?”

    “嗯。”袁克点头。

    “那你给他打个电话啊?”

    “不打,一打就吵。”袁克本能拒绝。

    “你看,你是他弟弟,有的时候都需要给自己找个台阶下,那他是大哥,能不在乎自己的面子吗?”姑娘柔声劝说道:“听话,你给他打一个呗,亲兄弟还有隔夜仇啊?”

    “不打,不打,不理他。”袁克瘫在沙发上:“等他回来再说吧。”

    “打一个。”

    “哎呦,我不打。”

    “我生气了昂?赶紧的!”

    “明天打,你让我明天打,不然我不知道该跟他说啥。”袁克被逼的脸都有些红了。

    “滴玲玲!”

    就在这时,电话铃声响起。

    姑娘顺手从桌上拿起手机,低头扫了一眼屏幕说道:“是,秃子。”

    袁克一愣后,有些烦躁的重新坐起身嘀咕道:“这个点打来电话,估计又是让我在松江给他们办什么事儿。”

    “你接,我去给你弄点吃的。”姑娘懂事儿的起身,迈步就向厨房走去。

    沙发上,袁克按了接听键问道:“喂?!”

    “小克,用最快的速度来奉北……你大哥……出事儿了。”秃子声音颤抖的说了一句。

    厨房内,姑娘高声喊着:“小克,面包没了,我给你弄点稀粥吧?”

    “哗啦!”

    突兀间,客厅传来一声巨响,姑娘愣了一下,立马跑出去一看,只见袁克穿着拖鞋,连外套都没拿的就冲出了房门。

    “怎么了,你干什么去啊?”姑娘追着问道。

    袁克连滚带爬的冲下楼,连句话都忘了回。

    ……

    路上。

    袁克开着车,脸色煞白的吩咐道:“老三,你马上让人给我订一张最快去奉北的票,同时给秃子打个电话,让他安排好车在出站口等我。我到了,马上赶往驻军医院。”

    “好,我知道了。”老三听袁克语气不对,立马就应了一声。

    袁克挂断手机,猛踩油门继续前行。

    ……

    驻军医院内。

    “肋下伤口找不到出血点,初步判断腹腔大面积积血……需要引流。”副主刀额头冒着汗珠,侧面观察着袁华伤口,低声劝说道:“光这处枪伤就要命了,我觉得可以通知外面的人……。”

    “切开腹腔引流,打强心剂。”主刀话语精炼的说道:“先别放弃,集中精神,全力以赴。”

    ……

    二十分钟后。

    汽车停在了松江北站,袁克穿着拖鞋冲下去,来到侯站大厅,一个黄牛走过来,伸手就交给了他车票。

    袁克连声谢谢都忘了说,就往关内冲,同时拨通了秃子的电话。

    “喂?!”

    “我在车站了,大约两个小时左右能到奉北。”袁克喘息着问道:“我哥情况怎么样?”

    “不清楚,我在外面等着呢……。”秃子捂着脸坐在长椅上,流着眼泪说道:“CTM的,我就不该让他也去。”

    袁克木然擦了擦眼角的泪水,突然问道:“我哥出事儿都谁清楚?!”

    “你问这个干啥?你……你要干什么啊?”秃子听到这话,心里没来由的一阵反感:“啊?”

    “秃子,我大哥还有一家老小呢,明白吗?”袁克咬牙提醒道:“他……他不出事儿拉倒……他要出事儿呢,你考虑过吗?”

    秃子闻声愣住。

    袁克忍着哭腔,声音颤抖的说道:“告诉你的人管好嘴,已经通知了的人,告诉他们不用去了,就说我大哥已经挺过来了,情况还算稳定,准备转院回奉北,大家在那儿见面……还有,你马上安排可靠的兄弟,把我的那几个嫂子和孩子全接走。”

    ……

    手术室内。

    袁华闭眼躺在床上,突然抬起手臂,要拽嘴上的氧气管。

    “别动,别动。”副主刀摁着他的胳膊,往下压了压。

    “别压,给他摘下来。”主刀低声吩咐了一句。

    军医护士愣了一下,伸手帮着袁华摘掉了管子。

    “呼……呼……!”

    袁华大口向腹腔内吸着气,眼球在眼皮下快速滚动:“……小……小克到哪儿了……我在哪儿……?”

    “小克已经到了,刚到楼下。你再坚持一会,马上给你缝合伤口,让你俩见面。”主刀低声回应道:“放心吧,你问题不大。”

    “别……别他妈扯淡……我不行了,我知道……。”袁克咳嗽两声,鼻孔窜血的吼道:“我先……先不能死……等我弟弟……。”

    “小克是你弟弟啊?”主刀搭了一句话后,才扭头趴在护士耳边说道:“再打一针肾上腺素。”

    “他……!”护士一愣,目漏疑惑。

    “听我的,打吧。”主刀不容置疑的回应着。

    ……

    另外一头。

    待规划区某地,小祁带人闯进一家食宿店,张嘴喊了一声:“老孙呢?老孙!”

    “哎呦,小祁?!你……!”一个中年从里屋走了出来。

    “把二楼清了,”小祁冲过去吩咐道:“找几个拎皮箱的,要最好的,全过来,快点!”

    老孙愣了一下,立马转身冲店内的青年招待道:“给二楼客人退钱,安排他们去旁边院住,快去。”